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星罩 > 第五十三章 墨道直

第五十三章 墨道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向金来想到自己从一个凡人,历经磨难终于成为了修士,难道就是为了变得强大?向往长生?这是一种更好的生活吗?强大如无界境都不能永生,那么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寿命,它的意义就剩下追求永生吗?这条不归路真的是自己向往的吗?

    慕小小见他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什么,握着他的手稍微一用力,向金来转头,看她正关心的望着自己,笑了笑,说道

    “只拿这些书真的合适吗?”

    “是我告诉向大叔的,我父亲就爱看书!”

    说完笑了笑。

    过了热闹的街道又走了片刻,顺着慕小小所指,向金来看到一个府邸,大门暗红,正上方大匾上写着幕府两个字,门口两侧被整理出好大一块空地,看这两侧院墙约有十几丈了,心想这府邸可够大了,不过听小小说过,她的父亲叫幕长恭,是礼部侍郎,三品大员,住这样的大宅也就说得通了。母亲端木蓉,早年是易道宗的弟子,还是个一境巅峰修士,向金来听后也很惊讶。

    似是知道向金来今天要来,慕小小父母以及她的哥哥幕仁贵都在,此刻在幕府前厅里他有些紧张,刚才打招呼时,慕小小父母都在盯着他看,幕仁贵想是没有刘真在场,显得很随意。

    “好了,你老盯着金来看,让人不自在!”幕长恭看夫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向金来,大有审视的味道,出口缓解道。

    “我在看能打败祭突,又能在异族三境中期强者手里不落败,拯救了我们峡谷关的大英雄,不行吗?酒肆茶馆里的说书先生净胡扯,把人讲成一个熊腰虎背的巨汉,这我就放心了,还是我家小小说的对,是个俊哥儿!”端木蓉说道。

    向金来……!

    “夫人啊,孩子们面前稳重些!”幕长恭嗔怒道。

    “金来,当年你在雪山道从几个邪修手中救了小小,前些时日又在祭突手中救了她,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幕长恭道。

    “幕伯伯言重了,当年若非小小救我一家,可能我们都会死在月米国那次大乱中了,此恩殷殷在怀,不敢或忘!”

    向金来诚恳说道。

    “你们也算患难与共了,你对小小能有此心,我们都很欣慰。”

    “你们不要老这么客套,我辈修士,同为道友,不拘俗礼。快给讲讲你在极西之地开悟的事,我好奇的很啊,小小也都没来得及说呢!”端木蓉说道。

    “金来,你就再讲讲吧,我也是知道点皮毛,我也是很好奇呢!”幕仁贵插话道。

    这时下人端上了茶水点心,慕小小找了个位置拿起一个点心大大咧咧的坐下,眼睛看着向金来,似也是准备听他讲,还没大没小的跟父母那边眨眨眼,有些卖弄的意思。

    向金来看他们如此,就从和杨子光一路海航所遇、所见、所思再到极西之地百花国,又在迷雾森林遇到即墨涵,之后收他为弟子,再之后自己如何开悟,重回圣地安后拯救娜塔莎等等,最后决定返回内陆,海上遇难也讲了一二,到达山海山后巧遇幕小小出手相救。本来他就想讲到这里,不了慕小小竟是接过话题,又说了驰援蝴蝶关和峡谷关的战事,让她这么一讲顿时比向金来在那叙述要好听多了,又讲了他们在云溪镇遇到太乙神殿的圣启大能药师,出言点拨向金来,悟出剑雨,还让向金来加入太一神殿等等。幕仁贵还好,毕竟知道不少,但幕长恭和端木蓉首次听到,满脸震惊。

    “唉!想我修到一境巅峰,就感觉千难万难,没想到圣启之上尚有无界,且也不是终点,这修行路难道如这星海一般无边无际吗?修行路,不归路,果然如此啊!”端木蓉叹息道。

    “听这意思,整个内陆修士实际上原力都不精纯,怕是圣启无望,就是去了极西之地也无法吸取炼化那里的原力,那么凡人可以吗?就如当年的你一样!”幕仁贵好奇问道。

    “这不好说,我能开悟其实也是机缘巧合,至于是否可行我也不曾听说还有何人尝试过,会不会像我在内陆无法感知原力或有什么特殊原因我也不得而知,但听上官前辈说了本原之力后,我隐隐觉得或许有些关联也说不定。”

    “唉,可惜我过去怕是半点机会也没有了,否则倒真想试上一试的。另外我明日就要随大长老和陛下去北麓草原了,不然可以向你好好讨教一番的。”幕仁贵道。

    “大统领过谦了,讨教不敢当,有机会我们一起探讨!”向金来谦虚道。

    “不要叫大统领了,那样太见外了,跟小小一样叫我一声哥吧!”

