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76节 明人与倭人合流

第376节 明人与倭人合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两条海盗的单侧舷炮合起来有有三十二门火炮,攻击只有六门火炮的炮台,却足足打了一天,才让炮台才拆掉。

    直打得营地六门炮尽毁,当是时,东南府人的炮台护墙尽毁,多人死伤,火炮散架,就将火炮直接架在沙袋上照轰不误,直到炮手尽亡,火炮炸膛!

    风帆时代的炮战有点“逗”,因为不是爆炸弹,实心弹直来直去,命中率实在高不了,杀伤力也弱,象东南舰队与荷兰人舰队打上一整天,一条战舰不沉不是件稀奇事。

    现在双方损失是营地三十人,而海盗船则有五十余人。

    等到营地火炮沉寂下来,已近黄昏,是战还是休战?

    李魅奇拿不定主意,用战舰朝着码头上打了百颗炮弹。

    码头一边临海,一边是仓库区的库房,水泥制!

    挨了炮弹,屹立不动,看得李魅奇眼眨眨,他从望远镜看到了仓库库房有许多枪眼(预制)伸出了条条的火枪,紧急堆垒起的沙袋扣显示出人头拥拥,明摆着对方严阵已待。

    如果是颜大少攻击这样的敌人,他一定会用大炮炮弹倾泻对方阵地,直到敌人火枪见不到为止。

    道理人人懂,李魅奇办不到,他的炮弹不宽裕,红毛番真格是既要他们卖命,又要他们给钱,给了一笔不多的资金,炮弹得用那笔资金买!

    夜长梦多,干了!

    一咬牙,李魅奇下令登陆!

    不用小艇,有现成的码头使用,直接靠上去,在李魁奇的率领下,海盗们蜂拥而出,整整四百人扑来,声势不小。

    冲过码头路,即时挨上枪子儿,过了仓库区,有三百五十枪手,九百火枪在等着他们!

    列阵的东南府人只有五十个(有二十个在仓库库房里放枪),而新武装的倭人却有三百人,另有二百个装填手,急就章练习了火枪使用方法和装填,给他们发下枪枝,东南府人用长枪居多,而倭人则用霰弹枪和手枪。

    海盗们发动冲锋(他们用刀剑),首先挨上长枪轰击,当靠近的时候,霰弹枪开火,随着“放!”的一声大喊,海盗对面一下子火光一片了。海盗们一下被扫倒一片。

    火枪的使用远比弓箭要好用得多,燧发枪尤其方便,装填好,近距离开枪,10米远,一打一个准儿!

    海盗们也是骁勇,顶着这轮雷霆般的齐射,而明人倭人混合的部队又来了一轮齐射,接着,二十个明人向着海盗们投掷了二十颗五公斤重的炸弹!

    轰隆声不断,冲前的海盗尽被炸倒!

    而明人倭人缓缓而退,退向营地深处,边走边装弹,死伤了上百人,海盗们根本挨不到他们的边。

    海螺声响起,海盗们扶起或者抬走了自家人,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

    李魁奇不能不退,他两舰共用五百名老兄弟,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他攻打东南府的营地,明白到油水不多,纯粹是想杀人泄愤,却不想小小的一个营地却让他碰到铁板,即使取胜,一仗下来,老兄弟还能剩下多少个?

    海盗们撤退了,但陈天舒却不能解除倭人们的武装----谁知道海盗们会不会来夜袭。

    情形有点可笑,掌握了火枪的倭人们差不多是东南府人的五倍,而东南府人还在手把手地继续教他们熟悉他们的手里的火枪!

    当晚,在码头区上点起了熊熊火堆,沿营地周边的鲸油灯高燃,分出百人:二十个东南府人和八十个倭人荷枪实弹守夜。

    而其他人,包括新武装的倭人都抱着火枪睡觉!

    陈天舒半夜检查岗哨,看到东南府人聚集在一起,而倭人精神抖擞地抱枪四处巡逻呢。

    见到无事,他回营房睡觉,一觉睡到天亮。

    天亮后他睁开双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既没有海盗夜袭,也没倭人反水发生!

    此后一连警戒了两天,倭人们一直有枪拿着,他们听从命令,老老实实,直到东南府增援到来,倭人们这才把枪交出去。

    但是,很快地,枪枝又重新落在了这些倭人们的手里,发出命令的是湄公河三号营地的指挥官们,他们将这些倭人武装起来,对他们声明,只要他们好好干,则可以成为东南府人。

    他们确实有这个权利,每年有一定的“指标”让他们可以将积极的倭人转化成为东南府人。

    湄公河三号营地的作法上报东南府军机处,在军机处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是否可以武装起倭人?

    同意的认为现在东南府都在倭国招募倭人武士参加东南府的开拓团,那些顺从的倭人为什么不可以发枪给他们呢,而且在第六号农场的事例表明他们属于可控范围,且对外开拓需要人手,督军有过指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不同意的则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让他们帮工可以,但武装他们,太过危险!

    这桩公案最终打到颜大少的案头上,他来个一锤定音:武装倭人,他们翻不了天!

    只要不让他们参加正规军即可,让他们加入开拓团,对付当地的土著,因果由他们承担,多好!

    从此,在东南府开拓东南亚的历程中,倭人作为“皇协军”加入东南府的武装序列里,倭人冲锋在前,凶性毕露,很多很多的东南亚土著都死在了他们的手里……

    ……

    且说颜常武的大舰队返回高雄军港,发现水静河飞,荷兰人没有进攻。

    见到颜常武返回,东南府军民之心大定!

    颜常武与接船的陈衷纪说上几句,立即带了樱姬到督军府。

    杨莺儿大腹便便,快要生了。

    她现在母以子为贵,颜大少温馨相待,樱姬虽在名份上是“平妻”,却乖巧地跪下来给主母请安,杨莺儿连忙让颜张氏(又一妾)代她扶樱姬起来,请她坐下。

    樱姬给主母奉茶,有子万事足的杨莺儿非常大度,送出一对名贵的缅甸翡翠玉镯,笑称:“樱姬如此美貌,用此玉镯锁定你了。”

    接受礼物,樱姬则给杨莺儿送上一份大礼:珍珠美白秘方!

    樱姬的肤色非常白皙,肌质细嫩,晶莹剔透,非常诱人!

    之所以有如此上乘的肌肤,乃是用上了一种北海道海水珍珠研粉加入牛乳、蜂蜜调制而成,长期使用,皮肤一流!

    这礼物送得好,杨莺儿大感兴趣,与樱姬用倭语谈起来,惹得颜大少说道:“请讲国语!”

    见妻妾和谐,他心中相当高兴,往后,有得乐子哩!

    ……

    让她们女人说话吧,颜常武出去召见高官们,听取汇报,有海盗船向湄公河三号营地第六号农场的进攻,有海盗船在会安与东南府一条巡航舰对战,二打一,拿不下那条巡航舰,致使一个叫做陈玉雪的女军官成名!

    这两桩战事是喜事,但海盗们袭扰珠江口,攻陷“广东远海舰队”基地外伶仃岛,抢走一万银元,则是件丢脸的事儿了。

    陈玉雪?

    颜大少眼前浮起他去军校视察时见过的那个长腿妞的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