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状元是我儿砸 > 第504章一切只不过逢场作戏

第504章一切只不过逢场作戏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哦,是特使大人啊,属下做错了事,大帅正生气呢,我还有事先走了。”侔副将抱手行礼,不再多言。

    云及点点头。

    风若正在气头上,如今三条粮道被切断,只剩下最后一条,其必定是北蛮攻击占领的主要对象。现如今已经难以再开辟新的粮道了。

    “大元帅似乎有苦恼之事。”

    云及一进帐篷,就发现不太对,再配上风若臭臭的表情,肯定有问题。

    “唉,北蛮一心想要切断我方粮道,现在四道还剩一道,本帅能不气吗?”如今副帅镇守瓜州崆峒关,若是凉州他守不住,那才是真正的丢脸和拖后腿了。

    “为什么我们不主动出击呢?”

    云及忽然发出灵魂拷问。

    “主动出击当然有考虑过,但我凉州镇守兵力不过十三万人,而敌方十五万,因此以退为进,防守为准,朝廷援兵如今正在路上,待西孟将军援兵一到立刻反击。”

    “原是这样,可我听说西将军到达还需两个月,与其这样耗下去,还不如主动出击呢。”

    西将军所率十万兵马从上京之东北的徐州调来,等到凉州可不就要两个月么?

    “这几日确实在布署反击事宜,天齐好不容易小胜,如及又节节败退,原本就轻如薄翼的士气军心崩盘……”风若越说越觉得没有信心。云及这才明白,明白天齐失掉半个北境的缘故了。

    士气萎靡不振,见北蛮如见猛虎,不敢招架。主帅尚且如此,何况底下的一众兵将。

    再这样下去,别说北境,就是整个天齐也是摇摇欲坠啊!难道真的是被十多年前那场盟约给打碎了心?

    “报……报告主帅,北蛮送来战帖,三日后将举兵进宫凉州。”

    “什么?”

    “此乃战帖,群主帅过目。”探子将一块木片交到风若手上。

    风若拿起一看,只见那木片上雕刻着狼头,还刻着一个红色的战字,其背面用朱笔画了一个三字。

    这块木片代表着三日后北蛮将来攻城。

    “立刻召集各大主将副将来主帐议事。”风若面色有些慌乱的说道。

    “是!”探子抬头看了一眼风若,见他紧张无比,暗自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云及将其尽收眼底。

    待探子退出去之后,风若一改之前的颓唐态度,恍若重新焕发了生机似的,将战牌扔在了桌上。

    “嘿嘿嘿,就等着你来呢!”

    云及险些被这一波骚操作给惊到了。

    这是上演了一段现实版的变脸吗?

    看风若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对比方才他与自己所说的,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呢?

    “想必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一段时间我们大家如此颓靡?”风若笑问道。

    “内奸!”云及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所以北蛮阻断了我们三条粮道,你对侔副将只是言语斥责,并无实际处罚,而最后一条你也会放了,方才收到北蛮的战帖,一定是第四条粮道被阻断了。”

    “没错!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北蛮以为我们毫无退路了,困兽之斗一定会便宜他们。”

    “元帅真是谋智有方!”云及赞叹道。

    果不其然,才返回不久的侔副将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抱着风若的腿痛哭流涕道“大帅,第四条粮道没能保住!”

    “此事暂且不议,你给我起来,三日后北蛮将会攻城。”风若一把扯开侔副将,对进来的诸位守将道。

    “大帅,守城器械已经安排完毕!”

    “弓箭手火箭队整饬完毕!”

    “城外三里处防御工事建造完毕!”

    “城中百姓安排完毕!有些百姓主动请求出战!”

    “骑兵营驻扎在城旁待命!”

    “近身卫驻扎在城旁待命!”

    “只是粮草,朝廷还没个准信!”侔副将举个手弱弱的说道。

    风若摆了摆手道“百姓请求出战,准!但必须安排好其家里人,粮草这边,侔副将预计粮草还能坚持多久?”

    “最多三个月。”侔副将抱拳道。

    两国交战,粮草先行,无论何时活着的基本才是最重要的。

    “侔副将此事由你全权负责,务必在三个月内筹措足够的粮草否则此战必败。”

    “是,主帅!”

    “瓜州暂时还不吃紧,对吧?”云及在一旁问道。

    风若虽不知道云及为何这样问,但他还是耐心的答道“瓜州在我凉州之南,且被山地包围,若不破我凉州,便犯不到瓜州。”

    “如此甚好,不如调集瓜州之粮,只要我凉州尚存,瓜州完好,瓜州的粮食征调给凉州也不失为一个方法。”云及道。

    “话虽如此,可瓜州环境不好,不怎么产粮,我们若是调走了,瓜州可能也活不下去。”向秀不太赞同云及所说的方法。其实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但瓜州实在太过贫穷,不宜从那里取的粮食。

    “原来如此,但也可取小部分解燃眉之急呀!这样吧,粮食的事可交给我,总之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

    “朝廷尚且不太能做到,特使又有多大的力量呢?”枚祈疑惑。

    “我的力量不大,但百姓的力量是无穷的,我特使的身份自然帮不了你们许多,但我百姓的身份却能够做到。”

    云及一脸自信。

    “请风若大帅将侔副将及其手底下的一万兵马借给我用于运送粮食。”

    “好,此事就拜托特使大人了!”风若答应道“侔副将即日起你跟随特使大人。”

    “是,主帅!”

    “向将军告诉各部,敌人将袭,此次力战北蛮,护我百姓,驱逐北蛮,守我国土,复我天齐!”风若气势十足,念出这些词句时,整个人都处于兴奋之中。

    “是,主帅!”

    “记住,这件事明日再做。”风若提醒道。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风若又不是傻子,如果现在整顿军心,无异于纸船下河,侵透就沉。

    “其余各将军,一定要严防死守,不可走漏半点风声,至于内奸,放出去就别让他们再回来了。”

    “是,大帅!”众将领齐齐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