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飞城上的倾情乐章 > 01 mumu酒吧的初见

01 mumu酒吧的初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清晨,海边的迷雾还未散去,飘散在飞城的海滨公路上方的空气中,从街头到街尾的红色的玫瑰与绿叶若隐若现,应和着迷雾,颇有几分仙气。

    常年被仙气笼罩着的城市,如同悬浮在天空之上,人们给了它一个浪漫的名字——飞城。

    飞城,这座坐落在华夏东方富饶的海滨城市,那些光彩的和不光彩的,炫目的和阴险的,靓丽的和肮脏的,努力或斗争,每天都在循规蹈矩地上演着,没有任何意外和惊喜。

    一个浪漫的天台,可以清晰地俯瞰蓝蓝的海水和温柔的海湾,可以眺望湛蓝的天空,一位穿着手工定制西装的男士和一位妆容精致的女士坐在天台上的玻璃桌旁,正谈论着什么。

    “沈韩,你到底怎样才肯收手?”陈子恒快速结束了之前的寒暄,直奔主题。

    不久前,陈子恒的pia

    o eu与沈韩的聚华天星争夺中国最大手游公司旗下一款休闲手游的音乐使用权,最终以沈韩的聚华天星获胜。最近一段时间,无论陈子恒为pia

    o eu争取什么样的合作,沈韩都会从中干涉或者尝试打破合作。

    名为沈韩的精致女子闻言,微笑着站起身,走到陈子恒的身旁,右手搭着陈子恒的肩膀,俯身对着陈子恒的耳边说“我要什么,难道你不明白么?”

    陈子恒闻言神色一凛,没有说话,用前三个手指捏起桌上的红酒杯,抿了一口红酒。

    沈韩见陈子恒没搭理她,正准备弄下一个动作,却被陈子恒阻止。“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深沉的语调中带有威威愠怒的语气。

    沈韩站起身,拿起玻璃桌上的红酒,深情地望着那瓶红酒道“罗伯斯路特,法国颇负盛名酒庄旗下的红酒,据说庄主爱上了路易十四的公主,却遭到路易十四的反对,庄主罗伯斯思念成疾,决心为他们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做点什么。于是,从采摘葡萄,到酿制红酒,这一系列的过程,都由罗伯斯亲自完成,并且,罗伯斯把这一批红酒命名为他和那位公主的名字,罗伯斯路特。”

    “不久后,罗伯斯路特的名字享誉法国大街小巷,人们纷纷为这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鸣不平,路易十四一方面深受感动,一方面迫于舆论同意了罗伯斯和路特的婚事。”

    陈子恒偏了偏头,把目光移向远方“沈韩,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哎呀,人家已经知道错了嘛!”沈韩开始撒娇,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陈子恒。

    我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子恒,你之前这么爱我,你能不能不要再装了,来吧,我们和好吧。

    陈子恒点点头,示意理解沈韩的道歉,毕竟让那位骄傲的沈小姐道歉也不容易。

    沈韩看到陈子恒点头后眼睛一亮“那我们……”嘴角不觉真心微笑起来。

    “沈韩,你要知道。”陈子恒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玻璃栈道旁,眺望远处的风景“人心都是脆弱的,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回来了。”

    沈韩闻言,笑容僵在脸上。望着两米外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忽然觉得他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他一向对人如此冷淡,陌生是因为,自从他们谈恋爱以后,他从未对她如此冷淡过。

    陈子恒转身背对她道“以后别再和我对着干了,否则别怪我不念过往情分。”随后拿起挂在凳子上的西装,披在身上扬长而去。

    沈韩仿佛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她看着陈子恒无情远去的身影,仇恨的眼神逐渐替代了悲情的脸庞。

    “恭喜回国!”几个女孩在uu酒吧异口同声地碰杯,此刻,几个闺蜜正在庆祝她们其中一个名为林逸的闺蜜在x国皇家音乐学院学成归来。

    “哎哎哎,我们的林逸现在可是大艺术家了哎,你们知道吗,当代中国在x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的不超过10个人哎!”

    “哇哦,林逸,我们可真羡慕你,到时候你红遍全球的时候,千万不能忘了我们啊!”

    林逸笑笑“哪有那么简单,全球顶尖的音乐学院那么多,里面的学生那么多,哪里轮得到我啊!”

