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飞城上的倾情乐章 > 05 分手(2)

05 分手(2)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爸爸,这两张银行卡总共有1500万,加上我原来的股权卖掉的1000万,这样就有2500万了。”豪华的客厅,林逸对林仲天说。

    林仲天满脸笑意地看着林逸“不愧是我的好女儿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筹集到1500万,比爸爸还厉害,将来大有出息啊!不过,这1500万我不能要,毕竟这是爸爸犯下的错误,责任应该由爸爸来承担。”

    “哎呀,爸,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呢,难道你要我看着你走投无路,看着公司破产?那我不就成了家道中落的人了吗?你就先收着吧,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然后我再还给我朋友。”

    林仲天闭着眼睛沉思了许久,最后接过林逸递出的两张银行卡。“林逸啊,这次就算爸爸欠你的,你放心,等公司一分红,爸爸立刻把钱还给你。这次你费心了,剩下的1000万,爸爸来想办法。”

    “好的爸爸,不过,你快点把钱还回去哦,不然债主让一些黑社会的人找上门来,会很麻烦的。”

    “你放心,爸爸心里有数。”

    “好的爸爸。”林逸顿时放下心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斯莱特林微信群。

    林逸“事情解决了!小林逸来给大家磕头了!”

    众人“恭喜!”

    林逸的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拨通了凌如风的电话。

    “如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事情解决了!”

    “嗯。”而凌如风只是淡淡地回应,这在林逸的耳里听起来有一些——敷衍。

    冷淡。这是林逸脑袋里忽然冒出来的字眼。

    交往这么多年,似乎凌如风从未对自己这样冷淡过。林逸有些不确定,同时有些害怕,不知怎么的,她脱口而出“凌如风,你听着,我爱你。”

    “嗯。”凌如风并没有改变他冷淡的态度。

    “你给我的借条,我已经撕掉了,这800万,算我送你的。“凌如风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和我在一起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送我,你是以什么样的理由送我,送我彩礼,让我卖身?你什么意思?”林逸情绪有些激动,不知不觉说了一达通。

    沉默——长长的沉默。

    电话那头并没有任何回应。

    “如风,你”怎么了还没说出口,便被凌如风打断。

    “林逸,你听我说,你答应我,不要做傻事。”

    “哎呀,不就是你说把借条撕了嘛,你放心,就算没有借条,我也会把钱还给你的,安啦。”

    “林逸,我……”

    “怎么了嘛!”

    凌如风却在这时挂了电话,让他跟林逸说分手,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喂?喂?如风?喂?”林逸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怎么奇奇怪怪的。”

    或许是一种心电感应,或许是一种直觉,不安的感觉在林逸的心里逐渐强烈。

    接下来的三天里,凌如风都没有和林逸联系,林逸打来的电话他也没有接。

    第三天,凌如风的手机屏幕上再一次出现了林逸的号码。

    凌如风看着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脸上又浮现出悲伤的表情,然而他并没有接听电话,而是按下了拒听键。

    ——就让沉默代替所有回答。

    cbd商场,小紫陪着心灰意冷的林逸逛着服装店,迎面走来的却是凌如风和另一个挽着他的手的女人。

    “凌如风,你是什么意思,亏我们林逸对你这么好,难道你要劈腿?”小紫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

    “抱歉。”

    “你不用跟我抱歉,你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林逸,交往这么多年,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多爱她,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啊!”

    “抱歉。”

    “你应该好好认错,祈求我们美丽善良大方的林逸小姐原谅你,并且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抱歉,但是我想,应该没必要保证了。”

    小紫听着凌如风说的话,怀疑自己听错了,说道”你说什么?你做错了事不给林逸一个交代?”

    “我和林逸,大概,要分手了。”

    “如风!你是开玩笑的吧!哈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哦,但是别太过了,也许我会伤心的。”

    “林逸……”凌如风一脸悲伤和无奈。

    “如风,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一定可以改的!”林逸用恳求的语气询问凌如风。

    “林逸,你没错,是我对不起你,但是……”

    “究竟是为什么!”

    “这个秘密,也许几年以后你会明白,也许会被永远埋藏。”凌如风一字一句地说着事实,世间本就有太多无奈,既然生活在这世上,就要学会去接受。

    林逸含着泪跑开了服装店,跑开了商场。

    凌如风仰起头,把眼泪逼回眼眶。

    小紫瞪了凌如风一眼,快速冲出去追林逸,然而她的速度并没有林逸快,很快,林逸就不见了踪影。

    夜幕逐渐降临时,温度也逐渐降低,海边的海风逐渐又温柔和煦变成了凛冽彻骨。

    林逸一个人坐在栈桥桥头,面向着被黑夜笼罩的大海,此时的大海格外难以言说,静谧之中又多了几分神秘。或许是因为温度过低的关系,栈桥不像往常一样——情侣的约会圣地,游客的观光胜地,而是空无一人——除了林逸。

    林逸哭花了脸,海风早已把她的泪水风干,只是在脸上留下了几道哭痕。

    她想起了和凌如风这几年来相处的一幕幕,想起了几天前她刚回国时凌如风温暖的拥抱,想起了凌如风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和心思为她做的一平米的梦梦屋,想起了凌如风的承诺,想起了凌如风一字一句地对她说着想要给她一个家……

    ——这些都是假的吗?

    连她曾经看到的,她确信的,凌如风眼神里的真挚,也是假的,是凌如风装出来的吗?

    “凌如风!我恨你!”林逸朝着被夜幕笼罩的大海大喊。

    林逸的身旁没有人,陪着她的只有栈桥、海风和大海。

    “凌如风!我恨你!”——此时的陈子恒驱车来到海边散心,却听到了这样的吼叫。陈子恒寻声望去,只见栈桥上坐着一个孤单纤弱的身影,背对着他,柔顺的头发披到背部,一股凛冽的海风吹来,让他感受到几分凄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