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 第6章 血劫(求推荐票求加入书架)

第6章 血劫(求推荐票求加入书架)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吸收到一缕故事信息】

    【寻找珍宝任务奖励已下发,请尽快查收】

    听着这条消息,苏无深深的吸了口气。

    安全了!

    突如其来的脏东西,已经走了。

    四周那种诡异一般的寂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苏无起身后,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面面相觑的同时,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刚才的诡异状况,是他们一辈子没有遇到过的。当然,如果有人遇到了,那也必死无疑。

    “走,此地不宜久留。”

    凝望着陈老头死亡后留下的那一滩血,苏无脸色变了又变,这个时候谁都能乱,唯独他不可以。

    他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苏家庄二百多口人,正满怀着希望等待他们归来,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

    也顾不得晚上行走危险,强忍着心中的震惊,苏无招呼着众人尽快撤离这里。

    几人驱赶着牛车,借着月光向着苏家庄行去。

    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显得格外凄凉。

    一路上,所有人都不言不语,显得非常沉寂。

    苏无根在牛车旁,一边走,一边看向三头牛的眼睛。

    这三头牛,此刻已经不流泪了,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慌。但苏无那时候分明看到它们在流泪,而那突如其来的诡异,只杀害了陈老头,而没有残害这三头牛,大概率也是因为这些眼泪。

    “都说牛的眼泪可以让人看到鬼。”

    “难道传说是真的?不仅可以看到鬼,还能驱散诡异?”

    苏无若有所思的想着。由不得他不往这方面想,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可是西游世界,虽说有点诡异,但神神鬼鬼的事件,一定少不了。

    这一路上,众人走的心惊胆战。

    时不时的,被一些夜晚出行的动物吓了一跳。好在,并没有遇到过致命危机,只是偶尔驱散一些前来捣乱的动物罢了。

    第二天,天色蒙蒙亮。

    经过一夜行走的众人,早已疲惫不堪。不过此时终于算是到了苏家庄的地界。远远的就能看见有炊烟升起。

    一般来说,距离村寨近了,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就会大幅度减少。不过众人还是没有彻底放松,直到接近苏家庄简陋的寨门,才松了口气。

    “哥哥,你回来啦!”

    苏小幼眼睛最亮,远远的就看到了驱赶牛车的苏无,寨门刚刚打开,便飞奔着跑向了他。

    “慢点,慢点,小幼!”

    一旁的苏月惊呼着,生怕小家伙摔倒。

    啪嗒!

    小家伙直接扑倒了苏无的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咯咯咯的直乐。

    作为同父异母的妹妹,小家伙从小就特别黏着苏无,而亲母去世后,苏家老庄主又不甚待见闺女,结果就导致苏无这个哥哥是当爹又当妈,几乎是他一把手把小东西拉扯大。

    虽然前身已经死了,但苏无仍旧继承了这一份感情。

    对于这个小家伙,自然疼爱至极。

    “庄主,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

    “是啊,怎么这个点赶回来了?”

    “莫不是连夜而回的?”

    庄主里,几位族老赶紧迎上前来,他们首先便看到了三家牛车上满满的粮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但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发现归来的队伍中,少了一人。

    去高老庄的时候,包括苏无在内,一行八人,然而现在却只有七人而回。

    “进去再说吧。”

    “赶了一夜路,太累了。”

    苏无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好对外宣扬,以免造成人心惶惶的现象。

    下午

    苏家庄祠堂边的大宅子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

    苏无坐在最正中央,苏小幼依偎在他的怀里,而苏月则俏生生的站在一旁。

    此刻,她已经穿上了一件苏无特地买回来的女士成衣,上面染了一些普通的颜色和粗浅的秀禾。苏无觉得很一般,但耐不住从小到大苏月都很少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哪怕是站在苏无身边,也一直心不在焉的玩弄着自己的衣袖。

    “这就是我们遇到的情况。”

    “我怀疑,这次遇到的,仍旧是进入森林深处夺取珍宝的时候,惹上的那个脏东西。”

    苏无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他们一行的经过,包括与高老庄的交易,以及之后遇到的那场诡异事件。

    “看来高老庄那个老东西确实不怀好心。也得亏少庄主机灵。不过,下次再想交易,就难喽。”

    一位族老叹了口气。

    “先不提他,我倒是对少庄主口中的这个脏东西,似乎有些印象,等我去祠堂找找啊。”

    一位负责管理庄子大事件记录的族老匆匆站了起来,走入了隔壁的祠堂中,随后端着一本厚厚的纸质书,再次走了进来。

    “血,莫名的注视,初来之时,天地寂静有了,庄主,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苏无接过了书籍,看了几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上面的文字和历法,都是以古代的故事形式记录的,如果换成现代文字翻译和现代历法,便是如下情形。

    ——贞观之治前23年,乌斯国国都大悲寺,发生了诡异事件,适时天地寂静,寺庙中血河成流。

    ——事情发生起因未知,史称血寂之灾。

    ——有人传言,在血寂之灾发生之时,曾有被莫名注视之感。有人曾依靠屏住呼吸,逃过一劫。又有传言,血寂之灾有意避过黄牛之所在,也不知其真假。

    ——血寂之灾,血劫的故事,由此传开。

    “血寂之灾,血劫!”

    “这是什么故事?”

    苏无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知道,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可能是吃人的妖怪,可能是江湖仇杀。如果没有少庄主遭遇的事件,我都想不起来这件事。现在想想,说不准就是同一种故事之种所为。但它具体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这位族老又把书籍接了过去,叹了口气说道。

    故事之种千奇百怪,谁也不知道,那具体会是个什么东西。

    血劫,甚至其他故事之种,与苏无上辈子认知的那些神话传说的妖怪大大不同,上辈子那些神话传说中的妖怪虽然厉害,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但说到底也有一定的智慧。

    比如孙悟空,说到底也是智慧种族。

    而他们碰到的东西,却只能用诡秘来形容。

    也幸亏有故事集的提醒,要不然不知憋气之法,现在说不定就去见了阎王了。

    对于这个西游世界的诡异程度,尤其是涉及到故事种,苏无再次叹为观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