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谢谢你依旧爱着我 > 第八章 难兄难弟

第八章 难兄难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孟瑶拖着行李急急忙忙从车站赶回来。

    “小瑶,出差回来了?”门卫李大叔热情的打着招呼。

    “嗯,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新来的妹妹都要闷死了。”

    “那个姑娘是你妹妹?”李大叔笑着问。

    孟瑶点点头,“大叔,不会又要张罗着介绍对象吧?”

    李大叔摆摆手,“不是,前天吧,对!是前天!她很晚了才回来,还是哭着回来的,我跟她打招呼她都没听到。”

    孟瑶听了一愣,前天?周五,她不是出去逛街去了吗?难道又发生什么事儿了?想着拉起行李边走边说,“李叔,谢谢您哦,明天您的早餐我包了!”

    “得嘞!”李老头乐呵呵的走回警卫室。

    孟瑶拉着行李急匆匆上电梯,跟要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对不”话还没完,那人已经走出大门,“什么人呀,撞到人也不道歉!”按下楼层,猛然反应过来,那个背影有些熟悉,莫非是冯拓。

    孟瑶拿出钥匙打开门,“亲爱的,我回来了!”

    离诺听了,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冲到客厅,“你终于回来啦!”喊着和孟瑶抱成一团,“我想死你了!”

    “我也是!”孟瑶看了看离诺,“你怎么又瘦了,这些天没好好吃饭吧?”

    “哪有,这些天,我除了吃就是睡,活活把自己养成了哼哼,怎么可能瘦!”离诺狡辩着,“你出差这些天,累不累?”

    “可别提了!”孟瑶摆着手,从冰箱里拿出个苹果,坐到沙发上,“这几天,我陪着老总拉客户,腿都跑细了。还好任务完成,我才能凯旋而归!”

    离诺将行李拉进来,关上门,“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又要延期呢”

    孟瑶想起门卫李大叔的话,“离诺,你过来!”

    “怎么了?”离诺抱起玩偶坐在铺满绒毯的地上。

    孟瑶看了眼离诺抱着的玩偶,“你真是!这么多年,怎么还留着呢?睹物思人啊!”

    “胡说什么呢?!我就是我就是喜欢,不管谁送的。”离诺抱紧玩偶说。

    “行,放过你。不过你这几天怎么样,还好吗?”孟瑶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不好”离诺直言。

    “怎么了?”孟瑶放下吃了一半的苹果,“又见到他了?”

    离诺点点头,然后一五一十的把这几天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了孟瑶

    “什么?大晚上他竟然把你赶下车,还扔在了大马路上?!”孟瑶的暴脾气再一次发作,“我真的是!然后呢,你接着说,我看他能混蛋成什么样儿!”

    “之后,我就打了出租车”离诺接着讲。

    孟瑶听完离诺的叙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到底什么意思?明明已经成家了,还过来招你干什么?”说着心疼的抱住离诺,“亲爱的,不要再难为自己了,虽然对你来说不容易,不过还是试着放下吧。”

    离诺点点头,从今以后,各自安好,互不打扰,“等开学了,我打算住学校。”

    孟瑶并不觉得意外,或许这是离诺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好,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去。”

    “孟瑶,还好有你。”这个从始至终都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心为自己着想的人。

    “你真的是”

    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眼看着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亲爱的,后天开学对吧?”孟瑶吃着冰激凌对正在洗漱的离诺喊。

    离诺刷着牙出来,“嗯,你到时候要是忙,我自己打车去就行。”

    “那不行,我怎么忍心又让你一个人拖着行李走。后天后天周一,我一会儿跟领导请半天假,把你送到地方,这样才能放心。”

    “好好好,你现在比我奶奶还唠叨。”

    “那是,我不是奶奶,胜似奶奶,我可是向她拍胸脯保证过了,要好好照顾你,我可不能言而无信!”

