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谢谢你依旧爱着我 > 十三章 是嫂嫂吗?

十三章 是嫂嫂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离诺今天起了个大早,然后抱着装满百元大钞的盒子出了门,走楼梯来到1808门前,看了看表,离他出门还有五分钟,现在放这儿最合适。离诺小心翼翼的放下盒子,然后悄悄的躲到楼梯间,侧身藏起来,不过视线一直盯着那个盒子,生怕一不留神,丢了盒子是小,丢了钱才是大,那可是自己攒了很久的私房钱。想到这儿,离诺又在心里把张力大骂了一顿,就不应该让他去买东西,什么贵他买什么,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那笔钱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就是毛毛雨,可是对于她这个跟家里立誓再也不用他们一分钱的工薪族,不对,在校生来说,那可是几年的花销。

    几分钟后,冯拓出门看到地上的箱子,想起昨晚张力的电话,微微一笑。看了看四周,终于在楼梯口发现了那一抹倩影。略一想,计上心来,拿出手机按下那个万能号码10086,佯装给物业打电话。

    “你好,我是2栋一单元1808的业主,有个情况要跟你们反映一下,最近老是有人把垃圾扔在走廊里,你们应该好好管一”话还没说完,离诺一个猛子从楼梯口跑了过来,蹭的蹦起夺过冯拓的手机按掉。

    冯拓看着离诺的样子不觉笑起来,“这么巧,不过你抢我手机是要干什么?”

    离诺皱了皱脸,将手机递了过去,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这么一大早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的手机问好这么简单吧?”冯拓挑着眉看了看她,然后又看了看地上的盒子。

    离诺连忙将盒子抱起来,“这是你帮我采买东西的钱,不是什么垃圾。”

    “奥原来里面装的是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当面亲自交给我,躲起来做什么”,冯拓弯腰凑近她,“难道担心跟我见的多了,会再次爱上我不成?”

    离诺后退两步,“想得美!我只是不想跟你牵扯太多,钱你拿着就行。”说完把盒子递了过去。

    “哦?那既然这样,我就要问了,里面总共多少钱?”冯拓不急着接过盒子,反而拿出钥匙重新开门,“进来吧,我总要点清楚不是吗?”

    离诺听了他的话愣住,“你是说要亲自数吗?”

    冯拓朝她摊了摊手,不置可否。离诺心里想了想看来又输了,只能耷拉下脑袋跟着进去。

    离诺进来后将盒子放在桌上,开始环顾四周。跟那时一样,房间收拾的很干净,东西码放的整齐利落,整个布局色调简约大气。离诺认真的看着房里的每一件摆设,直到咖啡的香味飘来,看到背靠沙发,品着咖啡,一动不动看着她的冯拓,她才发现自己好像又失误了。

    冯拓不得不承认刚刚的那一幕是他想了很多年的,“要喝咖啡吗?”说着端起另一杯咖啡,示意她过来。离诺走过去接起,“谢谢。”

    冯拓看着她,她呆呆的望着窗外,两人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

    一杯过后,冯拓才伸手打开桌上的盒子,“看来准备了不少。你是怎么取了带回来的?”

    离诺听了有些无奈,“张力跟我说,总共花了五万不到。可这也只能去窗口取,废了好大的劲儿。你不会真要一张一张数吧?”

    冯拓皱了皱眉,“嗯看来今天上午就干这个了。”

    “那我就先回学校了,有事你再”

    “那怎么可能,要当面点清才好。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书房看书,或者是看电视都可以,就是别想溜。”

    “不是,你们公司一把手不去行吗?你也放心。”离诺看着笃定的冯拓只得另辟蹊径。

    冯拓笑了笑,“没事,张力在呢。还有,我可是很相信自己的员工。”

