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行医问缘 > 第十五章 同行冤家

第十五章 同行冤家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等陈武师与爱徒讲罢话,梁方要回去辞别家人,我们也到了归家的时候。我正打算离开,脚下却不知怎地绊了一下,加上药筐的重量压的我直往前扑,差点向着不远处正在做收尾工作的三个顾家军士兵行了个“下跪”大礼。

    这事委实丢人,我忙赶着在三人要过来搀扶前爬起来站好,发现挂在脖子上的辰逸玉佩也被带了出来。

    道是有财不外露,我看过玉佩并没磕着碰着后连忙把玉重新藏进衣服里,却见为首的军官看着我欲言又止,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我看他的视线所及,应是看见了那块玉佩。想来像我这样一身村姑的补丁衣裳,却戴着块昂贵玉饰于他而言也是罕见,便打算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想到此处,我指了指脖子笑道“地摊上五十文一个,说是能保平安的,这位军爷若也想要,小女子可以带您去找那摊主问问。”

    那军官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摆手道“不必了,眼下天色不早,姑娘还是赶快回去吧。”

    直到我与阿楚父女转过街角消失在三人的视线里,独留军官呆站在原地沉思

    “这玉佩上的纹样……”

    三天后,我按着规矩要去双奇药铺取药材,半路恰好遇上了李深铺子里的好几个伙计正赶着两辆大车,车上的东西盖的密不透风,只瞧着沉甸甸的,而李深则走在最后,像在护送什么稀世珍宝。

    我见状就打了个招呼“李掌柜,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能在不是工坊的地方见着你。”

    李深原本一脸严阵以待的紧张模样,听了这话倒笑了出来“沈姑娘是来镇上药铺么?”

    “正是。看来掌柜的这单生意来头不小,能劳动你家这么多伙计并你本人这么兴师动众的护送。”我的好奇心就这么上来了,“这车里是什么可方便说说?”

    “虽不是大肆宣扬的东西,但也不怕人问。之前顾家军前来招兵,我听闻战事紧张,便想着打些好兵器送到军营,也算是为国出一份力。”

    我于是就很钦佩他“李掌柜大义。”

    “大义倒不至于。这顾家军负责采买的军士给的价格极好,比我平日放在铺子里卖的兵器价钱高了不止一点,我上这个心也是生意人的良心。”

    “这样说来,我也只是上次陈武师的徒弟征兵报名时见过三个士兵,都不知道他们在咱们这的临时驻地长什么样子。嗯……李掌柜你可还缺帮忙的人手?”

    “虽说伙计够用了,你想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一起去就是了。”李深十分爽快。

    我很想一拍他的肩对他说声“上道啊大兄弟!”又感觉这对他一个古人来说画面过于惊世骇俗,于是还是规矩道了个谢。

    然而军营的规矩却不和李深一样“上道”,离营门口还有十丈远,高处旗子上写着“军营重地女子不得入内”看得甚是分明,我的好奇心就这样成功被掐灭在了萌芽状态。

    李深看我白跑了一趟的郁闷样也有些不好意思,便出言安慰道“我听闻,过去有那种军纪不严军风不正的军队,士兵偷跑出去狎妓不说,还有将下等妓院的娼妓偷带入军营鬼混的,想来这顾家军也是为了杜绝此类恶习才立了这规矩。”

    我有些无奈的摆了摆爪子“军令如山。那掌柜的赶快进去谈你的生意吧,我在这附近随意转转便回去了。”

    于是二人就此别过,李深带着伙计去和站岗士兵交涉入营送货的事,我则盘算着是否要回集市上买些食品杂物,却听到一阵争执之声,一转头却见到了梁方入伍那天征兵的士兵中的一个,然而他——正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

    而相比之下,这个男人比他们争执的内容更加惹人注意,实在是他长得——太漂亮了。

    柳叶眉配上桃花眼,胜雪肌肤加上纤细身形,比之一般男子多了些阴柔魅惑之感,如果不是因为喉结这类男性特征,只怕我会直接将其错认为穿男装的女子。

    征兵的军官和另外一个士兵也在,却都不大敢上去将两人拉开,只能满脸为难的站在一旁看着。而那男子站在三个军装汉子中间,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生生添上了几分媚意。

    我不动声色的走近了些想看戏,却听得那男子不满的嚷着“撞洒了我的药就想跑,要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想赖账吗?”

    果然……人不可貌相,明明是个长相秀美的公子,说的也是赔偿这类正事,偏偏一开口却成了耍无赖的腔调,单听声音只觉得欠打,可一看他那双桃花眼,竟又有些勾人的模样。我既想笑,又觉得有些起鸡皮疙瘩,再听得他仿佛是我的“同行”,心下想着还是静观其变为上。

    “这位公子,是我管教下属不力,但他的确是无心之失,我三人也已经将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赔偿公子损失,若是不够,也得容我们回营找兄弟们凑来,求公子放了我这小兄弟,在外稍等片刻,我定会给公子一个交待。”军官在一旁不卑不亢地打着圆场。

    桃花眼公子显然并不打算买这个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这营盘那么大,你们保准一进去就不出来了,到时候鬼才能找得到人呢。”

    “那将我两个部下留在此地陪公子等候,我一人去为公子筹钱,如何?”军官很明显是担心在自家军营门口闹大了不好看,只能步步退让。

    “这……不行!万一你一进门,你那俩兵就把我打晕了开溜怎么办?你看我是跑得过还是打得过你们顾家军的兵啊!”

    “噗嗤!”我终究没能心平气和的把“戏”看完——这人,也不知道是太有自知之明还是想扮猪吃老虎。

    我这一笑就成功的引起了这群争吵不休的男人们的注意,桃花眼公子的语气好像更恶劣了“喂!那边那个看戏的女人,你在笑什么啊你!”