    “得了,你就别谦虚了。”

    ……

    从天台餐厅离开后,陈子恒驱车来到了uu酒吧。

    这里是喧闹的酒吧里安静的一角,陈子恒张开双臂撑在沙发上,思绪把他拉回到半年前。

    那是一个凛冽的冬天,也是第一次见到沈韩父亲的第一面。沈韩的父亲,沈建国,聚华天星的董事长,聚华财团少数几个大股东之一。如果要用一种动物来形他,雄狮再合适不过了。

    “别以为你是哈索大学ba毕业的,你就能和我们家沈韩结婚。放眼整个华东地区,有谁不知道我们沈家,我们可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是你们这种小门小户能够得着的。”

    ——一句话,打碎了陈子恒曾以为的美满。

    肃杀的严冬,肃杀的心情。

    陈子恒本想起身离开,但看到沈韩不断地给自己使眼色,压抑着羞耻的心情,用恳求的眼神望着沈建国道”沈伯父,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自己。“

    ”证明?你知不知道,没有资本的能力等于零,我凭什么让你玩弄我们几代人累积下来的资本?用我们几代人的血汗去赌你会不会赢?”

    陈子恒再也忍不住,愤怒地起身”伯父,虽然我出身在小门小户,但我至少知道,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尊重,如果您一直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看不起比自己差的人,我想沈家,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沈建国恼羞成怒。

    与此同时,“啪”的一声,沈韩扬起手重重打了陈子恒一个耳光,五根手指的红印立马显现在陈子恒的右脸上。

    “沈韩,不如我们散了吧。”

    回想起半年前的情景,此时坐在uu酒吧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的陈子恒忽然觉得右脸又开始疼起来。

    “先生您好,这是您要的威士忌。”服务生把装有一大块冰和威士忌酒的酒杯放在陈子恒身前的桌子上。

    陈子恒点点头,拿起桌上的威士忌酒杯,举杯就唇。几口烈酒下肚,心里的苦涩似乎随着舌尖的苦和辣强烈的传感少了几分。

    买醉是不可能买醉的,毕竟还有公事要处理,匆匆喝了几口后,陈子恒站起身来,走到柜台前结账。

    “林逸,你觉得那位公子怎么样?”林逸的其中一个闺蜜看到站在柜台前的陈子恒,眼前一亮,戳了戳林逸。

    “干嘛啦,我有男朋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林逸说道。

    “哼,男朋友男朋友,就你厉害。你有,我没有啊!”

    林逸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起身向陈子恒走去。

    “先生抱歉,没有结账之前您是不能离开的。”林逸走到不近不远处,似乎听到服务生和陈子恒在争论着什么。

    “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结账,是你们这个刷脸支付机器刷不出来啊。”陈子恒皱眉。

    “带给您的不便请您谅解,请问您有没有带现金或者银行卡?”

    “没有。”

    这年代,的确很少有人会带现金和银行卡。

    “怎么了?”一个女声打破了两人的争论。

    陈子恒回头一看,看到了一双好看的眉眼和一头没有刘海的黑色长发。

    “林逸小姐你好,”服务生鞠了一个小躬,随后解释道“这位先生的手机没电了,又没带现金和银行卡,柜台的刷脸机器刚好坏了,所以……”

    “我知道了,你先让他走吧,东西算我账上。”

    林逸本来以为一句话可以解决一切,没想到服务生竟用很抱歉的语气说“实在对不起,林逸小姐,您的股权已经被转让了。”

    林逸闻言,瞳孔不由得瞪大起来“转让?什么时候的事?”

    “两个星期前。”

    林逸点点头道“你们等一下。“随后她打了一通电话“喂,小紫,是我,过来一下。”

    名为小紫的女孩走来,替陈子恒结了帐。

    “谢谢。对了,这是我名片,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陈子恒伸手递出一张设计简约的名片,随后便离开了。

    林逸和小紫凑近看了看名片,只见名片上赫然写着陈子恒 pia

    o eu ceo。

    “对了,林逸,你的账单怎么回事,为什么刷不出来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你爸爸生气了,你爸爸要收回你的股权?”

    “我能做什么事?我再怎么玩,也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生气,连我的股权都要卖掉。”

    “要不,你先回家一趟,问问你父母?”

    “也只好这样了。”

    ……

    “哎哎哎,小紫,林逸怎么走了?”

    “她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账单刷不出来,股权被转让了。”

    “啊?这么惨?”

    “来来来,我们继续。”

    几个女孩又开始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