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八章 自配药方

第十八章 自配药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苏宸回到家,把剩下一些沾土的糖葫芦交给灵儿,让她清洗一下,卖不出去的可以自己吃,免得浪费掉。

    “苏宸哥哥,你怎么了,跟人打架了吗?”杨灵儿发现苏宸嘴角有了淤青,脸上也有点狼狈,白皙皮肤上显出抓痕,在挣扎中被划到。

    幸亏苏宸当时护住了头,要不然也会鼻青脸肿,大煞风景。

    “嗯,有泼皮来找茬,被我教训了,他们人多,我一个人打他们好几个,所以,挂点伤在所难免,他们就更惨了。”

    苏宸笑着撒谎,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人家泼皮群殴揍倒在地,然后被一个美少女长腿侠路见不平把他救的糗事。

    那样的场景,实在有损他在妹妹心中高大伟岸的形象!

    “苏宸哥哥,我去找郎中抓药吧?”

    “不用,我就是郎中世家,打小接触医药知识,这点轻伤,自己配药就行了。”

    苏宸这句话倒是没吹牛,打上幼儿园开始,他外公便教他背汤头、药性赋等文章名篇。

    比如李时珍的《濒湖脉学》,汪昂的《汤头歌诀》,李中梓的《诊家正眼》,还有广为流传林闱阶的《药性赋》;此外,其它的经络、针灸歌赋也有背诵。

    这些药学歌赋,多是用韵语编写成赋体,言简意赅,朗朗上口,便于诵读记忆。尤其是对药性概括精辟,一经铭记在心,受用终生。所以,许多名篇颇受历代从医者喜爱,传沿后世,长盛不衰。

    苏宸道“我只要调配一个活血化瘀,舒筋通络的草药就行,外敷一下,几天就好,连内服都省下了,一会你去抓药。”

    杨灵儿还是有点质疑,毕竟苏宸以前对医药没有怎么用功学习,并不会治病,所以,有些不放心。

    苏宸当下写了一个药方,让杨灵儿去抓药,家里的药材都被清空了,前堂柜台药盒子里,什么也没有。

    “白芷,大黄、当归、赤芍、三七、土鳖虫、壮丹皮……”

    杨灵儿默念了一遍,叠好纸放入袖兜内,然后去抓药了。

    苏宸在回家途中买了植物油,下午正好在家调试,制作香皂,也不算窝工。

    半晌后,杨灵儿拿着一些药包跑过来,说道“苏宸哥哥,郎中说,有一味药他们没有。”

    “什么药?”

    “三七!”杨灵儿回答。

    苏宸愣了一下,旋即想起,三七是明朝李时珍写入《本草纲目》的药名,描述其“乃阳明厥阴血分之药,故能治一切血病”,这是对三七首次有准确记载的著作。

    但是在更久远的古代,三七这个草药就已经出现,甚至被使用到中药里。据传,北宋年间壮族首领侬智高就是因为使用三七为受伤的军士治病,所以他的军队伤员病死率很低。之后元朝杨清叟编著的《仙传外科秘方》中,有药方“飞龙夺命丹”一方,其中配伍的药材就有三七。

    只是唐五代末,三七还不叫三七,甚至还没有被南唐和宋人利用起来。

    苏宸提笔划掉三七,改成茜草,它也有止血化瘀的作用,只是不如三七的功效显著。苏宸打算自制简版的云南白药,等过两日自己上山采到三七,再做功效更好的金疮药,这样今后受伤了,可以及时自救和救人。

    待杨灵儿第二次抓药回来,已经把药方上的草药备齐,苏宸亲自捣碎调配,先制作药剂外敷,将紫青淤血的皮肤给化瘀通血,效果还可以。

    “苏宸哥哥,你以后不要跟那些泼皮厮打了,我怕你再受伤!”杨灵儿说出自己的担忧。

    苏宸苦笑,现在不是他惹事,而是有人来故意招惹他,这背后,或许就有曹郸在使绊子。

    “不行,这副身板太文弱了,不但被泼皮欺负,还被女侠看不起!当时那副眼神,好像我不是男人一样!”苏宸打算改变,但是他没有习武的条件,找不到厉害师傅,一切都是空谈。

    苏宸考虑再三,决定平时先锻炼身体,万一以后遇到什么侠客,学上一招半式,也有强壮的身体基础。

    “灵儿,帮哥做几件东西!”

    拳击沙袋,绑腿沙袋,这些让灵儿帮着缝制。

    他则自己制作简单的哑铃,单杠木桩,以后每天除了在家练习体能,也要出去绑腿沙袋跑步才行。

    下次再遇到地痞泼皮捣乱,至少能够对抗,决不能让他们再骑着自己揍,太特么丢人了。

    午后忙完糖葫芦的制作,香皂的研制。到了夜里又挑灯秉烛,写好了隋唐第二、第三回话本。

    这一天,可是够忙活的!

    苏宸偶尔也在想,是不是应该入白家,娶国色天香的娇妻,顺便继承亿万家产。

    不行,那样太没出息了,苏宸果断否定这个想法。

    只是苏宸不知道,在睡梦中,他竟喊了几声“素素,轻点”!

    一夜过去,了梦无痕。

    苏宸次日很早醒来,换了条干净底裤,绑了沙袋跑出去,先到了关河桥那里跟张大川碰头。

    水光潋滟,桥色空濛,红日还没有冒头,城内有雾气飘荡,尤其是河边,水汽更浓。

    苏宸依稀看到一个老头的身影,在桥头伫立张望,望穿秋水,似乎等着很焦急的样子。

    “张老伯,早啊!”

    张大川看到苏宸到来,拱手一礼“苏公子,你可来了,可想煞老朽了。”

    苏宸放慢了跑速,一步步走到跟前问“昨天可曾说书?”

    “说了,效果非常好,就等着后续的话本呢。”张大川一边说,一边从腰间布带上摘下一个囊袋递过去说“这是分红,有两贯钱,是苏公子的,老朽按四六分,给公子六成,不知是否可以?”

    苏宸觉得张老头挺会办事儿,微笑接过来道“这怎么好意思,也是顺手而为,六成可不少了!呐,这次给你两回,等三天后再见面。”

    “应当的!”张大川还了第一回的手稿,接过第二回和第三回,脸上堆满笑容。

    “苏公子,如果有人问起来,这话本由谁撰写,老朽当如何答复?”

    “暂时别外传了,实在有大人物问起,过不了关,可以说出我苏以轩的名字,但不许带人来见我。”苏宸也是想低调一些,他印象中,古代多兴文字狱,有大有小,动辄因为写书遭禁被抓,还是得当心一些。

    万一有人说他写的《隋唐演义》,用陈国影射唐国,以陈后主暗喻李后主,他也会无辜吃瓜捞,躺着中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