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二章 新的财路

第十二章 新的财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苏宸送走了白家老爷子,发心自问,虽然有些可惜,甚至天人交战后,心都在滴血,但是并不后悔,绝色佳人和万贯家财固然重要,但是他不想因为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牺牲掉自己的自由身。

    有个打油诗说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苏宸目前才十八岁,有无限可能,不急于一时!

    “苏宸哥哥,你真要拒绝这门婚事啊?”杨灵儿带着几分笑意询问。

    “是啊,刚才你也在旁听到了,咱有自己的志向,白老爷子忒也小看我了,以为我就是那种贪慕虚荣,一辈子吃软饭的男人吗!”苏宸左手放在腹前,右手放在背后,伫立天井小院中,感觉自己身姿无比高大。

    杨灵儿歪着脑瓜子,想了想,又问“那如果白家不用你做赘婿,而是直接把白素素嫁入苏家,还给一大笔丰厚的嫁妆呢?”

    “那也……就另当别论了,咳咳,白家的资产没所谓,主要吧,是白素素这个人怎么样,能让我喜欢上才行,否则,就是亿万家产,我也不稀罕去继承!”苏宸觉得这一番话让自己有点心虚。

    “苏宸哥哥,你真有志气!”杨灵儿眼里,似乎满是小星星。

    苏宸笑了笑,开始进屋子数铜钱,今日一天卖了近六十串,收到了三百一十四文,有的六文一串,有的十文两串卖出,扣除了成本费,赚了接近三百文。

    “好多钱啊!”杨灵儿站在一旁拍手,兴高采烈。

    苏宸拿起笔,开始记账,今日的利润达到了三百文,如果明天的产量翻一倍,很可能会卖的更多。

    但是,光靠这个项目,肯定不够,哪怕一天赚一贯钱,二十天撑死也就二十贯,这还不算几日后,市面会出现仿制品,到时候,就会打起价格战,从六文可能回落下来,那利润和和销量都会受到影响。

    “不行啊,还剩二十日的时间,光靠一个糖葫芦品种肯定无法赚回五百贯,必须要多弄几个品种才行!”苏宸陷入苦思,什么制造起来比较方便呢?

    由于杨灵儿还小,又是个小女孩,单独出去卖东西不放心,自己一个人,毕竟人手有限,这个年代也没有加盟一说,无法把技术传给别人,收取分成红利。

    苏宸仔细思考,觉得靠赚这种小钱,很难产生暴利,润州城真正有钱者,除了达官贵族,就是那些乡绅豪族,千金小姐,纨绔子弟,想办法从这些人身上赚钱才行,让他们肯花钱。

    发财之道源于生活,苏宸自身在家里走了一圈,看着一些家用生活品,十分寒酸,比如牙刷是柳枝,牙膏没有,都是使用粗盐水。洗衣服,穷人家直接用水洗,富裕些的家庭,会使用皂角、藻豆,或者肥珠子制成的洗涤用品,都是植物简单的提取。

    “肥皂和香皂,一个面向百姓大众,一个走高端用户,如果能够制作出来,在润州城内销售起来,那么肯定是暴利了。”

    想到这里,苏宸心头火热,打算立即投入行动。

    下午时,苏宸出去买藻豆,猪羊油脂,火碱等材料,拿回来做实验。

    这玩意在古代,没有任何现代加工器材,能否制作成功,需要反复尝试,跟他在高中做物理实验的情况还不一样。

    ………

    白老爷子回到家里,坐在内堂梨花木桌前,拿着苏宸开的药方,和以前的苏明远给开的方子做着对比。

    “麻黄、桂枝、炙甘草、苦杏仁、山药、川贝……”

    他发现里面有五种的草药成分是相同的,但其他三种,却不一样了。

    白老爷子又拿起这几年,其它郎中开的方子,都比苏宸这个方子要少几种中草药。

    “果然是新方子,配比也有区别,确实俱是治疗哮喘的草药,这种配方,还没有见过!”白奉先精神一振,抱着试一试心思,让管家派人去抓药。

    “家主,不找个大夫看一看方子是否有问题吗?”

