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大元仙侠录 > 第十七章 可恶的监工

第十七章 可恶的监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我让你偷懒,我让你偷懒!这都两周多了,修为竟然还不到练气一层,勉强算个中下水平。你对得起的天灵根天赋么?”于道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边拿手中的木棍抽着慕容风一边说道。

    “别打,别打!师父你先停手,听我解释。”面对生气的于道士,慕容风只得一边躲闪一边解释道“这些天我天天一早起来就在修炼,晚上也按照灵息诀里面的功法在调息。但是这修为就是不见涨。”

    听了慕容风的话,于道士放下了手中的木棍反复打量了下慕容风,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打量几下慕容风,然后继续在屋子里来回转圈。于道士的举动让慕容风感觉有些内心发毛。

    难道是因为那古塔中进入自己身体的黑气?自从慕容风从山洞逃回开始,这黑气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头上悬着的一把新宝剑。反正自己头上悬着的宝剑已经不少了,虱子多了不怕咬,横竖都是死,哪把掉下来都一样。想开的慕容起初没有在意,但是自己无论修炼如何刻苦,修为却一直增长缓慢的事情总的有个说法,自己思来想去,也只有那股进入自己身体内的黑气能说得通了。

    想到这,慕容风就想把自己古塔中的见闻说给于道士听。转念又把到嘴的话又压了下去,本来觉得黄鼠狼的死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古塔这个事情竟然轰动了商盟和南宫家,这倒是自己家没想到的。

    虽然这帮人在这里来回找了几天没结果,毕竟留下了那个眼睛奇怪的年轻人做新的联络人。这黄鼠狼虽然不是自己杀死的,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能解释的清楚,况且自己还偷偷拿走了那么多灵石和法宝,说出来和找死没啥区别。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的师父不过凝脉期的修为。虽然总跟自己吹嘘什么马上就要凝结金丹,修为再进一步。不过就算是一个金丹期的修者又如何?自己遇到的这些问题又有哪个是金丹期修者能处理的?既然说了没用,反而可能惹来新的麻烦,索性不说吧。

    “我想到了!”在沉思了许久之后,于道士的脸总算由阴转晴。看着慕容风说道“明天开始,你就先别修炼了。每天徒步给我爬青云峰二十遍。”

    “什么?师父你这是要累死我?”听了于道士的话,慕容风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这青云峰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矮,自己一天慢悠悠爬个两三次还行。但是二十次,那只能紧赶慢赶的爬上山,再迅速跑下山。这种高强度的运动非要自己的老命不可。毕竟自己入道前只是个书生,又不是什么练家子。

    看着有些泄气的慕容风,于道士故作高深的说道“叫你爬你就爬,一天二十次,一次都不能少,就这样你先爬个十日再说。等你十日后,就清楚为师的苦衷了,你也别想偷懒,我明天找个监工。监督你爬山!”于道士说罢,便又急匆匆的离去。

    第二天一早,慕容风便急忙赶到青云峰山脚,准备开始爬山。期初还算可以,但是在第三次爬山时,全身的肌肉就开始酸痛,一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终于,自己在半山腰停了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内心问候了于道士几十遍。

    啪,清脆的响声加上腿部的剧痛打断了慕容风的思绪,腿部的剧痛让慕容风差点没站稳,在双手扶住台阶后定睛一看,不远处楚潇潇正拿着一根小木棍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臭小子才爬了两遍就开始偷懒了,赶快上山,不然本小姐手里的木棍可不认人!”楚潇潇挥了挥手中的木棍对着慕容风说道。

    “臭丫头,你这是从于老道那拿了什么好处,竟然这么迫害我?”慕容风一边躲着楚潇潇挥舞的木棍一边说道。

    “一块四品灵石,只要你在两年内达到筑基期,就是我的报酬,你不是天灵根么?当年大小姐我修炼到筑基期也不过用了一年半,你一个天灵根只要不偷懒,不是什么难事。”楚潇潇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挥舞的木棍抽打着慕容风。

    “那于道士穷光蛋一个,当初我拜师的时候连个礼物都不给我,你真信他有一块四品灵石?”慕容风躲着木棍继续说道。

    “我当然知道毒舌于没那么多钱,可是你有啊,东方无赖送你的百宝囊里面不是有三块四品灵石么?等你到了筑基期取出一块给我就是。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让我每天这么打你,不要钱我都干”楚潇潇一边挥舞着木棍一边说道。

    “什么?我的灵石他于道士就擅自做主了?等我见到了东方前辈,我一定告诉他你们俩合伙坑我灵石的事。”听了楚潇潇的话后,慕容风也不避了,指着楚潇潇说道。

    “怎么不可以?你别忘了东方无赖是以何种理由给你的灵石,那百宝囊和灵石本来就是你拜师后你师父给你的回礼,你师父当然有资格用,况且东方无赖给你的灵石也是为了让你快速修炼。没有我的监督,你什么时候才能到筑基期?等我见了东方无赖,我还要多要些劳务费呢!”对于慕容风刚才的指责,楚潇潇不为所动。依旧继续拿木棍抽打着慕容风。

    就这样在“严厉的监工”楚潇潇的监督下,慕容风总算是完成了第一天的任务,就在自己托着疲惫的身躯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才睡不久,就再次被一盆凉水泼醒。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干打搅老子睡……”就在气急败坏的慕容风刚要发作,就看到楚潇潇拿着水盆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怎么能随便进来?”慕容风一边盯着一脸坏笑的楚潇潇一边暗自庆幸昨晚因为太累没有脱外衣,不然自己还不吃了大亏。

    “你这房间周围又没有禁制,本大小姐还不是想来就来。最简单的禁制要练气六层才能施展,你要想我不来,就赶快修炼。别偷懒,赶快起床准备爬山。”对于慕容风的话楚潇潇并不在意,反而继续用木棍抽打着慕容风前去爬山。

    在楚潇潇“尽职尽责”的监管下。慕容风总算是坚持了十天。再第十天最后一次从山顶下来时,楚潇潇对着瘫坐在地上犹如一滩烂泥的慕容风说道“我的第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你以后可要用心修炼,如果让我发现你还敢偷懒,我就不用木棍,用鞭子!”

    说罢,楚潇潇便高兴的一蹦一跳的向着后山跑去。

    满身疲惫的慕容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臭丫头你等着,早晚我要用鞭子和木棍好好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