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行医问缘 > 第十二章 征兵工作

第十二章 征兵工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回想起来,才发现辰逸离开已经三月有余了。

    我们这不是什么战略重镇,平时也不会有什么战报传回来——除非大胜或大败。

    很显然,这段时间里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于是我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活着到了战场,以及是不是在战场上活着。

    可怕什么来什么这句话有时候的确十分灵验,六月还没过完,紧张的氛围就笼罩了整个双奇镇。

    首先是镇上征兵的告示一天之内贴的到处都是,且周边几个镇都是如此。村里的老人说,这个时候还没到每年正式征兵的时候,如此着急必是前线战事吃紧了。

    陈武师对此事很有经验——他武馆中的学生每年都有入伍的,这次也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陈武师的徒弟。

    “征兵这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看你是被征去在谁麾下了。”今日陈武师要去送他徒弟入伍,阿楚便趁机拉我也去凑了个热闹说说,顺便尝尝镇上那家我俩都馋了很久的凉皮。

    “征兵还这么有讲究的啊?”我往碗里舀了一勺麻酱。

    “自然。呲溜……今次来我们镇上征兵的是英国公麾下的军官,呲溜……那些后生就都愿意得很。”陈武师一边嗦着凉皮一边兴致很高的给我和阿楚科普。

    华国立国以来,虽说内部也算安定,周边却一直没有真正太平过,因此华人还算是受重视的,地位也只比读书人略差些,对于大部分平头百姓来说,的确是还不错的出路。

    而每次征兵,大家最愿意去的,第一个便是英国公顾烨领的顾家军——顾家军的骁勇善战是举国闻名的,而且军纪严明、军容整肃,将领赏罚分明,于是大家都把加入顾家军当做是一件光耀门楣的事。

    “顾家军的名号的确是华国无人不晓的,蔡姊姊她们还说,顾家军的兵连走在路上看着都比寻常士兵精神威风些。”阿楚道,“可村长不都说了,这个时候征兵决计是要往战场上派的,他们竟都愿意冒这个风险去?”

    陈武师说“这也是有门道的,想想,若战事再急些,那青壮年男丁可不管愿不愿意都得拉去战场上了。横竖要上战场的,去个好些的军队,保命的几率也大些,说不定就能立功受奖呢。”

    况且,昔年你们还没出生时,北戎夷狄虎视眈眈的光景,我们这里靠近边关更有切身体会,这些,都是一辈辈记着的。”陈武师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坚定。

    虽然我并非在这个世界真正活过一十七年,但这种情怀还是很能感同身受的。不论哪个时代都不缺立志报国的仁人义士,战场上也绝不会少了保家卫国的热血男儿,而即使是如我们这般最普通的百姓,总也会怀着些家国情怀与民族大义的。

    发表完一番慷慨言论的陈武师连吃凉皮的声势都雄壮了许多,“呲溜”完一海碗凉皮,他豪迈的一擦嘴“走,去送送你们梁师兄。”

    这是之前就说好的,我们赶到征兵处时时辰尚早,但已有不少人在排队。负责登记造册与文书发放的两名士兵已经端正坐在台前,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模样。

    周围路过围观或专程前来的人亦不在少数——单纯看热闹者有之,犹豫未决观望者有之,如我们这般专程来给应征的准士兵送行者有之,也有些年轻女子或年老妇人,专门为自己或家中女儿前来“相看”是否有中意的男子,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负责征兵的主官来的十分准时,或许是战场下来的人自带凌厉的气势,这军官到场时,围观群众瞬间安静许多,还自发让开了一条道路。

    军官向众人行了军礼并示意大家噤声,然后向大家朗声道

    “列位乡亲有此报国之心,在下钦佩。本次征兵征召十五至四十岁的青壮年男子,身怀武艺或特殊技艺者优先。身有疾病或残疾者不取,家中独子不取,父母妻儿坚决不愿放者不取。”

    凡有意从军者,先由吾初审,通过者在我左手边的军士处登记入册,领取文书,明日申时前备好文书上所要求的东西往指定地方报道,逾期不候。”

    近来局势,想必各位已有所耳闻,本次征召结束后,新士兵将会派往镇北三关驻守作战,抵御鞑子。关外条件艰苦,而顾家军训练极为严格,对逃兵绝不容情,还请各位考虑清楚。”

    军官说完后,又施了一礼坐定。于是众人依照排队顺序报名登记,进行的很是有条不紊。这期间,不时有人加入队伍中来,也有人未排到便默默退出去离开的。

    陈武师对送人入伍这事很有经验,嘱咐我与阿楚呆在原地不要走动后,自去集市上帮徒弟采买鞍蹇辔头等物。我们这种不参与的在一旁等着陈武师徒弟报名,方知等人排队是比排队更难熬的一件事。

    无聊至极的我悄悄拉了拉阿楚的衣袖“阿楚,那个……梁师兄是吧,多久才能排到他啊。”

    阿楚小声回答“我其实也没见过他啊,现在也不能喊一嗓子让他答应,本来想着没见过征兵来看热闹的,没想到又挤又无聊。不过顾家军确实很有本事,如此多的人,他们一共三人理事竟丝毫不见混乱的。”

    我道“是啊。尤其是那位主官,问话一针见血,回答简明精炼,着实精明强干。”

    正闲聊着,背后一个尖利女声突然响起“哎呀呀,沈冰然你对那位军爷这么上心的?”

    现场的“军爷”只有负责征兵的顾家军三名军士,且这种场合下直接连名带姓的直呼我名字,绝对是不怀好意。征兵大事大家都不敢高声交流,这一下连忙碌的三个士兵都愣了一下。

    这声音我可不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