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634章 瞒天过海

第634章 瞒天过海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一路紧赶,童沐终于是在入更后来到了栖霞山下。

    此时,这座后世的金陵名山胜地早已成了另一番模样——上方是不断熊熊而起的烈焰伴随着冲天的浓烟,而下方则是数万精兵将之团团围住,莫说是人了,就算是山上的诸般野兽也别想从官军的包围圈中逃出生天。

    在看到这等场景后,童沐更是急不可耐,再顾不上什么礼节规矩,一把就揪住了正上前阻挡其去路的某个兵卒“你们孙钤辖现在何处?快带我去见他!”

    本来以山东军的军纪与战力是不可能让童沐如此畅通无阻跑到队伍身后的,若非他穿着一身官服,早在离军队尚有段距离时就被箭矢射下来了。而此刻,见他如此放肆,那几个入京畿路后才加入山东军的军卒还真被他给唬住了,却也有些茫然地摇头,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不可能知道孙途现在哪里了。

    “带我进去,我有急事要见孙钤辖。”说着,童沐已然下马,理所当然地就往里走,几名军卒一愣后,只能是茫然地跟在其身后,不知该阻还是该先通禀为好。

    就这样,童沐一路急闯,竟硬生生被他闯入了山东军的中军地带,直到这时方被一路巡哨的人马给拦了下去。好在他之前曾在长江渡口接过孙途所部,在众人中间也混了个脸熟,总算没有被当作奸细拿下,但也不能再进一步,只能是不安地等候在那儿,等着孙途肯见他。

    这么一耽搁又是大半个时辰,直到童沐都有些按捺不住,想着再度吵闹时,孙途才亲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那副踌躇满志,尽在掌握的模样后,童沐更觉气往上撞,上前一步就大声喝道“三郎,你好糊涂啊!你可知道自己已被人利用,中了那朱勔的毒计了!”

    “二哥不必如此惶急,咱们有什么话等去了大帐再说不迟。”孙途忙笑着宽慰了几句。但看他依然不把自己的话当回子事儿,童沐是更急了,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急声道“来不及了,你听我的,赶紧派人上山救火,莫要再让火势蔓延开了。还有,让下面的将士上山后不要胡乱伤人,不然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孙途见他如此急切,也明白对方是为自己考虑,所以只能连连点头,随后传令,让手底下的人赶紧把这道命令传递过去,然后才带了童沐来到自己的中军帐中。

    在这一路行来后,童沐才稍稍定神,见帐中没有其他人,方才稍稍压低了声音道“三郎,你可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要是真因为你这把火烧死了山上那人,恐怕你将成我江南公敌。到时就算朱勔不对你下手,你也无法在此立足……”

    “哦?这却是为何?”孙途皱了下眉头,说实在的,他还真没见过童沐如今天般失态,心急到这般地步呢。

    “你可知道为何那区区几百人就能在栖霞山上一待就是月余?明明我金陵内外有十多万官军,想要灭他只在弹指之间,却一直不见有人马行动?”童沐肃然问了一句,却不等孙途回应,便自己作答“因为山上有一人是谁都不敢轻易伤着的,正因为投鼠忌器,所以无论是朱勔还是其他各路将领都只能是当没这回事情。”

    “竟有此事?”孙途脸色陡然一变,却非作伪,而是他真不知道有这等事情。事实上,他之前也觉着奇怪,为何会出现这等怪异的情况,朱勔竟把这么个简单的任务交给自己。现在看来,其中原委比自己之前所想的要复杂得多啊。

    见他什么都不知道,童沐又是一声叹息,这才把关于谢默的事情给粗略地道了出来,末了道“不光是金陵,整个江南有太多人因谢默得活,在此处他就是万家生佛般的人物。要是一旦他被你所害,你和山东全军必将成为江南公敌,到时在江南地界你必寸步难行……你呀,也太莽撞了些,怎么就不事先问一问我呢,好歹有个商量啊……”

    孙途目光闪烁,心中也是一阵发凉后怕,他是真没想到朱勔竟如此阴险,挖了这么大一个陷阱来坑害自己。同时,他心里也有些气愤,那周家兄弟也不是好东西,当日见自己时并不提这茬,分明就是在防着自己了。

    童沐见他愣住,认为他也是感到恐慌了,便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派人上山救火找人,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谢默给救下山来。一旦他真因这把火罹难,后果可就不好说了。”