    “你真是,别在这儿拐着弯的占我便宜。别忘了,阿姨可是让我看着你,好好谈恋爱。阿姨好像还挺满意你现在的对象的。”离诺说完过来捏了捏孟瑶的脸,“所以再不乖,我可就跟阿姨告状喽。”

    “行呀你,都开始威胁我了!”

    “嗯哼!”离诺一脸得意的看着孟瑶。

    “行,看我怎么收拾你”孟瑶一脸坏笑的朝离诺走过去。

    “啊!救命哪!有人谋杀啦!”

    这边,张力苦着脸按响门铃,冯拓打开门,看到是张力后,立马要把门关上,张力连忙拿脚堵上,“啊!我的脚!”

    冯拓看了看张力,甩了门走回房里。张力转身把门关上,一脸赔笑的走进来,“我说是不是可以了,你可冷了我两了,现在公司都在盛传我得罪了老板,要被踢出公司。”张力边说着边观察冯拓的脸色。

    冯拓抬眼看了看他,“来了,那就陪我喝两杯。”

    “行!反正明天大周末,喝醉了,我就睡你这,有的是房间。”

    “留在这可以,但是只能打地铺!”冯拓从冰箱里一下子拿出一打啤酒来。

    “不是,咱们就生喝啊,没有下酒菜?”

    “想吃自己喊外卖!”冯拓没好气的说。

    “好好好,我来点,谁让我欠你的。”张力说着打开美团,“吃什么?烧烤还是小菜?”

    “你看着点。”冯拓已经打开一瓶,喝了起来。

    半小时后,张力将外卖一一摆在桌上,看着还在一个劲灌酒的冯拓,连忙按住他,“你慢点,这么喝下去,我还没开喝,你就已经倒了!再说,我还点了这么多菜!”

    冯拓抬眼盯着张力,“你到底是我兄弟,还是克星,或者你也喜欢离诺。”

    张力沉默了,松开压着他的那只手,打开一罐啤酒,跟他干了干杯,一口干下一罐,然后死死的攥住易拉罐,“我承认你们分手我有责任,可是你不觉得其中另有隐情吗?还有,这些年我虽然女朋友没少交,但想要结婚的对象从始至终就没变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气我就气我,别说一些有的没的!”

    “隐情?现在已经不需要知道了,也没必要了。”冯拓苦笑着打开另一罐。

    “不需要?我就不信你会甘心!”张力没好气的说。

    “不甘心又能怎么办,通向她的路已经被她封上了,彻底封上了,一丝光都没有。”

    “我就问你,如果不是她,你会结婚吗?”

    冯拓摇摇头,“我幻想过很多次结婚的场景,新娘从始至终都是她,新娘没有了,还结屁的婚!”

    “那好!你都这么说了,做兄弟的帮你,也算是弥补过去犯的错!你听好了,隐情我来给你挖,机会我来给你找,你就放心的去把她追回来!”张力坚定的承诺着。

    听了张力的话,冯拓还是摇了摇头,“我已经没有那个自信,能再次把她追回来的自信”

    “冯拓,你相信我吗?”

    冯拓皱起眉头,“直接说,卖什么关子。”

    “你是当局者迷,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你有没有想过,跟你分手以后,这么多年她都没再交过男朋友?以她的条件,想谈恋爱,在我看来并不难。还有跟你谈恋爱的时候,你们一起办的情侣手机号,一直都没停用,还是挂在她的名下。要是像你说的,她要跟你彻底划清关系,那这么做不是自相矛盾吗?还有你忘了一个人,从小到大都跟在她身边的人。”

    “你是说孟瑶?”听了张力的分析,冯拓也开始冷静下来,之前自己太过纠结分手的原因,忘记很多边边角角的提示,“她就算知道,只要离诺叮嘱不让她说,你也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你正面进攻拿不下,我只能使用美男计侧面吸引火力,助你马到功成。”张力信誓旦旦的说。

    “哼!你小子怕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冯拓无奈的笑了笑,“你什么德行我不知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每次说我的时候条条是道,一到自己反倒寸步难行了。”

