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谢谢你依旧爱着我 > 第四章 聚散离合

第四章 聚散离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y城

    今天的y城乌云密布,闷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路上的人依旧脚步匆匆,离诺百无聊赖的走在熟悉的路上,越走越慢,越走越慢,她观察着街道上的每一家店铺,每一栋高楼,甚至是每一颗树。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想到以前自己也像他们一样,每天早起,一路向前,都没有时间认真的去观察自己生活的地方,原来小区边上竟然新开了家宠物医院,以后泰泰生病就不用跑那么远了

    想到这儿,离诺笑了,再过几天自己就要走了,也不知道孟瑶住的小区附件有没有宠物医院,还有那儿离超市近吗?这么想着离诺竟然又有了些期待。也是,既然都决定了,单位也同意了自己的辞职申请,那就期待以后的生活吧,她想一定会很美好,毕竟身边有了可以谈心的人,脚步也变得轻松起来。

    “嗡嗡嗡嗡嗡嗡”离诺从包里拿出手机,立马笑了起来,“孟瑶,你今天不上班?”

    “你是不是傻?!也不看看几点?已经下班了!”

    离诺看了看表,竟然已经快六点了,“都这么晚了,我还真没注意。”

    “你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房子要怎么处理?还有你不是养了只猫,要带过来吗?”

    离诺听着孟瑶的话笑了,“你呀,能不能一个一个问。”

    “嗨呀!我一想到你要过来,我就兴奋,做梦都在乐。”

    离诺心里一暖,“要用已经收拾好了,就打算拖俩行李箱过去,到了缺什么再去超市买。房子已经租出去了,租给局里的同事,我家泰泰估摸着要寄回爷爷奶奶那儿了。”

    孟瑶听了点点头,“嗯,你再想想还有什么要带来的,千万别忘了,我给你订了下周二的飞机,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还有三四天,你慢慢收拾。要是觉得东西太多,就先寄些过来。趁着这个周末,我就把你要住的房间收拾出来,干干净净,开开心心等着你来!”

    “嗯,知道了。”离诺抬眼看到等在饭店门口的张潇,“先不跟你说了,同事知道我快走了,聚在一起要给我送行。”

    “好好好,那你快去吧,开开心心的奥?”孟瑶有些担心的叮嘱着,“还有你酒量差,不准喝酒。非喝不可的话,意思意思就行,知道了没?”

    离诺笑着点头,“知道啦,你赶快吃饭去吧,挂了!”

    张潇看离诺挂了电话,迎了过来,“怎么才来,就等你了”

    “不好意思啊,磨磨蹭蹭就这个点儿了。”离诺低着头回应着,真是尴尬,一想到昨天收到的告白短信,就想扭头回去。

    话说前一天晚上,离诺收拾东西的时候,收到了张潇发来的消息。

    “离诺,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告诉你,不然我肯定会后悔。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18楼的同事都能看出来,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喜欢吃草莓,不喜欢吃榴莲。你爱吃辣,可是吃完就闹肚子。你喜欢看电影,看书,听音乐。担心你迟到,我每天都早起十分钟,准点给你打电话。怕你走夜路有危险,你小区物业大叔成了我最常联系的人。喜欢上你,我开始不再相亲。而每次你去相亲的时候,我担心的要死,生怕出现个你中意的。你喜欢玩儿游戏,我就疯狂的练习升级,只是想离你近些你不用回复我,也不要觉得有负担。”

    离诺认真的看完消息,既感动又震惊,她是真的没想到,她从始至终就没往那个方面想过,即使同事牵线,她也权当是在开玩笑。既然这样,离诺拿起手机回复,“潇子,谢谢。你的幸福肯定会来,但那个人不是我。”等了很久,没有再来消息,离诺这才安心的整理东西。她不知道,张潇那时就在门外。

    两人不约而同都没再说话,就这样一路无言走进包间。

    杨梦赵虎看到二人进来,连忙迎上来,就把离诺往主位上拉,“今天你是主角,来来来,坐这儿。”