    离诺叹了口气,只好作罢,“好好好,你乐意数就数,我也懒得管你,我去看书,好吧?!”说完起身,走进一旁的书房。

    冯拓找了个能看到她的位置坐下,拿起一打钱,假装数起来。离诺走进书房,先在书架前站定,转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了想看的书,拿了《夜行记》坐到书桌前,又环顾了下书架,真的是能让她看的书太少了,除了编程就是网络攻防,想着摇了摇头,翻开仅存的这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冯拓自然注意到离诺的动静,心里也开始盘算起来,看来架子上的书是要换一换了,起码要留出一层的位置,放她爱看的军事和侦探推理小说了,想着给张力发了个消息。

    “上次的钱如果没用完,就去买些好看的小说来,比照皮特给我的那本《夜行记》来买。”

    冯拓放下手机,发现离诺时不时的偏过头来,好像是在等着他赶快把钱数完,他自然是不会遂她的愿。假装数了好一会儿,离诺终于沉浸在小说里。冯拓看了看小说的厚度,也没了数钱的心思,可是又不想放离诺走,只得从卧室搬来笔记本,研究起系统来。

    手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冯拓接起,不出所料是张力打来的。

    “不是,你还上瘾了不成!前面这我帮忙采购物品,现在让我买书,后面你让我干什么?给你买菜做饭不成?!”张力抱着手机好一通喊。

    冯拓早就习惯了他的脾气,扬扬嘴角,“不就是让你买些书送来吗,怎么就这么一顿牢骚?”

    “你还倒打一耙了?!”张力要被冯拓气吐血,“还有你今天怎么没来公司?你这是无故旷工,你知不知道?不要以为公司是你开的,就可以不来,要以身作则你不知道啊?!”

    冯拓听了笑意更深,“怎么?山中无老虎,你这只泼猴要称大王不成?”

    “那是,我这只泼猴不在这时称王,要在何时?”张力听的出今天他心情不错,要是以往早就挂电话了,“不过,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快快说来!”

    “你真的是,说你胖还喘起来了!”冯拓看了看盯着自己的离诺,想赶快结束这通电话,免得她起疑离开,“赶快去买,下班以后送过来。要是我心情好,说不定能请你吃顿饭,要是买的不好,就自费麻溜儿滚蛋!”

    冯拓说完挂了电话,果然她探头出来,“怎么?难道是有事要出去?”

    冯拓摇摇头,“你放心,我今天休息,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数钱。”说着还拿出一沓来给她看。

    离诺满脸失望的收回脑袋,不过想了想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小说,赶忙坐回去,“你这本小说蛮好看,不过就是厚了点儿。如果今天看不完,能借给我吗?”

    冯拓抬头看了眼认真看书的她,“那不行,你知道我的习惯,书不外借。”

    “那好吧。”离诺也没再纠缠,毕竟他确实没说错,自打认识她就知道他是有这个怪癖的,什么书都不外借。

    “不过”

    “什么?”离诺视线从小说上转移到门外。

    “我在的时候,你可以过来看。”冯拓直视着她,“毕竟这本书在国内不太好找。

    “啊那你介不介意帮我再从a国买一本?”离诺不在意的说。

    冯拓眯了眯眼,“介意。”

    离诺听了先是一愣,“你还真是小气!”

    “你知道的,对你我从来不小气。”冯拓停下手里的动作,来到门前,“你也知道,我说的介意不是指那本书。”

    离诺尴尬一笑,然后迅速低下头,佯装继续看书,只是她清晰的心跳声在提醒着她,怎么办?越是逃追的越紧。

    冯拓也不再紧逼,转身坐回沙发上。

    这边,张力被挂了电话后,既无奈又不得不去想去哪儿买书,拿起桌上的座机给李薇打了个电话。

    一会儿敲门声想起,李薇走进办公室,“张总,您找我?”

    “嗯”,张力朝李薇摆了摆手,示意她上前,“你平时看不看小说?”

    “当然看啦!”李薇一听激动起来,“怎么?张总也喜欢?”