    “大哥!”向金来不再谦虚,口中说道。

    几人聊至正午,幕府安排了午膳,似是好久家里也没这么齐全了,饭菜很丰盛,酒也来了上来好几壶,要不是知道向金来昨天喝多,怕是又要上大坛了,不想端木蓉豪爽起来不输小小,也不劝酒,自己喝酒都是满杯一饮而尽,还聊了很多修行方面的话题,向金来虽修行时间不长,但对于修炼却有独到见解,这让端木蓉和幕仁贵都受益不浅。幕长恭学问博古通今,见识不凡,即便对于月米国也很是熟悉,这一聊话题五花八门,几人倒也其乐融融。

    一顿饭宾主尽欢,酒没有多饮,幕小小说要带着向金来去皇城司制造局看看。

    “小小,我让父亲上门提亲可好?”

    他们走出了幕府去往皇城司,路上向金来开口问道。

    “过几日我们也要出发去北麓草原了,等回来吧,你怕我跑了吗?嘻嘻!”

    幕小小笑着说道。

    “嫁给我就不怕了!”

    幕小小看他也会开玩笑了,手却搂住了他的脖子,拉向自己,对着他耳朵说道

    “元周你娶吗?”

    “啊?”

    “哈哈…!”

    慕小小笑着跑到了前面。向金来急忙追去,口中还说道

    “有你就够了!”

    幕小小兼任皇城司的都司,级别也是四品了,但她可不在意,毕竟她是上官浅浅亲传弟子,这身份更让人尊敬。

    也不用人带路,她就带着向金来自行进入了制造局,里面人倒是不少,幕小小告诉他都是精通制造的高手,放眼整个圣主星,单论兵器制造,无出其右。但这时向金来眼睛盯着一处,微感惊讶。原来是向朵朵跟一个男子在看着一张图纸,还认真的探讨着。只见这男子约莫十七八岁,身形挺拔,略显瘦弱,但长相英俊,面如冠玉,看两人关系似是很熟悉的样子。向金来看到她旁边的小白,正在美滋滋的吃它储物盒的食物,想来是朵朵帮它准备的,

    “哥,小小姐!”

    “喵…!”

    向朵朵却是看到了向金来和慕小小,小白也冲他和慕小小叫了几声。

    “你们又在研究什么?”幕小小问道。

    “对新式弩箭做最后的矫正!”幕小小道。

    “怎么,你也懂这些吗?”向金来好奇问道。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现在可是我制造局的中流砥柱了!”

    突然有个声音传来,寻声看去,只见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略瘦但精神抖擞的中年人从正房内走出。

    “墨道直见过四长老!”

    “金来,这是我们的将作大监墨道直,那位是他的长子墨谦,担任少监,墨家精通制造,你的那把剑还是他们父子亲自打造呢!”

    “金来见过大监,少监。”

    “我看你们无需客套,我们圣览人都尊称大监为墨老。墨老,你跟我称呼他金来就可。至于小谦,你们兄弟相称就是。”慕小小互相代为介绍说道。

    “如此甚好,多谢墨老赐剑了,用此剑我的实力又提升一大截,如此重宝,我唯有拿它多斩杀些入侵者才算不辱没它。”向金来郑重说道。

    “宝剑赠英雄,正是相得益彰,金来你无需客气,你的英勇事迹我可是耳熟能详了。”

    “墨谦见过向大哥!”

    此时,墨谦也上来给向金来见礼。向金来也连忙还礼。

    “金来你可否再演示下那把剑?我找来很多修士都试过了,毫无反应,我想看看究竟如何!”

    向金来也不推辞,这把剑随身携带,稍加灌注原力就使它大亮,两种原力在向金来手里已然可以随心所欲,呼之即来。随即轻描淡写的向虚空一斩,一道剑形光影冲天而起,瞬间又在高空炸响。

    几人看的两眼发直,隐隐能感觉到那磅礴的原力波动。墨道直、墨谦和向朵朵都不是修士,感觉反而更加强烈,有种莫名的心悸之感。这一举动竟让皇城司众守卫大惊失色,在问清缘由后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精灵族攻来了,向金来心想还真是有点草木皆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