    离诺环顾周围,发现大队长和谢飞都在,连忙摆手,“还是领导坐主位吧,这个位置我坐不合适”说着就往坐在边上的王月身边挤。

    王月看出了离诺的紧迫,“好啦,你们就别难为她了,我做主,她就坐这儿了。”说着拉开身旁的椅子,离诺感激的坐下,没成想身边的椅子也被拉开,张潇跟着坐了下来,感觉到一旁的视线,“你没来之前我就坐这儿。”

    “奥”离诺转回视线,低声回答道。

    大队长看人都坐下,端起酒杯起身,“那我就提一杯,首先恭喜我们离诺丫头考上博士,这是件大喜事,你不要有负担,有时间常回来看看我们。”

    离诺点点头,“谢谢大家”

    紧接着谢飞起身,“我来提第二杯”

    就这样酒过半巡,王月看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再喝下去有人就得醉了,忙喊停,“我说也差不多了,咱们就撤吧,离诺应该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

    “好好好,离诺一定要多回来看看。”赵虎嘱咐着。

    这时张潇起身,“三年时间过的很快,我们等你回来。”

    “对,多回来看看,一个人在外面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跟姐打电话,听到没?”王月拉着离诺的手唠叨着。

    离诺点点头,“嗯,我有时间就回来看你们。”

    就这样,聚会结束,众人寒暄着走出饭店。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张潇迟疑着发问。

    离诺点点头,然后转向其他人,“王姐你走回去吗?”

    “嗯,你姐夫在前面等我,我们再去广场转转。”

    “哦!”“哦!”“哦!”众人听了连连起哄。

    “那行。队长谢教你们?”

    “这你就别担心了,我跟梦儿把他们送回去,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杨梦赵虎催促着。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离诺说着,“张潇,走吧。”

    晚上的小风吹着,两人走的很慢,张潇几次欲言又止后,离诺说话了,“张潇,咱们还是朋友对吧?”

    张潇想了想,“你知道除了这个身份,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不过你要是觉得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更自在的话,我同意。”

    离诺被张潇直白的话吓了一跳,“我昨天已经”

    “我知道。不过想了一夜,还是决定再努力一把。”张潇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离诺停下来,“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我,决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改变,更何况是感情。”

    “你可以不喜欢,但你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追求你不是吗?不过你确定对我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吗?”张潇直视着离诺的眼睛,强硬的发问。

    离诺有那么一瞬,被眼前这个真诚的大男孩感动了,可是她心里很清楚,感动并不是感情,一定要用最严重的话打消他这个念头,想着开口,“没有,你对我而言,只是好哥们,好朋友,再无其他。我也快到了,你回去吧。”说完转身离开,没有半点儿迟疑。

    张潇听了她的话,心痛不已,为什么?明明很合适,为什么就不给我个机会?难道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不可能,这么多年,除了我们这群人,她身边就没出现过其他男人,想着快步赶上,“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放弃的,除非你身边出现了那个能给你幸福的人!”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离诺怒视着身后的人,“真是头倔驴!”

    张潇看着这样的离诺,不禁笑起来,“还是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刚刚吃饭的时候,快把我闷死了!”

    听了张潇的话,离诺也放松下来,“所以咱们还是像之前那样相处,是最舒服的,不是吗?非要把关系搞的这么复杂,你”

    “行了,赶快回去吧。”张潇知道离诺又要说什么,连忙开口。

    回到家的离诺,无聊的翻看着屋里的东西,一本被牛皮纸包裹着的书引起了她的注意,嗯?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想着拨通孟瑶的电话。

    “这么早就结束啦。”孟瑶接了电话,放到一边,继续涂抹脚趾甲。

    “嗯,你到家了没?”离诺说着拿起那本书看了又看,“我刚刚收拾东西,发现了本还没拆的书,用牛皮纸包着,我完全想不起来有这么个东西,你有印象吗?”

