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飞城上的倾情乐章 > 17 极品飞车(2)

17 极品飞车(2)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靠,陈子恒,你耍诈!”

    “兵不厌诈。”

    黑色鬼魅般的黑峰赛车在前领跑,红色的法拉利在后拼命追赶。领跑的那一抹黑色还有前进的空间,红色法拉利已经快到极限了。

    “陈子恒,我可跟你说,我可是极品飞车骨灰级玩家,从小开始玩这个游戏还没有输给任何人,现在只是暂时落后而已。”林逸非常淡定。

    “这样啊,看来你的第一次要让给我了。”陈子恒道。

    据飞城赛车传闻记载,公元2020年曾杀出两位分别名为“广深”和“广泽”的赛车手,据说两人是兄弟关系,哥哥是广深,弟弟是广泽。两人凭借“只攻不防,只进不退”的奇特跑法和不分上下争锋相对的车技,闻名飞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包揽了飞城赛车界的无数荣耀,成为名副其实的当代车王。唯一不同的是弟弟广泽的跑法,曾被中国地下赛车第一人评价说“赛道上的鬼影,杀人无形。”但是兄弟两人并没有在飞城界车坛上待了过久,两年后淡出飞城赛车界,原因不详。

    黑银色的黑峰赛车在夜幕降临的赛道上极速奔驰,隐约只能看到那一抹黑和银色,嗜血鬼魅到,的确像是黑道赛车第一人所说的“赛道上的鬼影。”

    更深露重,寂静的夜空早已不再宁静。

    而陈子恒就是传闻中的广泽。

    万物际空之际,黑峰赛车有如一道迅雷之势的暗夜闪电,在赛道上霹雳入夜;而红色的法拉利,依然闪耀着那一抹火红,如同黑夜中窜燃而起的暗火,燃烧着的是生生不息的火的意志。

    那一抹鲜艳的红在赛车场上掠过,仿佛流动着红色的火光,火光中,又仿佛掩藏着嗜血修罗狰狞地笑。

    林逸控制着红色法拉利赛车,一声尖锐的声响,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火红的法拉利赛车整个挡在了左右两道的中间。

    陈子恒瞳孔瞪大,右手本能地按下刹车按钮,紧接着又是一阵尖锐的轮胎摩擦地板的声音。黑峰赛车后方尾翼和座位边缘安装的辅助尾翼均具有极高的灵敏度,刹车的同时转动方向盘,拉手刹,竟然漂过了法拉利赛车与墙面的间隙,陈子恒凭借超一流的赛车技术成功冲破了林逸出的一道难题。

    林逸没有认输,而是深深地笑了笑,打回方向盘的同时按下油门按钮扬长而去。

    那一抹黑色的鬼影黑峰扬长而去,红色的法拉利紧追不舍。一红一黑两抹车影快到地平线上时,红色的法拉利迎着清冷的月光,银光透过法拉利的挡风玻璃,妖艳万分。

    林逸向下扫了一眼,法拉利已经开到了300迈,微打方向盘一超车,黑峰赛车竟然没有任何反映。

    红色的法拉利已经渐渐超越了黑色的黑峰,林逸瞟了一眼夜鹰,他只是和平常一样,温柔地笑着。

    林逸见状,收敛了戏耍的容颜,把思想放空,双眼逐渐失去焦距,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不近人情的,不落世俗的,不讲道义的,嗜血的,修罗。

    林逸不知道为何,感觉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四处乱窜,不断地爆破进化。仪表盘上的码数不断增大,车速愈来愈快。

    一红一黑,一前一后。

    很显然跑道是专为直道加速型赛车专门设计的,跑了大半程,林逸发现直道占了总道的大半。

    前方又是长到一眼望不到头的直道。

    黑峰赛车已经超出了法拉利f12be

    li

    e大半个车身,林逸眸子一冷,方向盘直接朝黑峰赛车的车道打去,加速后立即踩刹车,用法拉利赛车的后半身神龙摆尾般甩撞到黑峰赛车的后半身。重重地“砰”一声后,法拉利ff12be

