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三章 大医凛然

第三十三章 大医凛然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知府大人彭泽良走近,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他女儿和苏宸在这里窃窃私语的对话。

    “噢,知府大人!”苏宸起身,抱手一礼。

    彭泽良看着苏宸的眼神不善,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问“你和箐箐,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认识多久了?”

    苏宸瞅了瞅彭箐箐,心想跟她认识,也就两三天吧。

    “有三日了吧!”

    “三日?三日好啊!”彭泽良愕然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三个月啊!

    “对,三日了!”彭箐箐在旁也承认了。

    幸亏这个时代,“日”还没有其它衍生意思,否则彭知府又要抓狂了。

    彭泽良干咳一下,误会消除,心中对苏宸的偏见顿时消散了许多,客套道“这次医救姚捕头,若是顺利恢复,苏宸你就又立下了功劳,知府衙门定会重酬相赠,以表感谢!”

    “哎呀,爹,不用了,苏宸那也是见义勇为,医者仁心,赠钱多……”

    苏宸赶紧出手,直接捂住了彭箐箐的大嘴巴,说道“赠钱不用多,随便给几百贯就行,小生有医德在身,绝不是那种趁机漫天要价的黑心郎中!”

    “干什么呀!”彭箐箐一下子拨开了苏宸的手,满脸幽怨瞪向他。

    彭泽良的脸色再次发青起来,这小子竟敢动手动脚,摸了自己女儿的脸颊和嘴巴,还是当着他的面,彼此打情骂俏的神态,让他刚平息的怒气再次涌动翻腾了。

    “酬金的事,再说吧!”彭泽良拂袖,转身离开了。

    “我¥……”苏宸感到无语了。

    彭箐箐看着苏宸吃瘪,笑了笑道“看你患得患失的样儿!”

    “姑奶奶,我是真的缺钱坏债好不好,不带这么捣乱的,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了。”苏宸心疼酬金,几乎要怒发冲冠了。

    彭箐箐看着他似乎有点生气了,也觉得自己刚才玩笑开大了,犹豫一下,说道“别生气了,我方才只是开个玩笑,等会我会亲自找我爹爹,让衙门给你一笔酬金,不过,前提是姚捕快能够真的好转起来。”

    苏宸闻言后,心中好过一些,对这疯丫头的怨气也消了“这还差不多!”

    “对了,刚才你讲到金毛狮王发了疯,要杀张翠山,然后了呢?”

    “然后,然后金毛狮王听到了一道婴儿啼哭声,那殷素素在此时诞下一子,正是哭声让金毛狮王的失心疯缓解,停止了杀人念头……”

    两个人在一边窃窃私语,相谈甚欢,看得不远处的彭知府眉头紧蹙。

    要不是需要这苏宸继续医治姚捕头和杨栋,真想让衙役捕快把他撵出去。

    当父亲的心态都差不多,看到自己青春靓丽、尚未出阁的女儿,被口碑不咋地的年轻男子靠近嬉笑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担心。

    半个时辰过去了,姚远的家人,热枕的刘神医,患得患失的曹修元,其余文吏、捕快都有些等不及了,凑在门前想要进去。

    苏宸走了过去,身后跟着灵儿和彭箐箐,来到了厢房门外。

    “只能进去一次,最多带四个人,要身体健康,最近没有染过风寒;而且进入其中,不得大声喧哗,也不可伸手去触碰,要离着一米远观看,免得惊扰了病人休息,术后恢复!”

    听到苏宸的要求,彭知府自己要进去一看究竟,然后挑选了刘思景郎中,姚远的媳妇张氏,吏书王迁,这几个人。

    曹修元本也打算进去,但是,鉴于他的医德和刚才一番表现,直接被知府否决了,让他在外面等候,而且明确警告他,若是再多生事端,搬弄是非,便以诬告罪收监入狱关上几日,吓得曹郎中不敢多言了。

    苏宸打开房门,带着彭知府四人,以及彭箐箐进去了。

    姚捕快经过手术的切割与缝合,体内不再出血,肾脏的破裂剧痛也减弱了几分,但毕竟还是有切割伤口,不可能马上就不疼痛了,所以,姚捕快躺在那,嘴里轻声哼哼着,那是疼吟之声。

    有动静,有出气,总比一动不动,昏死不明的好!

    而且姚捕快的脸色也不再惨白,身子温度也恢复了,以刘思景郎中的医术,哪怕隔着一米远,也能通过望闻问切的前两种手段,看出姚远真的在恢复,并非苏宸信口开河。

    “真的好转了。”刘思景一声感叹,带着震惊神色。

    “呜呜,我的姚郎——”张氏闻言,就啼哭起来。

    “不要大声喧哗,以免惊扰病人!”苏宸及时制止,然后轻声解释道“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吧,我要检查一下他的排尿情况,手术过后,身体机能在一点点恢复,应该要排尿了。”

    说完,苏宸就在旁边拿起一个夜壶,要去给姚捕快查看胯下。

    张氏脸颊一红道“让奴来伺候自家男人吧。”

    苏宸闻言点头,也觉得由姚远媳妇来做这个,更稳妥一些,他去用手掏那玩意儿,也挺膈应人的。

    彭知府干咳一下,对着箐箐道“咱们出去,别影响姚捕快恢复了。”

    彭箐箐虽然好奇姚远恢复情况,但听到对方要排尿,也知不好在这里多待,跟着彭泽良和吏书王迁出了房门。

    室内只有张氏,刘神医,苏宸留下了。

    破腹手术,救死扶伤,逆天夺命,妙手回春……这些词语逐一闪过刘思景的脑海。

    他此时看着呼吸和脉搏逐渐正常姚捕快,心中惊奇万分,对苏宸的这种医术,有了强烈的兴趣,但却不知如何做到的。

    “公子有此逆天医术,堪比华佗在世,当称小神医了。”刘郎中不吝赞叹。

    苏宸谦虚一下道“不敢当,只是误打误撞,恰好跟家父学过这种手法,今晚也是冒险一试,破釜沉舟而已。”

    此刻,当张氏给她男人排出尿后,发现夜壶内都是血尿,惊恐万分。

    “小神医,这……”

    苏宸解释道“无妨,这是手术后的正常现象,因为姚捕头伤的肾脏,肾主水,负责过滤血液中的杂质、维持体液成分等平衡,最后生尿排出体外;它受伤之后,加上手术切割破烂伤处,会在术后出现这种血尿情况,实属正常,只要两三日过后,就会恢复正常了。”

    这一番言论,张氏一个普通妇道人家,是无法完全听懂的,但听小神医说无妨,也就安心不少。

    “多谢小神医相救我家夫君,奴家跟小神医磕头了。”张氏就要跪地叩拜。

    但是苏宸忙伸手,虚拖一下道“不必如此,救死扶伤,乃是我辈郎中医者的本份;况且姚捕快是为了抓捕盗匪贼子,因公受伤,令人敬佩,苏某自当全力医救,让其恢复如初!”

    张氏闻言之后,双眼热泪,感激涕零。

    旁边伫立的百味堂刘神医也频频点头,对苏宸这番大医凛然的话,深表赞同和钦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