    “你是说一本书,还用牛皮纸包着?”孟瑶停下手里的动作,“你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什么?确实没什么印象,一直放在书架最底层,我都没注意过,要不是这次整理,我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存在。”离诺说着试图去打开包装。

    那个东西离诺不知道,孟瑶是晓得的,因为那是冯拓让她转交给离诺的。离诺跟冯拓分手当天的晚上,冯拓找来,那时的离诺已经喝的烂醉,孟瑶接了电话,出来狠骂了冯拓一顿,然后拿着东西离开。回去的孟瑶忙着照顾离诺,随手就把东西放到了一旁的柜子上。第二天,孟瑶就跟着父母回老旧看望爷爷奶奶,再回来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要不是离诺提起,孟瑶还以为这个东西早没了呢。现在离诺刚准备开始新生活,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反正他现在也成家了,何必再让过去的东西牵绊住离诺向前的脚步呢。想着,孟瑶连忙大声制止,“离诺!那你就别打开了!”

    “啊?!为什么?”离诺有些不解。

    “嗯那是因为因为那是珍藏本,对!珍藏本,包装不能拆!”孟瑶磕磕巴巴的找了个烂理由。

    “奥,那这个就带上吧。”说着离诺把书放进箱子里。

    孟瑶听了离诺的话,在这边揉着头发,后悔不已,“其实扔了也可以”

    “说什么,既然是珍藏本,一定要好好收藏。”离诺继续收拾着东西,猛地想起张潇来,“孟瑶,我跟你说,姐姐我又”

    “又?”听到离诺这么说,猛然起身,“你别告诉我又被告白了?!”

    “嗯还是好多年的同事。”离诺随意的说着。

    “我猜猜啊,你常提起的那个讨厌鬼张潇?”孟瑶脑袋里立马出现了个名字。

    “每次到这种事的时候,你的第六感就超准。”

    “那是你太迟钝,好吗?!听你跟我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就你在那儿相信什么友谊。”说完孟瑶大喊起来,“啊!!!”

    离诺吓了一跳,“你什么情况?整天一惊一乍的,还有你们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好吗?你就没被投诉过吗”

    “我是在感叹,这么多年来,你不停的被告白,可从来不谈恋爱。而我呢,恋爱倒是不断,可是为什么俩人还单着呢?”孟瑶说着有些无力。

    “哈哈哈,那还是因为你太优秀,让人望而却步。”离诺开玩笑的说着。

    “奥这个理由姐接受。那你嘞?不恋爱的理由”孟瑶将刚刚蹭花的指甲擦干净后,继续工作,“咱们好好聊聊,你来了以后,我可不能忍受你休息的时候就窝在屋里。”

    “孟瑶,”离诺停下手上的动作,“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或许对他还有留恋”

    孟瑶听了离诺的话,怔住,然后扬起嘴角,这丫头终于要直视内心了。虽然她从始至终都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想的,但能从她让她亲口承认,真是花了太长时间,“那怎么办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张力说他已经成家了。这么多年,你都干嘛了?”

    “留恋有什么用,你忘了,他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离诺苦笑了一下,“好啦,你别教育我啦。换个城市开始新生活!”

    “嗯!明天再收拾吧,别胡思乱想了,赶快去睡觉!我也要去睡我的美容觉了!”孟瑶说着,草草收了收身边的东西,“晚安!”

    “嗯,晚安!”离诺轻快的回答后,走进浴室。

    a国n市

    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也升起。位于市中心的公寓里,床上的人还在睡梦中,床头柜上忘记关掉的电脑,好像在告诉人们,自家主人很晚才入睡。不过,似乎并没有得到怜悯,手机仍旧不合时宜,欢快的叫着。

    “嗯”被子里的人闷哼起来,艰难的伸出一只胳膊来,循着声音不断摸索着,终于摸到喧闹的手机,“我就是个傻子,怎么就忘了静音呢”虽然抱怨着,还是探出头来看了看来电人,抑制住想摔手机的冲动,接起,“呀!你们兄妹俩过分了!这边才四点,凌晨四点!”