    “好像你不是那样似的?咱们半斤八两。我也还是那句话,这是人性的弊端,一时半会很难改变,不过解决的办法倒是有”张力竟然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你说,什么办法?”冯拓好奇起来。

    “那就是壮大队伍!先助你迎娶新娘,这样站在我这边起码又多了半个人。”

    “半个人?”冯拓挑了挑眉。

    “对啊,你以为离诺是你的了,什么事就都向着你?我觉得不一定,起码在她发小男朋友这个问题上不一定听你的,可是要顾及你跟我的关系,所以也就只能算半个。”张力还在一本正经的念叨着,嘴没停的同时,脚开始动起来,一会就已经移到了冯拓的对面。

    “好你小子!说来说去,你这是在给自己日后铺路啊!亏我刚刚还小小的感动了一下,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今天不打死你,但也决不让你活过明天!你过来!”张力早就料到冯拓会这样,早就躲的远远的。

    冯拓跟张力在桌子两边来回晃着,几番下来,都累的够呛,“我说,我这个提议不错,你再考虑考虑,一举两得,都抱得美人归,不好吗?”张力喘着粗气继续劝说着。

    冯拓翻身坐回沙发,脸上没了刚刚的玩笑劲儿,“你怎么突然要主动出击了,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不愧是我兄弟!总是能第一时间戳中我的心事。”张力靠着沙发后背坐了下来,“她现在的男朋友,我认识。前两天一块吃饭的时候,他准备过段时间,她生日的时候,跟她求婚。”

    “之前她不是也交往过几个对象吗?怎么没见你这么紧张过。”冯拓又开了罐酒。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张力说着点了一支烟,“要抽吗?”

    “不了,她说过不喜欢,打算戒了。”

    “你还真是,学会吸烟,是因为跟她分手,现在又要为了她戒烟。咱俩可真是对难兄难弟。”

    “我可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连你都开始有危机感了。”

    张力笑了笑,“那是因为你的情敌还没有出现,等离诺身边出现了其他男人,还是对她百依百顺,体贴入微,处处为她着想的男人以后,你就能明白那种感觉了。”

    冯拓低头笑了笑,“或许吧。那就提前预祝咱们都能抱得美人归?”冯拓说着,举起啤酒罐。

    “必须的!你先按兵不动,等着我的好消息。”张力碰了碰冯拓的酒,满脸带笑的同时,还流露着那么点不确定。

    周一一早,离诺和孟瑶拎着行李走出电梯,就看到靠着车门耍酷的张力。离诺脚步顿了顿,孟瑶拉起她,直接走过,就像没看见一样。

    张力摘下墨镜,连忙挡在二人前面,“哎!都是老同学,这么久没见,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句?”

    “首先,咱们是老同学没错,可是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见了老同学必须打招呼。其次,我跟你在上周刚见过,并没有很久。最后,咱们不熟,跟不熟的人犯不上浪费时间寒暄!”孟瑶想着张力之前无事献殷勤,套了她现在的住址,就生气。也是怪自己不够警惕,从那之后,孟瑶告诫自己,见到张力都要再长个心眼。

    “不是,你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你忍心让我难过吗?”张力说着身体前倾靠近孟瑶,后者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张力不正经,可还是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张力,我们今天有事,你要是想叙旧,咱们另找时间。”离诺拉了拉即将爆发的孟瑶。

    “哦?叙旧?意思是择日再约了?”张力站直,嬉皮笑脸的说着。

    离诺看着眼前的人,虽然知道他的德行,不过她始终认为那是伪装。可是今天见了,有些让人讨厌。而且孟瑶刚刚的话,看来二人之前有闹什么不愉快。而且直觉告诉她张力似乎有意在靠近孟瑶,瞬间冷了眼眸,“这位先生,您挡了我们的路,请让开!”