    “不是不是,那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

    李薇想了想,“什么类型的我看的比较杂,都看过。”

    “那太好了!”张力听了激动的起身,“那你肯定知道在哪儿能买到对吧?书店最好就在公司附近。”

    “不是,我都是在手机app起点上看的。”李薇露出苦相,“现在基本都是看电子书,谁还看纸质的呀。”

    “那你别说,我身边就有俩怪咖。看书就喜欢纸质的,说什么喜欢翻书的感觉和纸香味。”张力坐回椅子上,“对了,公司附近的那个商场里是不是有个新华书店?”

    李薇点点头,“不在里面,商场一条街的外头,您要是买什么里面应该都有,那个书店可是有六层。”

    张力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张力说完拿起手机,李薇转身要出去,结果听到张力的话,顿了顿脚步。

    “皮特,是我。有事问你,你记不记得给过冯拓一本小说,叫《夜》。对,就是《夜行记》。那是本什么类型的书啊?”张力说着,发现李薇还站在门口,朝她摆摆手,李薇忙出去。

    “什么?这是本侦探小说,还是讲异类鬼怪的?”张力听了有些吃惊,“你怎么想着给他这么本书?”

    皮特躺在床上,“当时还不是随手放在冯总办公室,忙忘了。等想起来找他要,他说不知随手放哪儿了。我那可是好不容易托朋友找到的,这本书可是已经绝本了,我到现在都还没看完呢!”

    张力听着皮特的嘟囔不由得笑起来,“我就说嘛,这样的小说,肯定不是他的类型。哎?不对啊,那为撒”张力说话间似是想到这种类型的小说可是她的最爱,“那你快睡吧,那边应该已经不早了。”

    张力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又一次招来了李薇,“我中午有事,就不在食堂吃饭了。下午也不过来了,有什么着急的事直接给我打电话。”

    李薇点点头,“张总这是要去买书吗?”

    张力看了眼李薇,“我还是喜欢你之前处事的样子,是相处的久了,不知道分寸了?”

    李薇一惊,“不是!”

    “跟我这样子也就算了,冯总那里可是要小心,他很不喜欢助理过问他工作以外的事情。你知道他为什么不用女助理吗?”李薇摇摇头,张力接着说,“他的第一个助理就是女的。当时对手公司想黑他,不仅在他的车上做了手脚,还花大价钱买了他的行程,他的助理更是可恶竟然下药,不过还好他一向警觉,这才躲过一劫。事后查了才知道,为了得到钱,她也是可笑,竟然想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搞臭冯拓。这件事以后,他就再也没用过女助理了。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给你讲这件事的用意吧?”

    李薇点点头,“谢谢张总提点。”

    “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张力把手机和车钥匙揣进兜里后,出门然后又转身,“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冯拓原来的助理也快过来了,等他来了,你就可以脱身了。”

    “什么?”李薇听了张力的话,既惊又喜,“你是说皮特要来c国了?”

    张力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过你这么开心是做什么?也对,他来了,你就脱离苦海了,是应该高兴。”

    李薇看着张力自言自语的离开,然后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睡了吗?”

    皮特听到手机的声音,翻身拿起,看到来电笑了笑,赶忙接起,听到对面甜甜的声音,嘴角更大,“还没有?怎么了,难道又被轰出来了?”

    “没有,我还没那么差好吗?”李薇抱着手机喜滋滋的回到办公室,“这么晚,怎么还没睡?”

    “刚刚有点事要处理,准备睡了。”

    李薇犹豫了下回过去,“刚刚听张总说,你快要过来了,是真的吗?”

    皮特听后皱了皱眉,“唉,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结果被张总这个大嘴巴给破坏了。”

    “哈哈哈,这么形容张总真是贴切。不过,听到这个消息确实是个惊喜。”李薇说着害羞起来。

    皮特笑意更深,“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真担心你见到我这个大叔后只有惊就没有喜了。”

    “怎么可能?!”李薇急了起来,“你的声音可是我最喜欢的,人怎么可能不”李薇连忙打住,捂住嘴,真的是,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皮特听到她的话浑身像被电击了一般,睡意全无,玩心大起,“话怎么说到一半不说了,我还等着呢!声音是最喜欢的,人怎么样?”

