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行医问缘 > 第二十六章 你说谁骗子

第二十六章 你说谁骗子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这顿饭算是我们四个出了双奇镇以来唯一正常的一餐,孙叔晏不光主动请客放过了我们只够住三天客栈的银子,还顺带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我们将要去见的这位顾家军将领。

    “这顾家军后军的主将叫林译,是顾家大姑娘的夫君。他有个弟弟叫林谦,是顾家军少帅,也就是顾家四少将军,表字辰逸的那位公子身边的副将。”

    这是我第一次从旁人口中听到辰逸的名字,尽管不过一句带过,却引得我一阵心跳。而听孙叔景的描述,辰逸该是安安稳稳到了他父帅身边了。

    我松了一口气辰逸,看来我并没白救你。

    身旁的辛夷神情却有些不耐,道“孙公子,你还是继续说说这位林译将军罢,既然马上要见到本尊,他为人脾性如何你也该跟我们透个底。”

    阿楚接口道“是啊,不然初次见面就说错了话如何是好。”

    “好好好。”孙叔晏好脾气的一迭声答应着“林译将军原本是中军前锋,因着之前征战伤了筋骨落下病根,这才从前线退到了后方。”

    我道“若是伤筋动骨落下的病根,我可以试试能否治疗的。”

    孙叔晏打量了我一下“我们全军最好的军医并御医世家的古家家主亲自看过都束手无策,姑娘有这个心自然是好的,不过林将军可是已有正室的人……”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些京城的公子哥,是为何会达成让女大夫看了病就得娶人家的共识的,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

    我当即道“这个放心,我还是不大想给人做妾的。没事,我随口一说,不治也可以,完全没问题。”

    孙叔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也不是,只不过林将军之前受伤以后消沉许久,加上迫不得已退下前线,如今除了自家夫人外,对其他人都比较……严厉,其实他人还是很好的,所以你们也不要太害怕。”

    这话我倒是听懂了,不过人再凶又能凶到哪里去呢“放心,我们有分寸。”

    孙仲景趁机插话道“我觉着,你们仨进军营前是不是得换身衣服,既然这将军脾气差,万一把火往你们身上发,说你们仪容不整怎么办?”

    考虑到几天奔波我们如今的装束可能已经和逃难的没啥两样了,孙仲景这话的确不错,我们便就近找了家旧衣铺子。

    平民的服装没有多少款式颜色,左不过蓝、灰、棕、白几样。我们随意选了三套女子服装,又张罗着给孙仲景找一套可替换的男子外袍。我们这厢三个人在挑挑拣拣,孙仲景素来不喜这些,又见铺子里实在拥挤,便自走出来与三弟叔景说话。

    两人叙了几句家常,孙仲景问道“方才说是来探亲的也只得你出来,顾家军又不许女子进出,你如何带我们进了这大营去?”

    孙叔晏并不着急,只将手往不远处墙上贴着的告示一指“这容易,你们揭了这悬赏告示去,加上我这个军医在中间打点,要直接见到林将军还不方便?”

    孙仲景于是踱过去细看,告示内容并不复杂,无非是重金求可解北境瘟疫的之人的词句,孙叔晏又在一旁补充道“这榜也不是谁都揭得,之前已有五个人揭了告示,结果都是骗子,都被一人打了二十军棍赶出来了。”

    孙仲景边应着边走上去要揭告示,冷不丁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拦住了他“哎呦孙家小子,你何必想不开要去找死呢?”

    孙仲景看清来人后颇为惊奇“付老?”

    还未及说上话,孙叔晏疾步走上来分开二人,没好气的道“你这个老骗子怎么还在这里纠缠个没完,到顾家军营招摇撞骗,行刑的看你年事已高,草草打了十棍就放你走了你还不死心哪?”

    那位长相有些异域特色的老者摇了摇头,只看着孙仲景道“那傻小子还被蒙在鼓里,你是有脑子的可得掂量清楚了,这顾家军里有些人,怕是冲着毁了这军队去的呢。”

    孙叔晏在一旁听的越发恼怒,正要发作,那老者已经背着手走远了,他也只得作罢。

    阿楚耳力最好,听到外面的动静急急跑了过来“二狗子,出什么事了?”

    孙仲景面色沉静,“唰”的一声把告示揭下来卷在手里“安楚,你把冰然和辛夷叫来,我们“准备”一下进顾家军营。”

    大营之中,军旗招展,长枪林立,身边不时有大小将士列队走过,脚步齐整宛如一人;校场上士兵操练时的喊杀声不绝于耳,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孙叔晏悄声道“现下正是顾家军早上操练的时辰,这里又将士最勤苦的北营。若是我们南营气氛会松快许多,等见了将军我便领你们去。”

    “嗯,多谢。”我紧张的不想多说一句话,直到一个约莫三十上下的将军模样的人过来,我藏在袖子里的手都止不住的抖起来,阿楚和辛夷亦是如此。

    虽然同样是军服,但这位将领的打扮似乎过于浮夸了些,尤其是发冠上的两颗鸡蛋大小的翡翠,一晃一晃的甚是打眼。

    孙仲景站在最前面,刚想施礼,那将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不是林译,是他的副将曹宣。”他见孙叔晏在一旁行军礼,脸上不耐烦更甚“杵在这做什么,退下。”

    军令如山,孙叔晏只得退下,趁无人注意溜到附近的营帐后躲着,观望着外面的情况一脸担忧。

    孙仲景这才行礼道“草民见过曹将军。”

    我、阿楚和辛夷一起行礼“民女见过曹将军。”

    曹宣连正眼都没瞧我们一眼,只冷冷扫过孙仲景手上拿着的告示,鼻孔里“哼”了一声“又是来行骗的,这都第六个了,还拖家带口来了一群人!”

    我们四个都懵了。

    按照孙叔晏描述的镇北三关的危急程度,此时有人主动揭告示称有办法治病,不说被奉为座上宾,起码也该先客气问明情况再行甄别,哪有一上来就断言别人是骗子的?

    不等我们开口,那曹宣已经拔腿要走,只抛下一句“一人打二十军棍,赶出营去。”

    孙仲景道“曹将军,请问你说谁是骗子?”这是他头一次在想要骂娘的情况下如此礼貌的讲话。

    曹宣睨了他一眼,又看看我、阿楚和辛夷,又添了一句“军营重地女子不得擅入,三位既然不懂这个规矩,就一人再添三十鞭长长记性!”

    二十军棍加上三十鞭子,不被打死也得几个月不能动弹,我脸色发白“将军,民女们除了见礼还未说一句话,您就下令要打军棍,未免有些于理不合吧。”

    而曹宣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我意料之外“于理不合?在这里,本大爷就是理!”

    我轻声道“当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曹宣的确注意到了,却并没听得真切,于是边拔刀边冲我们逼过来,眼神里露出些狠毒来“你说什么!”

    白晃晃的刀刃快要横到眼前,或许下一秒就要砍上脖子,说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只是多亏我自穿越后常常得自己上山解决生计,为了防野兽防山贼一直在着意锻炼胆魄,如今倒也还站的住,甚至连答话的声音听起来都还是一派从容“我说——”

    “擒贼先擒王。”

    身侧的阿楚听到暗号立刻发难,原本包在不起眼的长布包里的铁剑霎时已架上了曹宣的脖子。

    曹宣并没想到乡下打扮的阿楚居然身怀武艺,被挟持了一时都未反应过来,连刀都还有一半在鞘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