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飞城上的倾情乐章 > 19 终极大奖

19 终极大奖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算了算了,寻宝就寻宝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林逸朝陈子恒苦笑道”老大,我有一件事情要向你确认,你是要我帮你找到终极大奖来作为礼物送给你吗?”

    陈子恒点点头。

    “找不到怎么办?”

    “那你就需要为我做一件事情。”

    ……果然。林逸不由得满脸黑线。

    “陈子恒,你能不能这么霸道啊!”

    “五亿。”陈子恒又把合同的约定搬了出来。

    早知道签下那个合同会有这么麻烦她就不签了!然而合同已经签了,她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林逸在心里小小地赌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然而此刻也只能先认怂。

    ”好好好,我努力帮你找就是了!”林逸也不是完全不愿意,毕竟在飞城乐园玩了这么多年,终极大奖对她来说也一直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她也只是听说过有这个奖项,然而自己的卡等级不够,无法触发。所以——她也挺想知道这个终极大奖会是什么。

    陈子恒终于满意地展颜,对工作人员说道“我们要第二个奖项,找到终极奖项的线索。”

    “这只是一个线索哦,您确定要这个吗?”

    “我确定。”

    工作人员微笑着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陈子恒“祝您好运。”

    陈子恒拿着信封递给林逸,林逸内心万般不愿地接下了那个信封。

    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她依然很期待那个信封里装着什么。

    林逸和陈子恒在公园找了个椅子座下来,开始拆开信封。

    林逸瞪大着眼睛,翻过信封的背面,一点点地把信封后背的胶水撕开。信封内只有一张卡片,上面只写有两行字——

    弗朗明哥弹不出的回忆

    eo

    ies that fe

    ca

    't py

    西班牙热情淹没人海里

    the spa

    ish passio

    is d

    o

    i

    g i

    the sea

    字体是用和英文圆体结合了的汉语印刷,保证了中文汉字基因的前提下又有几分英文的国际范。

    林逸的表情有些难以言说,像见了鬼一样“就这个?”

    陈子恒把信封接过来,把信封里翻了个遍,最终确定地点点头。

    弗朗明哥……西班牙……

    “我能想到的,弗朗明哥是西班牙一种典型的具有异域风情的传统的艺术风格,多用于舞蹈和音乐中,弗朗明哥,本意是弗拉门戈舞蹈,是西班牙的一种传统舞蹈,由不合群的堕落贵族创造,流行于民间,无论是码头,街角,酒吧,剧院,都可以看到。经常伴随有吉普塞 吉他的和奏,或是波西米亚的巫术的。从表现形式上,他展现了表演者一般表情凶悍,而舞步和动作,则极力模拟出一种目中无人,倨傲凛然的封建旧贵族或常用的狂妄举止,挑衅,恐吓,示威,逃避,反抗,挣扎是整个旋律的主题,意在表达舞者充满热情的灵魂以及民族精神。传统的佛拉明哥演出,通常是在小酒馆里,歌手唱着传统的曲子,吉他手伴着歌手的演唱弹奏,有时即兴来上一段美妙的旋律与歌曲呼应。 而舞者可以以拍手和着节奏,或进而起身舞上一段,以脚踩地做出繁复而扣人心弦的韵律。由于歌曲和吉他乐声时而哀凄、时而欢愉,舞者情绪融入其中,上身肢体变有极富戏剧性的表情与手部动作。演奏家所弹奏的声调各有所异,然而若真是他们内心深处的感情流露,则能强烈的表现自我;而在技巧的表现上,更精深,更具音乐性。”林逸科普式地说了一大通。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尝试从西班牙的风格的建筑或者有西班牙风格的酒吧开始找起?”

    “有道理,我们可以先看看飞城乐园里有哪些西班牙风格的建筑或者是西班牙风格的酒吧,从最近的地方开始找起。”

    boca酒吧。

    当飞城的天空渐渐暗下来,游玩了一天的人们走进 boca,便仿佛来到另一个绮丽的世界。每个人都沉醉在弗朗明哥热情而又迷幻的音符中,仿佛拥有无限能量。每一个走进人群中舞蹈的人,在复古又勾人的弗朗明哥音乐浪潮中,摇摆身躯,肆意绽放。

    吧台的食材和酒料都来自于西班牙,最快速的空运和冷冻技术在保证所有食材新鲜的同时给与顾客最原汁原味的西班牙享受,加上厨师对于食材和菜品的二次创作, boca酒吧绝对是在飞城生活的人们体验西班牙文化的不二之选。

    “给我一杯迈泰。”陈子恒对 boca的调酒师说。

    “陈子恒,你干嘛啦,我们是来找线索的。”

    陈子恒挑挑眉,似乎并没有把林逸的话给听进去,反而看着调酒师娴熟干练的调酒动作说“那是你的事情。”

    “陈子恒!你太过分了!”林逸鼓起腮帮子,似乎很不开心。

    “今天我生日。”陈子恒不咸不淡地说道,陈子恒发现,小小地欺负林逸一下,会给他带来开心。

    “好,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罢了罢了,林逸想,反正今天他生日,姑且让着他,反正以后让他还回来的机会多得是。

    陈子恒向来不是一个只注重目标不注重过程的人,恰恰相反,他是一个注重过程更胜于注重目标的人,因为过程对他来说有无限吸引力,所以他会享受其中的过程,享受生活的过程,也包括,享受寻宝的路上,碰到的每一个能带给他过程的快乐。也因此,他会在 boca酒吧点鸡尾酒喝的原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迈泰。”调酒师把迈泰放在吧台上。

    陈子恒点点头,举杯就唇,小抿了一口,清新而甜的感觉萦绕齿间,又混合着一点点醉人的酒精,那是他和林逸在一起的味道。

    “小哥。”林逸加了一声在吧台前工作的调酒师。

    “您叫我?”调酒师看了林逸一眼,是个清新脱俗的女孩,“需要什么酒吗?”

    “额……那个,我想问问你啊……”该怎么问呢?直接问他要终极大奖的线索?毕竟线索指向的是弗朗明哥和西班牙,这个酒吧里应该会有吧?

    调酒师耐心地等待着她。

    林逸不好意思直接开口,于是和调酒师开始闲聊拉家常,陈子恒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七八杯鸡尾酒,有些微醺了。

    “是这样的,我们在找终极大奖。然后我们现在获得的线索是这个,”林逸拿出了那张写有线索的卡片——弗朗明哥弹不出的回忆,西班牙热情淹没人海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