    “这可是山火,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扑灭的?”孙途却摇了摇头。他太清楚一旦如今这等干燥季节起了山火会是个什么结果了,那不是如今的人力能轻易扑灭得了的,在迅速蔓延开来后,别说自己手下就两三万人,就是再多一倍,都难以控制。

    “这可怎么办?要不你先退出江南?”童沐神色更为紧张,竟提出了这么个想法来,足可看出谢默在江南的声望有多隆了。

    孙途此时反倒是笑了起来“二哥你太紧张了,事情没你想的这么危险,更远没到需要逃离的地步。”

    童沐则瞪大了眼睛盯着他“你初来江南所以不知谢默在此地的名声威望,这么说吧,若非他与世无争,不想和官府为敌,不然江南半壁早已不在朝廷控制,朱勔就算不死,也早灰溜溜逃回汴京了。”

    “这个叫谢默的竟有如此号召力?”孙途都有些不敢相信此等说法了,但看对方那一副认真的模样,又只能暂时相信。顿了一下,才起身道“走,我带你去见几个人,到时你就明白了。”

    还待再劝的童沐见他依旧镇定如故,突然心中一动,想起孙途可不是那些只知道用武力解决问题的莽夫,岂会这么轻易就中了朱勔的算计?这让他有了一丝期待,当即就随孙途往外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周围有大量青州军把守的营房前。

    见是孙途过来,守在那里的武松鲁达两人才让将士让出路来,放了他们进去,但也只限于孙途、童沐,以及区区几名亲兵。而在进入其中后,童沐一眼就瞧见了几座军帐中坐了些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神色紧张的汉子,一看就不是精锐的山东军卒。这让他更进一步相信自己的判断,有些迟疑地看了孙途一眼“他们是……”

    “走,进去再说。”孙途只是一笑,便引了他进入了那座最大的军帐。

    此时,里头正坐了几人,正小声地说着什么东西,直到见孙途他们突然而入,他们的声音才为之一顿,还下意识地起身见礼。随孙途入帐的童沐的目光却没扫作为乱民首领的周家兄弟半眼,而是直直就定在了坐于角落的某个男子身上,直到确认其安然无恙后,方才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来。

    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孙途果然没有被人是利用,居然一早就把山上的“乱民”给接下山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在昨日夜间,周家兄弟终于是带人下山,暗中和孙途有了联系。所以他才会在今日中午时便突然出兵,摆出一副要攻山的架势来。

    等到他把周围的道路全数把控住后,孙途便派人去把那些藏于山脚下的乱民全给接到了自己营中。直到这时候,他才下令派人上山纵火,至于目的,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瞒天过海了。

    他虽然并不知道朱勔的真实用意,但为了让他们相信自己确实用心平乱,便想到了这么一手绝户计——纵火焚山。

    虽然这等手法要是放在后世完全就是牢底坐穿的节奏,但在此时,尤其是运用到军事上却是极其高明高效的一招。因为这么一来,必能把山上的敌人给逼下来,而不用担心受地形的限制而使自身冒险并付出极大的代价了。

    而要是敌人这样都不肯下山,当山火蔓延开来后,也能用自然之力来灭掉敌人。只此一招,就足以让所有人相信孙途是在全力平乱。

    甚至于孙途都已经想好了后续方案,他会在这两日派人去城外几处乱葬岗挖来几百具尸体,然后趁着火势熄灭后将之抛上山再焚烧一回。如此一来,即便朱勔真派人来查,也未必能查出问题来,只能相信他确实灭了那路乱民,也能确保这些百姓能安然留在自己营中。

    以如今金陵城的乱象,每日里都有不少无辜被害,想找个几百具尸体还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这一计此刻却还是出了些偏差,直到童沐前来,孙途才知道这批乱民中间竟藏了不能动的谢默,这让他也很有些恼火,此时过来除了让童沐宽心外,也带着兴师问罪的意思。

    所以在进入军帐后,孙途的目光已阴沉地落在了周煊二人“贤昆仲还真是好心计啊,居然把本官都给算进去了!”而后,他的目光也跟随着童沐,落到了那个位于角落的不起眼的男子身上。

    &&&&&

    居然两周木有求过票了。。。。。。。。然后今天又是周一,所以大声喊出那句口号,票票有没有,来个几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