    李薇听出了对方话里的玩笑劲儿,“你真的是,没什么,赶快睡吧,拜拜!”

    李薇说完连忙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在桌子上,双手捂上发烧的脸颊。皮特将手机放到一边,想着刚刚李薇的话,笑了笑,然后沉沉的睡去。

    这边,一晃已经过了中午。冯拓侧头看了看书房里的离诺,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冯拓笑了笑,拿起一旁的外套,悄悄走进去披在她身上,然后出来把门掩上。

    冯拓看了看时间早就过了饭点,他还真有点饿了,打开冰箱,里面的食材所剩无几,看来只能去小区外的超市买些来了。想着从装钱的盒子里拿出一张来,又留个便条,这才抓过钥匙出门。

    半小时后,在书房沉睡的离诺被一阵“嗡嗡”声吵醒,揉了揉眼睛起身,外套掉在地上,她忙捡起,这才想起来,他的另一件西服外套可还在孟瑶家阳台上晒着。她不自觉把自己骂了一顿,明明还没到三十,可是忘性却是越来越大。猛然间,她意识到外面的“嗡嗡”声还在不停地响着,连忙出来发现是冯拓的手机。

    “冯拓?冯拓?冯拓?”离诺抓着手机找了找,没见到人,手机也停了下来。离诺又坐回沙发上,这才看到放在桌子上的纸条。

    “我去超市买菜,你要是醒了帮我把米饭蒸上。”

    呃还真是不见外,离诺起身,手机再次响起来,她拿起手机,刚刚没注意,现在才看到备注“darlg”,看清备注握着手机的手不觉紧了紧,想了想接起,很快那边传来娇嫩的抱怨声。

    这边,冯云忙到深夜才回到公寓,想着跟自家哥哥汇报汇报公司近况,问问嫂嫂的事进展如何,再加上自己生日快到了,顺便讨个赏赐,没想到好久电话才被接起,“你干什么呢?怎么才接电话啊?今天公司特别忙,我可是到现在才下班,怎么样?我乖吧,快夸夸我!”

    从话语中不难看出二人关系很好,甚至可以说很是亲密,离诺有些难过,瞬而责怪起自己来,他说没成家,你就信,怎么也没问问他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想到这儿,她更加难过起来,自己有什么资格去问他呢?难道要凭前女友这个身份吗?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可笑。声音不觉冷了下来,“冯拓出去了,你一会儿再打过来吧。”

    冯云被电话那头的女声吓了一跳,“你是谁,是助理吗?不对啊,他可是说了不用女助理的。”

    呵呵,还为了女朋友不招女助理,可真是用心!既然这样又三番五次过来招惹我干什么?!离诺越想越气,“我是谁,你不用知道。当然你也不用误会,我跟他不熟。”

    冯云很明显听出了话里的怒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静下心来想了想,难道是误会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把我当成哥的女朋友了?有意思,既然能让哥哥毫不介意甩下手机的人,那看来是嫂嫂无疑了。听着刚刚的话,又想起自己非要自家哥哥写下的手机备注。看来,嫂嫂这是吃醋了,俩人还是有戏呀。嘿嘿,看来我要助攻一把啦!

    这边冯云还在美滋滋的想策略,那边离诺倒是怒从心上来。怎么不说话了,什么意思?

    “挂了,等他回来了,我会让他给你回过去。”

    “哎,等等!”冯云连忙喊住。

    “还有什么事吗?”离诺有些不耐烦。

    冯云坏笑了一下开口,“阿拓出去干什么了,能把手机给忘了。你总该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吧?”

