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大元仙侠录 > 第二章 生气的于老道

第二章 生气的于老道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啊!”慕容风一边喊着一边从噩梦中惊醒,梦中,那个女鬼露着诡异的笑容,一点点的向他靠近。还一边靠近一边喊着北冥风的名字,北冥风是谁,慕容风并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慕容风只知道女鬼的长发已经落在他的脸上,盖住了他的眼睛,透过头发的缝隙,慕容风看到那女鬼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漏出阴森的牙齿向他的喉咙咬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慕容风胸前的古玉突然发出异样的光芒,而女鬼在看到这光芒后突然双手捂住双眼,迅速的向后退去,直至消失不见。

    直到女鬼消失不见,慕容风才拿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惊醒后的慕容风一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边摸了摸胸前的古玉,陷入了回忆。这古玉是他那失踪的父亲留给他的唯一财产,至于他的父亲,慕容风只记得是一个面容严肃,不苟言笑的人,在自己八岁时外出办事后便一去不返。

    听自己的母亲回忆。自己的父亲并非本地人,不过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由慕容风的姥爷在外出回家路上搭救的行人,最初慕容风的姥爷见他满身是血,以为此人招了山贼,便动了恻隐之心。而他父亲在醒来后,还失忆了,对自己的身世和如何遇袭一无所知。慕容风的姥爷眼见他可怜,便做主,又收留了他父亲一段时间。

    谁知,在慕容风的父亲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可算是大显神威。先是在外出时无意中发现了价值千金的财宝。又在几天时间里面带伤一个人干了十几个人的农活。慕容风的姥爷见此人老实可靠,又天生神力,还有非凡的运气,变又做主让此人入赘,反正此人也已失忆,不记得自己姓谁名谁,跟自己的姓自然不会抵触。结婚后一年左右。慕容风出生,也自然随了母姓。

    就这样慕容风一家虽然算不得大富大贵。也还算家境殷实,有点小钱。谁知好景不长,在慕容风六岁的时候,慕容风的姥爷姥姥先后染病去世,在他八岁的时候,父亲又外出未归。家里只剩下了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就这样撑了十几年,慕容风的母亲最终因为操劳过度,撒手人寰。而他自己也为了实现母亲的遗愿,变变卖家产,来到了京城居住准备考取功名。

    可惜天不遂人愿,也许是自己资质愚钝,慕容风考了几年均名落孙山。眼见自己囊中羞涩。而自己也就舞文弄墨这点本事,便在京城支起了个字画摊,靠卖点画写点书信糊口。就这样在摆摊时认识了算命的于老道。至于这个于老道,在慕容风看来也是个怪人,他一天只算三卦。可能是因为算得准,他的摊位每天是门庭若市,虽然只算三卦,但是排队的人能从他的卦摊一直排到城门口去,这与身边门可罗雀的慕容风形成鲜明对比。这于老道日子过得也算优先。每天上午算完卦就开始拉着慕容风扯东扯西。有时收摊的时候如果发现慕容风生意不好,甚至会施舍点卦钱给慕容风。

    对于于老道的做法,慕容风很是不解,有一次他问于老道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照顾,于老道却说,自己算卦属于泄露天机。是非常损阴德的事情,而慕容风呢,于老道说自己是脚踏七星,大富大贵之命。只不过是暂时落魄,他救济自己,就是在给他于老道自己积阴德。

    听过于老道的解释,慕容风当时就白眼一翻,感情这于老道是把自己当成庙里的功德箱了。于老道却说不一样,自己这种富贵命。他接济了比功德箱管用百倍。对于于老道的解释,慕容风虽然将信将疑。但也没有深究,毕竟于老道的做法对自己非但没有坏处,还能时长接济下自己,何乐而不为。

    很快,日出的光线照在慕容风脸上,也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就在慕容风准备起床之时,却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自己的头也有些发晕,好像一夜没睡一样。慕容风想回床再睡一会,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无奈,便收拾了下东西向城中走去。

    慕容风之所以身体不适还要坚持入城,就是要找一下于老道。一来是慕容风觉得这于老道总拿自己积阴德,还说自己是贵人命。可这几年自己年年落榜,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可谓是倒霉事不断,既然自己是贵人命缺没贵人运,怕不是这于老道积阴德把自己的运气全都积没了。二来是昨天的那个女鬼的噩梦让自己一夜未眠。虽然慕容风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跟于老道这个算命的混久了。对鬼神也总有些敬畏。找于老道要几个驱魔的法器还是必要的,就算于老道小气不肯借,要几个平安福保平安也行啊。

    “怎么着,臭小子。都日晒三竿了才来。就你这品性也不像能高中的料。还不如拜我为师,入道门。别的我不敢保证,至少糊口不成问题。咦?”看到迟迟而来的慕容风,于老道免不了要毒舌讥讽一番。但是这次却只说了几句话就停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慕容风不说话。

    “我说于老道,你今天怎么嘴上积德。才说了我这几句,哎,你老盯着我干啥?于老道,于老道你说话啊?哑巴了?”慕容风被于老道直勾勾盯着发毛,便用手捅了捅于老道。于老道这才缓过神来,用手指来回算了算。又拿起慕容风的手掌,看了看慕容风的掌纹。半晌之后,于老道摇了摇头说道“晚矣,晚矣。”

    “于老道,你说什么呢?刚说你积了口德现在又开始不正常了,什么晚了?你不是说我是贵人命么?怎么就晚了?”看着不断摇头的于老道,慕容风心有余悸的问道。

    “贵人命?我是说你有贵人命,但没说你有命去享贵人福。我以前给你相过面,你也不像短命的样子啊?这才一天怎么就……快说,你昨晚去干啥了?是不是去城东的乱葬岗了?”

    “乱葬岗?那种地方我怎么敢去。我昨晚就是被人赶了出来,没办法就去了城东的那间鬼屋。”慕容风一字一句的答道。

    “什么?你去了那间鬼屋?你还不如去乱葬岗!”听了慕容风的回答,于老道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你今晚哪都别去,跟着我。正好今晚我这里要来一个前辈,也许他有办法救你。”

    “救我?于老道你别开玩笑了,一个噩梦而已,至于不。”慕容风并没有把于老道的警告当一回事,反而突然眉头一紧,反问道“我早就觉得你这老头不正经了,整天缠着我,还总给我好处,又总想收我当徒弟。今晚又让我和你一起睡,你怕不是有龙阳之好吧?”

    “你……哼!”听了慕容风的话,于老道怒哼一声,收起摊子变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前还回了一句。“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今晚你若还去那鬼屋,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