    白奉先寻思了一下,摇头道“不必了,既然是苏家秘方,就不便外传了,拿两张纸,各抄写一半,派人去两个药堂分开抓药。”

    “好嘞!”陶方抄写后,出去安排家丁去抓药。

    此时,白素素身穿一系紫色对襟罗衫,明眸皓齿,清丽无双,步履婀娜从庭院内走了进来,过来看望祖父,听到了爷爷和管家似乎在说药方的事,顺便问了一句“爷爷,你们在谈论什么,要去抓什么药?”

    白奉先人老成精,对家中后辈要求也都严苛,唯独对白素素疼惜有加,笑脸也多,轻轻笑道“淘到一个治疗哮喘的秘方,让管家派人去抓药了,回来煎熬,服下试试疗效。”

    白素素也知道她祖父的哮喘病已经十六七年了,而且每一年都在加重,前些日子已有咳血的迹象,并发症增多。最近两年城内的名医、江湖郎中都请过了,也试过好几个方子,但效果都一般,开始服下还能顶一顶,但后来就没什么效果了。

    “这次是哪位有名郎中给开的方子,可有说出病症关键?”白素素询问。

    白奉先想到苏宸,不由得苦笑道“那是什么知名郎中啊,就是一个混小子!说咱是什么季节性过敏……哮喘,什么是过敏啊,咱也不懂,听他说得条条是道,还给开了一个秘方,我瞧他信誓旦旦的样子,感觉这方子可能有效,所以就打算试试。”

    白素素闻言哭笑不得,这方子竟然不是城里名医开的,而是一个犯浑的小子,说的辞藻也听不懂,一向谨慎小心的爷爷,竟然打算试试,怎生越听越荒谬呢?

    “爷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随便的人!”

    “我随便起来……要看对什么人!”白奉先笑了笑,递出手中的纸张“给你瞧瞧这方子!”

    白素素接过来,尽管不懂医术,但是她打小就有孝心,对爷爷很关心,所以每次郎中给爷爷开了方子抓药,她都会多看一眼,这样久而久之,多个方子已经记在脑海里,不会治病,但综合对比,也能分辨出是否治疗哮喘的方子。

    方子看完之后,上面的大部分中草药,倒是出现过在以前不同的方子内,只是这次似乎组合更多,配比也特殊,而且多一两种以前没用过药草。

    “这字体笔法……”白素素心中微动,觉得非常熟悉。

    “莫非是他?”忽然间,白素素想到了是谁的笔体了。

    白素素抬起头时,白奉先的目光正在审视着她,还带着一种慈祥的微笑。

    “猜到是谁了吗?”

    白素素心如明镜,点头问“爷爷,你去见过他了?”

    白奉先端起茶杯饮了一口,不疾不徐点头“见过了,怎么说也是故人后辈,又与你有着婚约,找他谈谈。”

    “爷爷跟他谈些什么?”以白素素的聪慧,猜出爷爷找苏宸,绝不是因为故友后人去叙旧,否则,也不会这几年都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了。

    “谈你们的婚事,苏宸弱冠年纪,已十八岁,你也到了婚嫁年纪,就觉得这门婚事,可以谈一谈了!”

    白素素有些微微惊诧,关于她的婚事,这两年尽管有些乡绅豪族派媒人上门提亲,但都被爷爷给拒绝了。

    许多豪族巨贾也都看得出来,这白老爷子膝下并无经商天赋高的男丁可用,所以对白素素寄托了厚望。

    有人想要得到白素素这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又有如此的聪明才智,能够成为家族的贤内助。

    也有人打算跟白家联姻,从此攀上豪族巨贾,开拓生意规模,强强联合。

    更有人心怀叵测,想要娶走白素素,让白家逐步衰落,一蹶不振,甚至像曹家,更有兼并白氏的狼子野心。

    白老爷子也是猴精之人,岂会上当,所以一律婉拒了。

    这一次,他自己去找苏宸谈婚事,让白素素有些惊讶,心想估计去退婚的概率更大。

    白素素想到苏宸的诗文才华,以及制出了糖葫芦,在一点点改变,让她有了些好奇,但是彼此谈婚论嫁,似乎还早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