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九章 万事俱备,只等开刀

第二十九章 万事俱备,只等开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苏宸被准许施救了,还有赌约在身,使他更加谨慎,要保持冷静头脑,不可大意了。

    毕竟外科手术,在古代施展,最大的问题,就是细菌的处理,没有无菌的环境,一旦开膛破肚,细菌感染,很容易造成死亡。

    古时候的战争,当场战死的人,并没有伤兵营的各种受伤感染,和疾病诱发的死亡人数多。

    没有消炎药,没有抗生素,没有抗休克药,没有全麻醉药等,都是制约手术的问题。

    在宋代时候,连皇宫里生活的皇子和公主,都有七成活不到二十岁,中途夭折许多,可见当时的医疗条件之差。

    “彭姑娘,灵儿,跟我进房……”苏宸很霸气地喊了两个少女名字,推门进房。

    别多想,是进房救人,不是去造人。

    苏宸义无反馈,医者父母心的形象,让彭箐箐眼神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下意识跟着她进房了。

    这是衙门的一个厢房,作为临时救治的房间,捕头姚远躺在房间当中的一张枣红木长桌上,身体一动不动,明显的呼吸微弱,进气多呼气少了。

    地上有一摊血迹,桌子上面也有血流,看上去十分狼藉,整个屋子内都充斥着一股血腥气味。

    彭箐箐和灵儿看到这一幕,都下意识的蹙眉,有点发怯。

    苏宸上前伸手触摸一下体温,感受到姚远的体温下降,有些发凉了。

    他赶紧打开了医箱,从里面取出了下午刚研制的简略版三七白药粉末,让灵儿拿着碗去打温水,回来搅拌后,给姚远强行灌下去。

    云南白药的具体配方,属于国家保护的机密,外人并不清楚比例,但是曾流传出大致的几种中药名字,其主要成分就是三七。

    所以,苏宸以三七,白芷,当归等调配了这个简版止血药,已经比润州城内其它止血药方要高明多了。

    估计用不了多久,能够一点点止住内部肾脏的出血,可以延缓死亡的时间。

    “苏宸,跟我说实话,你到底行不行?”彭箐箐忍不住问。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苏宸抬头看了彭箐箐一眼“我相信,我能行!”

    “光你自己相信有什么用,你得让我能相信啊!”彭箐箐心中还是很担心。

    “我口说无凭,用嘴讲到你信,有什么用,男人,还是得看他的行动!”苏宸起身,这一刻眼神炯炯有神,把医箱往旁边的木凳上一放,完全给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他加急准备一下午的手术器材和药物。

    第一步,要换衣服!

    没有合适的职业装,就会显得不专业。

    苏宸率先拿起一个白衣长袍穿上,然后拿出面布口罩戴上,还有一顶白色小帽。

    你别说,这一套仿制的医生职业装扮上身,还真有大医凛然的样子。

    “你这一身白袍跟寿衣似的,是要给姚捕快提前戴孝吗?”彭箐箐心直口快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苏宸本来觉得穿上一身新装后,十分英俊帅气,有了神医的气质,但是被彭箐箐这么一问,顿时觉得破坏了意境,没文化太可怕了。

    简直就是一个文盲女侠啊!

    “这才是神医该有的装扮!”苏宸把衣扣系上,然后一本正经说道“以前总想着低调,打算以平凡人的身份跟世人相处,可换来的却是轻视,现在不装了,我要恢复家传名医的身份——”

    “……”彭箐箐眉头皱起大老高,表情像个苦瓜,很是复杂,完全看不透这个苏宸了。

    难怪素素姐一直说看不透他,这一面的苏宸,谁能看透啊,怪怪的!

    “苏宸哥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灵儿你洗干净手,用这瓶酒精给这些工具擦拭消菌杀毒。彭姑娘,劳烦你通知几个捕快,生火烧水,再送进来一个小火炉,把室内温度提高;另外,找一些铜镜和蜡烛过来,把屋内的光线弄到最亮……”

    苏宸交代完,二女立即分开行事。

    他开始检查一下姚远身体状况,用手刺激了几个穴位,让姚远加快苏醒。

    片刻后,苏宸给他又服用抗休克的药汤进去,手法和药物两者结合,半柱香过后,姚远的四肢的冰冷缓解了,脉搏也有所增强,内出血的情况也基本控制住了。

    苏宸点头,这手术前的基本几步骤,还算顺利完成,内脏止血,抗休克昏迷,都有了作用,接下来就是全身麻醉了。

    “好不好用,就看这个麻沸汤了!”苏宸心中一动,对华佗医圣的这个麻沸汤寄托厚望。

    “苏宸哥哥,工具都消毒了。”灵儿走过来说。

    “好,你也戴上口罩,在旁做我的助理!”苏宸递给她一个棉布口罩,也似模似样戴上。

    “灌麻醉汤!”

    杨灵儿闻言后,拿起一个灌药壶,苏宸扶着姚远的嘴,又给他灌下了麻醉汤。

    这时,彭箐箐带两个捕快进房,放了火炉,点蜡烛,两大盆沸开的热水,几个铜镜也拿来了。

    很快,屋子内的温度提高了,光线也亮起来。

    半柱香时间过去,苏宸觉得药效已经有作用了,要准备动手术了。

    “先把他左侧的衣衫都剪开,露出皮肤!”

    “嗯!”杨灵儿年纪不大,男女之防还不严重,所以直接照做,把姚远捕快的上衣剪开了。

    苏宸把姚远的身子侧过来,露出左侧后腰,对着彭箐箐道“找来绳子和布带,把他绑好!”

    手术过程中,身体不能乱动,否则会出意外。

    这麻醉汤的功效如何,苏宸心中没底,所以,必须要把姚远的身子给固定好,免得手术中疼痛挣扎。

    彭箐箐用几个枕头和棉被塞在姚远身体的周围作为左右支撑,然后用绳子一起给绑好,别看她一个女子,但一点都不弱,手劲儿很大,她绑的绳子和布带异常牢固。

    苏宸试了试松紧程度,都觉得绑的太牢靠了,心想以后跟这妮子在一起相处,可不能玩一些“绑绳子”的游戏。

    一切准备妥当后,苏宸拿着棉纱布,蘸着酒精水,在姚远左腰位置、肾脏部位区,擦拭消毒杀菌。

    同时,灵儿和彭箐箐按着他的要求,在身体周围拉起了丝绸布帛,防止灰尘和其它脏东西掉落,确保手术区域减少细菌。

    万事俱备,只等开刀了。

    苏宸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冷静,前世虽然学了五年的临床西医,但是还没有真正上过手术台,只是在实验室切过死人尸体,或是给小白鼠做实验。

    这是他两世为人第一次主刀给濒死病人做开刀手术,还是在南唐古代,医疗环境如此简陋恶劣之下,压力还是巨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