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梨涡浅笑烟雨声 > 第12章:做了一回恶人

第12章:做了一回恶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梦姐住院的这几天,把酒吧的事情交给她打理,酒吧里的人一改之前的冷漠,亲切地叫她“笙姐”。

    叫得她格外地不适应,但还是勉为其难地应了一声,莫名地有了一种主人的高贵感。

    都以为她是好说话的主,个个都松散得不成样子。“你这桌子擦干净了吗?灰尘这么多你看不见吗?”她又摸了一下窗台,沾了一手灰,蹙眉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底下的一众人站成一排,有恃无恐地看着她。

    有人随口说了句“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梦姐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也不拿着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看着她满脸地不屑。

    她气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时到嘴边的话卡到了嗓子眼。

    那人不屑地笑了几声“瞪什么瞪,除了瞪眼,你还会干什么,”每笑一下,都在告诉她陆南笙从头至尾都只是个软弱的人。

    可有些人并不是天生选择了软弱,而是生活教会了她软弱,只要她不肯像生活屈服,生活就会一下一下磨平她锋利的爪牙,把每一根爪牙撬起来,一根一根地掰下去。

    如果她爪牙够利的话,说不定就路边冻死的野狗一样,连尸体僵硬了,都没人管吧?

    以前趁着陆父出去的时候,她的后妈总借着各种借口对她施以毒打。每次疼得满地打滚的时候,她只会瞪大眼睛怒视着后妈,接着就又是一顿毒打。

    偏偏每次陆父回去的时候,还编着慌说和同学打架来圆谎,陆父一听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学会了打架,就对她失望至极。

    面对这些,她也只能瞪着眼睛表示不满。除了这些,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要每次一有质疑的声音出现,她浑身就忍不住地害怕,害怕得直不起腰来。

    就想要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能露出半点害怕的神色,不能让梦姐失望。

    她抬高了脖子,挺直了背,学着那些个公司老板的样子扫向了一双双阴沉的眼睛,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看着那人厉声说道“你被开除了!你最大的悲哀就是你看不起的人如今抢了你的饭碗,却把你踩在了脚底下,你离开了这里,我还在这里呆着”。

    她明显地可以看到那人脸上的震惊和恐惧混合起来的复杂表情,说这话的时候,她死死握住了拳头。

    那人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求饶道“我错了,是我狗眼看人低,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

    “不能!”她毫不留情地驳回了她的话,她一字一句地咬着牙说道“如果人人做了恶,都用道歉来弥补的话,那要法律有什么用!”她闭着自己不去看她,怕又会同情心泛滥。

    原来在有权的人手里,恶只是几句话的事情,原来她也终于成了他人手中的“恶人”,做了一件自己都厌恶的事情,借着别人的势除掉了自己讨厌的人。

    下面的人一个也没有再吱声,她看向了挑事的人还站在那儿没有走,“我说过的话没有听进去吗?如果你不搬,我让人替你搬……”那人气得脸都红了。

    “你这样的贱人还想得到别人的爱,也配,活该被凌少当成死狗一脚踢开,毕竟只是条只会嗷嗷叫的狗而已……”怒骂了几句,离开了这里。

    原来她的事情传得这么快,原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看她的,怪不得!

    自那人离开以后,这群人都提心吊胆地收拾着,生怕和刚才的人一个结局,这时,顾北淮走了进来,殊不知他已经目睹了全程,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

    她可真是有趣的人!习惯了她逆来顺受的样子,却没想到她还会有牙尖嘴利的一面。

    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紧张,松了口气,刚喘了口气,就看到他站在面前,双手插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被吓了一跳,眼前一慌,向后退了几步。

    他被这动作逗笑了,又看着她略显狼狈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下心情。心里暗暗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躲不过就索性不躲了!

    她正要开口说话,他看着她说道“今天这里……我包了!”说着身后助理递过来了一张卡,他上前递给了她,挑眉道“刷卡”

    立马回过神来,她的面色瞬间冷了许多,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冷声道“先生,不好意思,没有刷卡器,刷不了,请到别处去吧”明显的拒绝意味,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和他沾上关系。

    “我可是这里的常客”他立马回道,言下之意是这点把戏骗不了他,他索性就打定了陪她耗着的想法,他倒要看看她能如何?