    “奥,sorry。”冯拓看着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公寓,竟然生出了一丝失落。

    “你这么早打电话是要干嘛?”张力将手机放在脸上,闭起眼睛询问。

    “就是突然想起来,我把皮特留给了冯云,你身边有没有信得过的,给我找个助理。”冯拓环顾着周围,不以为然的说着,完全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张力已经怒火中烧。

    “呀!你这么早打来电话就是说这个吗?!大哥,我两点才睡,你四点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你找助理?!这件事就这么急吗?!挂了!”张力把手机摔到一边,蒙上被子发出呐喊,“啊!!!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上天要派他们兄妹俩来折磨我?!”

    a国n市

    冯拓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看来这次是真过分了。嗯行李箱里要多放两瓶好酒了,说着拿起车钥匙走出公寓。

    半个小时后,冯拓来到n市最好的红酒庄园,“嗨,詹姆森!”远远就看到等在一边的庄园主人,“嗨,冯先生,你可是很久没来这里了。”

    “嗯,我今天是来道别的,我要去c国发展了。”冯拓轻松的跟老朋友寒暄着。

    “哦!对我还说这是个坏消息,我失去了个很好的酒友。”詹姆森失落的开着玩笑。

    “nonono,又需要我会让皮特过来取了寄给我的。”冯拓幽默的回去着。

    “哈哈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今天来需要什么呢?”

    “就在刚刚我惹怒了一位老友,他很喜欢红酒,想着过来挑两瓶给他带过去赔罪。”冯拓道出前来的原因。

    “哦!莫非是dy?”詹姆森不怀好意的看着冯拓。

    “詹姆森你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冯拓自然的跳过詹姆森的调侃,径直朝酒窖走去。

    c国y城

    今天的离诺起了个大早,将行李都收好好,准备出发前往机场,这时手机响了,看了看是张潇打来的,“喂,张潇。”

    “开门!”

    离诺疑惑着打开房门,张潇果然在门外,“你怎么来了?”张潇将手机塞进口袋,看了看离诺身后的行李箱,走过去提到门外,“就这一个箱子吗?”

    “奥奥!就这一个。”离诺懵圈的回答着,“剩下的东西已经先寄到n市朋友那儿了。”

    “奥,没记错,是十点的飞机?”张潇看着离诺将门锁好,然后拉起行李来到电梯间。

    “嗯,今天不上班吗?”

    “奥,专门跟同事换了班,今天调休。”张潇看了看时间,“那还早,吃早饭了吗?”

    “嗯,简单的煮了粥吃。”

    “奥,那就好。”说着两人走下电梯,张潇打开副驾的车门,“你先上车,我把行李放后备箱。”

    离诺点点头,坐进车里,紧接着系好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两人顺利到达机场。

    “把你身份证给我,我去取票,托运行李。”张潇说着伸出手,“不准拒绝。”

    离诺无奈的摇摇头,“服了你,给!”

    张潇接过身份证,开心的笑起来,“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在这儿等着,别乱跑!”

    “好,我在这儿等!”离诺说着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

    a国n市

    冯云挽着冯拓的手从公寓里走出来,皮特拉着行李跟在身后。

    “哥,你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吃饭,别忙起来不顾身体。”冯云不舍的嘟囔着。

    “你就别操心我了,把自己照顾好,我在那边才能放心。知道没?”冯拓还是有些不放心,“皮特,好好照顾冯云。”皮特点点头,“行了,你赶快回去吧,皮特送我去机场就行了。”冯拓说着朝冯云拜拜手示意她赶快回去。

    冯云上前抱了抱自家哥哥,“一路平安。”冯拓伸手抚上冯云的秀发,“好啦,进去吧。”

    直到冯云进屋关上公寓门后,冯拓皮特二人才上车,朝机场出发。

    c国b市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飞行,离诺终于平安降落。离诺伸了伸懒腰,等着行李出来。这时,手机响了起来,离诺笑着接起,“你可真准时,我刚下飞机。”

    “亲爱的,你听我说。本来是要去接你的,可是公司突然安排出差,我现在已经在车站了”孟瑶抱歉的说着。

    “没事儿,你忙你的。你把地址告诉我,取了行李我打车自己过去。”离诺盯着旋转运输带,宽慰的说,“你出差几天?有留备用钥匙吗?”

    “说是三天,不出意外周末回来。刚刚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留了把钥匙在门卫大叔那儿,你到了以后拿就行了。”孟瑶有些着急,“不跟你说了,开始检票了。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做着吃。小区楼下有个便利店,需要什么去那儿买,咱们周末见!”