    张力孟瑶都是一愣,简单的一句话,无形中透着压迫感。张力砸了砸嘴,竟然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离诺,你”

    “我家亲爱的已经很明确的说了,跟你不熟。我给你台阶下,你怎么还能顺杆往上爬呢?”离诺漫不经心的说着,可话语里没有一丝感情。

    “离诺,你今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张力敛去笑意,带着探究的目光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十年没见的老同学。

    “彼此彼此!”说完拉起孟瑶打算离开,张力拽起孟瑶的另一只手。

    “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们真有事,放手!”孟瑶被张力搞的莫名其妙。

    张力并没有放开她的手,而是直直的看着离诺,“我今天就是想送你们一程,没什么其他想法,你不用这么敏感。”

    离诺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看到张力的时候,浑身的刺就已经张开,毕竟他们很要好,就像她跟孟瑶一样。他这么随意的在她们身边出现,让她很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学校?”孟瑶甩脱张力的手。

    额张力心里一慌,很快淡定下来,“嗯?上次吃饭的时候你说的呀。”

    “张力?!你觉得”孟瑶知道他在说谎,她明白自己是不可能说的,尤其那个人还是张力。

    “孟瑶,你忘了他们是做什么的了。”离诺拉了拉孟瑶,示意她冷静下来,“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在c国这就是犯罪,我完全可以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控诉你们!”离诺想到自己可能被他们扒的“一丝不挂”,不自觉的怒火中烧,握紧拳头。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怎么把她是警察的事给忘了呢?张力绞尽脑汁也没找到很好的理由,怎么一碰到她们,自己仿佛就是个弱智呢?对了!“你原先不是在y市上班吗?你还记得迟帅吧,他也在那,我之前出差,听他提起过!听他说的!”

    “迟帅?”孟瑶转头看着离诺,求证。

    离诺点点头,虽然有些怀疑,可是她不想再纠缠下去,“既然是这样,那就谢谢了。”

    “不用跟我客气,我可是很愿意为两位大美女效劳的。”张力松了口气,接过行李,放到后备箱。

    离诺和孟瑶打开车门,发现后座上似乎只能坐下一个人。孟瑶看了看张力,“你这是什么情况?把东西拿后备箱去。”

    “奥,你看我都忘了,这是给新来的总裁买的加湿器,他刚来北方不适应。”张力抱下来,不一会又抱回来,“后备箱已经满了,要不孟瑶你坐前面。后面东西太多,收拾起来有些麻烦。”

    孟瑶看了看时间,再这么磨下去,自己下午上班可能会迟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力看着早已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上的孟瑶,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两位坐好了,我们这就出发。”

    路上,张力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离诺,你可是咱们班为数不多的博士,厉害呀!”

    “能通过考试,其实我也挺意外的。”离诺望着窗外,依旧回答的漫不经心。

    “我倒觉得你肯定能考上,从小到大,只要你想做的就没有做不到的。”孟瑶侧过身,一脸的骄傲。

    “啧啧啧,你看看你,一口的老母亲味,你这是在离诺身上提前实习呀!”张力调侃的说。

    “你真的是,不揍你,是不是不爽!”孟瑶扬起拳头挥了挥。

    “别!我怕了你,还不行吗?”张力说着透过后视镜看了看离诺,小心试探,“不过,离诺你这是要住校吗?”

    “博士生有专门的公寓,好像每个人都有个单间。”

    “孟瑶现在的小区离你学校挺近的,地铁也方便,跟她住,做个伴,不是挺好吗?”

    “原先是这么想的。”离诺收回视线,看着张力的背影。

    “那怎么就改主意了?”张力透过后视镜,没想到会对上离诺的眼睛,连忙避开。

    离诺再次看向窗外,“跟孟瑶住的确很好。可是,那里恰巧还有我不想见的人。”

    孟瑶打了张力一下,怪他多嘴。张力只是盯着离诺,她变化怎么会这么大,原先可是从来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他们不在的时间里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不过仔细想来,十年的时间,谁又没变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