    li

    e加速扬长而去。

    黑峰赛车剧烈震动,赛车后半侧又凹下一截。

    法拉利f12be

    li

    e是标准的抓地性能极强的赛车,黑峰的抓地力却远远不及法拉利。这一撞,黑峰塞得的后轮打滑,向右印出深深的车辙印,后半个车身向右侧滑,发出尖锐的响声。

    黑峰赛车失控。

    一般情况下,普通的车手会松开油门,轻点刹车,进阶车手会松开制动踏板,反向轻回方向,使驱动轮恢复牵引力。

    可是赛车失控对于陈子恒来说实在是司空见惯。几乎是本能的,不踩刹车,不松开制动踏板,反而油门到底,向侧滑方向的相反方向猛打方向盘。

    黑峰赛车在夜鹰的控制下左右摇晃着,不断加速前进,一段距离后,摇晃逐渐消失。

    林逸不可遏制地露出惊讶的表情。

    林逸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敢在赛车失控的情况下直接加速,万一赛车超负荷运转直接爆炸……后果是她想不到的,若是林逸遭到对手这一撞,她也未必敢直接加速。

    一抹鬼魅般的银色赛车逐渐从地平线上向前奔腾,稳稳当当,越来越近,黑峰赛车被不断放大。

    不远处有一处且是赛道最后一个弯道——u型弯道,弯道过后便是直道冲线。也就是说,现在能很清晰地看到的那个u型弯道,是林逸最后的机会了。

    黑云滚滚而来,月光凄凉惨淡地照射在赛道上,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野兽的悲鸣。

    眼看着离u型弯道越来越近。

    此时黑峰赛车已和法拉利f12be

    li

    e齐头并进。

    黑峰赛车正好卡点在弯道的内侧,更占据些优势。

    拉手刹、打方向盘、踩刹车……

    林逸打死方向盘,前一秒还在思考撞或不撞?全程赛车只为此一搏,答案是肯定的。

    陈子恒打死方向盘,深不见底的瞳孔并无焦距她撞或不撞?答案是肯定的。

    林逸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子恒对她早已有防备。她以为,陈子恒以为她已经完全放弃;她以为,陈子恒以为这一瞬会平安无事;她以为,陈子恒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可她偏偏没有料到。

    这不是她愚蠢,不是她技不如人。这是思想上的赌博,就像剪子石头布——你完全不知道对方会出什么,你完全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并且坚信自己的直觉赌一把。。

    眼看着就要飘过u型弯道的那一刹那,林逸打死方向盘狠狠朝黑峰赛车方向撞去——与之前的小碰小撞不同,这一次,她没有给对手留余地,也间接没有给自己留余地。

    陈子恒虽然早已料到她会撞来,却不知她会如此玩命。不,这不是用玩命就能形容的,红色的法拉利赛车如同发狂的野兽般怒斥着横向移来,黑峰看到法拉利赛车不断靠近自己的左旁,不断放大。顿时间,他感觉天空大地会在这一刻变得浑然黑暗。

    陈子恒却把油门加到最大,朝前狂奔起来,躲过了法拉利的撞击。

    林逸眼睁睁地看着黑峰赛车发狂般地向前奔去,而法拉利却因为方向盘打死加上速度过快严重失控。

    很快,红色的法拉利撞到了不可挽回地撞到了墙上并且再也无法动弹,而另一边,是黑峰赛车冲线后的胜利声。

    电视屏幕上显示出满屏的gae ove

    。

    “我、赢、了!”陈子恒开心地咧开嘴,朝林逸比了个v的手形。

    林逸长这么大玩极品飞车就没有输过,今天头一次输给陈子恒,有些不开心。

    林逸没有理他。

    陈子恒看到林逸似乎有些生气,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别生气了,我运气好嘛,要不我们再来一局?”陈子恒问道。

    “正合我意,反正我也不服气。”林逸道。

    于是两人拿起游戏手柄,又开始了新一局的游戏。

    ……

    两人玩极品飞车玩了一天,除了开头的第一局,其他均是林逸获胜——当然,陈子恒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

    快到黄昏的时候,林逸终于心满意足地收手了。

    “今天玩了一天游戏,好累啊~”林逸说道,伸了伸懒腰。

    陈子恒看着林逸扔掉游戏手柄后满足地伸懒腰的样子,自己也跟着满足起来,虽然后面那几局游戏他并没有体会到速度与激情的快感。

    陈子恒又做了一桌子菜,林逸吃得很满足。夜幕降临,陈子恒觉得自己是时候回去了,于是跟林逸约定好明天不见不散之后便离开了林逸家的住宅。陈子恒走后,林逸心里有些不舍,但也期待着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