    阿拓,真的是离诺苦笑一下,“他去小区旁的超市买菜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说话间,冯拓从门外进来,离诺将手机往他怀里一摔,抓起包就要出门。冯拓赶紧抓住手机,翻过来看的同时,不忘拦住离诺。

    “让开!”离诺喊起来,她很生气,不过更多的是气她自己,怎么就是忘不了他。

    冯拓感觉到她眼里升起的雾气,连忙朝一旁挪了挪。紧接着,离诺跑了出去,然后消失在楼道里。

    冯云自然是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呵斥声,心里慌了起来,看来自己是惹祸了,“哥?哥?”

    冯拓将东西放到地上,连忙追了出去,发现电梯已经下去,立刻跑进楼梯间,同时跟冯云通话得知了前因后果,心里竟然有些高兴,看来她确实没有忘了我。虽然张力一直在告诉他,她心里还有他,可是看到她生气的样子时,他才清楚的明白张力说的是事实。

    一路猛跑下去,终于在电梯口遇到了刚出来的离诺,连忙上前拉住,“你听我说,这是个误会!”

    离诺还在气头上,“你放开!什么误会,跟我没关系!你也不用过来跟我解释!”

    冯拓上前一步,靠近离诺,“真的没关系?没关系你生气干什么,没关系你伤心什么,没关系你跑什么?”

    “你!”离诺伸手抵住冯拓,“谁说我生气了!”

    “还嘴硬”,冯拓将手机设置为公放,“冯云,别闹了,赶快说清楚,我可是买了一堆食材,准备给她做好吃的,你再闹下去,可就只能便宜张力了。”

    “冯云?”离诺好像是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

    冯云连忙开口,“嫂嫂,你别误会,听我说,一听是你接的,我就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真吃醋了。”

    离诺听到冯云的话,脸刷的一下红了,“不是,谁吃醋了!你别误会,我跟你哥顶多算是老同学。”

    冯拓看着眼前的离诺心瞬间化成一滩水,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果然下一秒离诺就跟炸了毛的猫一样,拍掉他的手。

    冯云听了离诺的话,不觉笑起来,“嫂嫂,你就别生气了。还有,手机备注也是我逼着他那么写的。你放心,我哥从头到尾心里就你一个,从来就没惦记过别人,这次回去也是为了你。”

    冯拓甚是满意的点点头,“冯云,生日想要什么,尽管说,哥哥都买给你。”

    离诺听着耍宝的两人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哎!你怎么还喊嫂嫂!我跟你说了,我跟冯拓没关系!”

    “好好好,就算现在没关系,日后你也会是我嫂嫂的,就当提前预支好了。”冯云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要睡觉了,嫂嫂再见!”

    离诺刚想解释,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有些无奈。

    冯拓看着离诺,“好了,回去吧。你继续看书,我给你做吃的,中午都没吃,肯定该饿了。”

    “冯拓,上次我跟你说了,你不用这样,对我来说”

    冯拓连忙打断她的话,“我也说过了,你想逃那就逃好了,我有信心追的上。走啦,我可不想便宜了张力。”

    离诺笑了笑,自己要不要试试,可是想到安雅,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两个小时后,冯拓将饭菜端上桌,喊离诺吃饭。

    饭桌上,离诺犹豫了一下开口问,“你妈妈近年来还好吗?”

    冯拓愣了一下,盯着离诺,“她到a国没多久,状态越来越不好,医生说我爸出轨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得了抑郁症,后面自残越来越严重,只好把她送去医院,一住就是五年。不过最近跟医生联系,情况似乎有些好转。”

    冯拓观察着离诺的反应,发现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吃惊,“我爸出轨这事我第一次跟你说,你一点也不惊讶?”

    离诺一惊,“这有什么惊讶的,俗话说的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冯拓看了看离诺,没再说话,直觉告诉他,离诺似乎早就知道他父母的事了,而且他们分手可能跟跟这个有关。想着,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