    混沌有力的男性嗓音透着一股霸道及与生俱来的冷傲,低沉却是如此富有磁性。

    看来眼下躲是躲不掉了,他伸出去的手还没有收回来,他是故意的,她只好不情愿地接过他的卡对着刷卡器划了几下

    看着他说道“先生,收好您的卡,里面请,”,那点不情愿满满地全写在了脸上。他接过了那张卡,扫了她一眼。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冷冷地说道“不情愿也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对这样不情愿的女人可是倒尽了胃口,我没这么好的耐性…”,那句冷冷的话敲在了她的心上。

    作为管理者,她朝着那人的方向走去。以前这种事的时候,有梦姐在的话,她就不用出场了,最多也就是搞搞卫生,难不成她真要像梦姐那样贴在他的身上吗?她绝对做不到。

    倒是有几个脸生的姑娘倒已经凑了过来,贴着他就要坐了下来,热络地问候道“顾少好久没来了,我可是想死您了……”。

    换做以前,这样欲拒还休的笑脸凑过来,他一定是来者不拒的。眼下他有些不耐烦地移开了身子,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那些个女子直接狼狈地跌在了沙发上,像没了骨头一般,浓厚的香水味传来,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

    “你过来陪我!”凌厉的眼神看向了她,她猛地抬头看向了他,她还站在他的对面,像一个生疏青涩的女大学生。

    像他那样的,每天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也想吃吃清粥小菜。其他人见状都嫉妒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只能默默地退开。

    不用看都知道那些人的嘴脸,她几乎都能想到她们背后那些个恶语相向的画面,她还愣着神。

    她的人已经被拽了过来,一把跌进了他的怀里,香草的气息瞬间弥漫在她的鼻腔之间。她紧握着的拳头被一根一根地掰开,他的手覆上了她的脸,“你就那么怕我吗?”。

    她下意识地就要侧过脸躲过他的触碰,却不想他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逼着她和他对视,她越是惊慌,他就越是不想放开她,又凑近了些……

    “可是我很想你……”说着拽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咚咚”地不停跳着,手掌触碰到了滚烫一般颤了一下,挣扎着要收回去,却被他死死扣着不放,“来我公司……”,

    他知道她的性子没有那么容易屈服,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的手段的,曾经可以让你一无所有,现在也可以,收购这里只需要几分钟,可你为她们想过没有,她们会不会像你一样一无所有……”她听着脸都发白了,

    故作镇定地看着他道“你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人,而且本就一无所有,你就怎么敢笃定我不会拉着她们一群人给我陪葬呢?”

    说着也学着他的样子勾起了嘴角的笑意,手指有一下地颤抖着,从手指根到指尖的神经都气得发抖。她抵在他胸前的手一下子被他抓在了手里,炽热包裹上冰冷,冰冷无懈可击。

    他似乎一下子就能看出她的伪装,毫不留情地撕下,“别人或许会,可你不敢,你不敢拿她们的人生开玩笑,你没那个堵的资本……”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勾起了淡淡的笑意,淡然扬高唇角,薄唇勾勒出一完美弧度,他的笑,犹如冬日里的彻骨寒风令人胆战心惊

    他总是有办法抓住她的软肋,知道她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可他就不怕失算了吗?

    毕竟像她这样的人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可他赌对了!她就是不忍心,不忍心让梦姐一无所有!

    他却像欣赏猎物一般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把卡片放在了她的胸口。呼吸低沉地打在她的鼻尖,与她呼吸融为一体,看着她呆滞的目光轻笑了一声。

    室内的空气一下浓缩了起来,暧 昧因子弥漫在缩小的空间里慵懒地游荡着,散发出红酒一般醉人的香气,洋洋洒洒地飘出来。

    “记着,只给一天考虑时间……”,薄唇若有若无地从她脸庞擦过,恰到好处地远离,没有太过擦火的触碰。然后松开了她,最后离开了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