    “姑娘,虽不知你为何会在我顾家军营前,但军营重地,姑娘还是快快离开,切莫惹祸上身!”那军官声音严厉,话里的意思却实打实的怕我惹上麻烦。桃花眼公子则很会抓住重点“你说谁是祸哪!”

    我深呼吸了一下以便憋笑,走到他面前正色道“桃花……啊不是,这位医师,敢问你是洒了什么药,又收了人家多少赔偿呢?”

    “呵呵,统共一两五钱银子而已。至于是什么药,我说了你又听不懂。喏,桂尖、国老、没骨花、勾装指,你们就算有钱能找的来嘛!”他先对着三个士兵嚷了一句,又冲着我笑了,或许他是想做一个邪恶的笑容,结果相貌让邪恶变成了邪魅“怎地,小娘子你想代这位军爷赔偿吗?”

    三人面面相觑,军官反应的快些,喝道“无论多少钱我们一力承担,公子何必扯上旁人?”

    “啊,这个事倒是的确可以扯上我。”我微微一笑,“毕竟小女子好歹也是双奇药铺的制药师,军爷要赔他的药,直接找小女子还能省了中间的差价。”

    桃花眼公子眼里神色似乎一动,随即又恢复了挑衅般的神情。

    那三人还是很担心的模样“姑娘,这药名实在古怪,只怕一个小镇上的药铺也……”

    “无妨。”我道“这药,我现在背上这药筐里也能凑出几副来。”

    “……”桃花眼公子的眼中带上了几分玩味,我接着道“桂尖又叫桂枝,国老便是甘草,没骨花是芍药,至于勾装指嘛,军爷你去你们火头军做饭的营帐里要两头生姜就好。再加上三颗大枣,拢共三十文,若是多要几副也使得,只是这六月份的天,公子你是如何得上伤寒的啊?”

    桃花眼公子眼里的玩味变成了坏笑“想不到小娘子还是同行,看来今天这戏也唱不下去了。”他从怀里摸出些铜板碎银,随手朝着军官三人“天女散花”过去,“你们的银子还是物归原主吧,我可不缺这钱。”又朝向我道“小娘子请留步,在下还有事要请教。”

    我一头雾水“你要找我请教什么?而且你开口我就非得跟你走了?”

    “就凭本公子这张脸,平日里可都是姑娘们主动凑上来要和我说话的,现下本公子邀请你你还不乐意了?”

    看他肩上的药箱加上那些唬弄人的药材别名,该是个郎中不假,偏偏说话做派一副登徒子模样,我默默在心里将他归类为“乱用脸的典范”,略一寻思,便把药筐里的柴刀拿出来握在手里,笑道“好啊,谈谈去,不过还是另找个地方,别扰了军营重地的庄严肃穆才好。”

    三个顾家军士看着我们二人,听到他对我称呼如此轻佻本要上前阻止,待见我拿出柴刀后猛地僵在了原地,又见我气定神闲的朝他们喊了句“军爷们回吧,我和这位公子往别处谈事去。”只能边朝军营里走边不住回头看,心里默默计算着这位公子由于无理取闹被柴刀砍中的几率。

    我和那公子离开了顾家军营的地盘,路上却是无话,一路转进了个僻静些的巷口。而他的第一句话是在第十六次偷瞄向我手里的柴刀后“喂!小娘子。”

    “我叫沈冰然。”

    “沈小娘子。”

    “……何事?”

    “你能不能把你那柴刀收收?”

    “我本是好奇来看看热闹,也是我大意,胡乱卖弄几句药材名便被你盯上了,你说我该不该拿个防身的家伙?”

    “我……我又不一定能打过你,不是,我俩又不是去约擂台!”

    “你若真是孔武有力之徒,单凭你对我的称呼和态度,我早些时候就顾不得脸面求几位军爷做主了。”我望着他或许比我还要纤细几分的腰肢,暗叹一句比不上,又道“所以公子想要找我谈什么?交流一下拿药材的生僻别名意图讹诈外行人的心得或者是如何快速惹急几个比你壮一倍的壮汉的讨打妙方?”

    “哈,你这小娘子说话倒也有趣。”桃花眼公子终于转身看着我,我也没什么可避忌的,坦然与他对视。

    他眼中的轻佻之色收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认真了些“在下名叫孙仲景。”

    这“仲景”二字恰好与医圣张仲景重名,只是不知他这医术当不当得起“医圣”二字。我心下暗忖,回他道“那么孙公子是为何事要找我呢?”

    “你也是位大夫,你身上的药香旁人或许不会注意,不过谁让你我皆是杏林中人呢?”

    “嗯。”

    “你出现在顾家军军营附近,可是因为军中有你的小情郎?”他那一脸坏笑又来了,“你听说他们来此驻扎便想碰碰运气去看他,谁知顾家军营不让女子进门……诶诶诶,你把柴刀放下,有话好说,好说!”

    我对他扬起一个十二分真挚的笑容“我只是看看我这柴刀的刃还锋利不锋利,能不能砍断脖子粗的枯树呢?”

    “小娘子冷静啊!我……我开玩笑的,但你是不是确有相识的人在顾家军中?”孙仲景看来确实是慌了,注意力全集中在我手上的动作上。

    “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如果你讲来讲去都是这些闲话,我可没功夫陪你插科打诨。”被一个陌生男人“调戏”许久,纵使我这般对男女大防不似一般古人严格的也不由有些恼怒了,“孙公子如果没有旁的事,我就告辞了。”

    “小娘子等等,我确有一事相求!”他终于完全正经起来“求小娘子与我联手,救我身在镇北三关前线的三弟和小娘子或许同在那里的小情郎……不不不,故交,故交。”

    我的心突地一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