    “你注意”安全,离诺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这时自己的行李也出来了,取下行李。这时,收到了孟瑶发来的地址信息,离诺回复了刚刚没有说完的话,然后拉着行李走出机场。

    和煦的阳光预示着好天气,离诺的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b市,我来啦!

    一个多小时后,离诺拖着行李箱来到小区门口,“幸福家园。”离诺望着小区名念出了声,看着紧闭的小区门,看来物业管理不错。想着来到门卫室窗口,看了看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的门卫,“大叔,您好。”

    听到声音,门卫大叔抬起头,“姑娘,什么事儿?”

    “奥,是这样的,2栋1单元1608的住户有没有放一把钥匙在这儿?”离诺耐心的说明来意。

    大叔皱起眉头,想了想,“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老李头没跟我说啊。”

    “嗯?”离诺听了门卫的话有些慌了,“您再想想,也就两个小时以前”

    “奥,那老李头应该知道。他刚刚家里有事儿,出去了,让我帮他盯会儿。我打电话问问他,你等一下。”说着门卫拿出老年机。

    “好,麻烦了,谢谢您。”离诺叹了口气,生怕自己流落街头。

    几分钟后,门卫开门出来,“姑娘,确实有那么回事。不过老李头一着急,忘了把钥匙给我了。他可能还要段时间,要不你到屋里来等?”

    “额那李大叔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回来?”离诺看了看身旁的行李问。

    “这个说不准,怎么也要两三个小时。”门卫不确定的说。

    “那行,那我一会儿再过来,我到旁边吃些东西。”说着离诺从包里取出笔记本,扯下一张纸,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李大叔提前回来了,麻烦您给我打个电话,谢谢您!”离诺道谢后拖着行李离开。

    走了一会儿看到一家咖啡店,便走了进去。

    同时,张力看了看时间,“小薇!”

    秘书应声进来,“张总。”

    “这些文件都处理完了,我要去机场接人,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张力边穿外套边说着,刚出门又折了回来,“对了!幸福小区那套房子的钥匙送过来了没?”

    “嗯,上午已经送来了。”秘书说着,从办公抽屉里取出钥匙递给张力。

    张力接过钥匙,露出一抹坏笑,转身走向电梯。

    一个小时后,本应该到机场的张力,仍旧堵在路上,再看了时间后,拿起手机。

    下了飞机,拿到行李的冯拓,走出机场,四处看了看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正想着再等等的时候手机响了,“哪儿呢?”

    “哥们儿,你在出口等等,我这儿堵车,可能还要会儿。”张力边打电话,边望着前面慢慢蠕动的车子说。

    “还要多久?”冯拓又走进机场,看了看四周,寻摸着能坐着等会儿的小店,看到不远处的有家星巴克,拉着行李走了过去。

    “看这样子,怎么也得半小时吧。”张力皱着眉头说。

    “那好,你注意安全。”说完挂断电话,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然后点了杯冰美式。

    四十分钟后,冯拓的手机再次响起,是张力打来的。冯拓起身拉起行李,“到了?”

    “嗯,我已经在出口了,你人呢?”张力打着电话,透过窗户张望着。

    “已经出来了。”冯拓说完又立刻挂了电话。

    虽然张力已经习惯了,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正想着看到冯拓拉着行李,略带疲倦的走出来。张力冲他挥了挥手,然后打开后备箱,冯拓扯了扯嘴角,把行李往车上一扔,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还是老样子!”张力说着启动车子,“安全带。”

    冯拓瞟了他一眼,拉过安全带系上,“这么久没见,你倒是更油腻了。”

    张力笑了笑,知道他在说自己身上的西服,“我就是天生的衣服架,什么都能穿的高大上。”

    “再加一句,还是依旧的厚脸皮。”冯拓面无表情的加了一句,“对了,给你寄的红酒收到没?”

    “嗯,收到了。不得不说,你选酒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提到酒张力开始兴奋起来,“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带你去看看住的地方。”

    “不是跟你住一起吗?”

    “nonono,我是个成年男人,很需要自己的空间。你放心,我给你选的地方,你肯定喜欢。”张力煞有介事的说着,然后把钥匙甩给他。冯拓接过,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