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谢谢你依旧爱着我 > 第三章 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第三章 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c国y城

    今天的离诺有些心不在焉,一直盯着电脑发呆。杨梦赵虎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儿,但是又不好问,止不住的发愁。

    赵虎起身来到离诺身旁的柜上泡茶,边放茶叶边观察离诺,这丫头只要没了笑脸肯定有事儿,又瞟了眼电脑,嗯?“离诺,是你之前博士考试成绩出来了吧?”

    离诺低下头,“嗯”

    “那考的怎么样?”杨梦也来到离诺身旁,小心翼翼的问着。赵虎听了杨梦的话,悄悄拍了拍他,“有没有眼力见,看离诺的表情肯定”

    “考上了”离诺有气无力的回答着,远没有考上博士后的兴奋。

    “考上了?!”“考上哪儿了?!”杨梦赵虎倒是高兴的不行,“梦儿,赶快定位置,晚上给离诺好好庆祝庆祝!”

    杨梦又看了看离诺,拉了拉赵虎,“先别急着庆祝,你看,她这像是考上的表情吗?”

    “离诺,考上的哪个学校?还有你这是怎么了,这是好事啊,怎么还不开心了,啊?”

    离诺咬了咬嘴唇,“考上了b市的公安大学,公安技术。”

    “我的天,那可是我的母校,公安院校中排名第一的学府。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么还憋着嘞,看不出来”赵虎开心的说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说b市的公安大学?!”

    离诺点点头,赵虎不再说话,一时间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离诺,这个事你跟领导汇报了没?”杨梦问道。

    “还没有”

    “那你还是再想想。”

    “赵虎,这还想什么,多少人想考还考不上嘞。再说了,离诺还年轻,也有这个精力。不过,以后周末就不那么清闲了,得两地跑喽。”

    “杨梦,是你不了解,b市公大的专业都是全日制的,不允许在职!”

    杨梦听了也是一愣,“那局里”

    “唉先别说了,离诺,你先去跟大队领导汇报一下情况,看领导怎么说,要是能暂且保留编制不保留也没事,等你博士毕业还能找不到工作。”

    离诺听了赵虎的话,猛然抬起头,“我不是担心编制,我是不想离开刚熟悉的环境,还有你们”

    赵虎跟杨梦对视了一眼,然后摇摇头,“你呀,工作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感情至上,早就跟你说了,凡事要先考虑自己,明白不?还有,怎么你去读博士,就不搭理我们了?”

    离诺一听急了,“没有,我”

    “行了,虎子跟你开玩笑呢!快去找谢教跟大队长汇报汇报!”

    离诺听话的点点头,走出办公室。

    “虎哥,今天你值班吧?有个要查的线索,已经钉钉发给你了,你看下!”张潇兴冲冲的走进来,说话的同时扫了眼离诺的工位,“臭丫头哪儿去了,是不是又躲哪儿偷懒呢?”

    赵虎打开手机,“看到了,你去吧,查好给你电话。”

    “奥怎么了这是?”说着朝杨梦眨了眨眼。

    “离诺考博成绩出来了。”

    “哈哈哈,就她那样,考的不怎么样吧?”张潇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期待她能考的好些,毕竟她开心最重要。

    “考上了,还是全国第一的公安院校,b市的公大!”

    听了杨梦的话张潇一愣,从公安院校毕业的他知道,这个大学对警察来说是殿堂级的,一般人考不上,更别说博士了,还有就是这个大学从本科到博士都是全日制,没有在职这一说。

    赵虎看了看不说话的张潇,叹了口气,“你小子呀,这么多年,我们都看得出来你喜欢那丫头。可是这些年,她感情迟钝,你又端着不说,我们看着都着急。”

    张潇苦笑一下,“我就是个俗人,放不下面子,也担心毁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说了,那她怎么想的?”

    “她也还没决定呢,不过我跟梦儿都认为这是个好机会,趁着年轻,多学点儿不是坏事儿。再说了,她本来就是因为语言特长招进来的,对公安技术一知半解,这次去学习学习,毕业了肯定有更好的位置等着她。到时候”赵虎还要说什么,结果看到离诺从门外进来,之后就看到大队长和谢飞从门口走过,他猜想大队领导应该是去找oss汇报这个事了。

    离诺一进来就看到了张潇在一旁站着,“你怎么来了?”说着回到工位上坐下。

    “奥,今天我们大队轮到我值班,有个线索让虎哥帮忙查一下。”说着张潇挠了挠头,“刚刚听他们说你考上公大的博士了?”

    “嗯,考上了。”

    “你当时怎么想的?怎么没填报咱们市的科技大呢?”

    “哦,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既然要考,那就奔着最好的去。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下就考上了,反倒成了问题。”离诺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自己什么样儿你不知道啊!算了,那你打算辞职吗?”

    听张潇这么问离诺抬起头看着他,“嗯还没想好队长跟谢教已经去找郑支汇报了,看看支队怎么说。”

    “这是好事,难道支队不让你去,你就不去了?”赵虎有些着急,“离诺,你可想好了,这关乎着你的将来,可不能马虎!”

    “离诺!离诺!”门外传来谢飞的声音。

    “哎!”离诺连忙起身,“怎么了?谢教。”

    “来郑支办公室!”

    “好!”

    a国n市

    这两天可是把冯云累惨了,不仅要熟悉公司文件,还要头疼的去学习相关业务,最要命的是学习如何经营公司。办公桌上的资料书籍堆成山,冯云天天对着皮特喊命苦,皮特已经见怪不怪,不忍心的时候自然有,不过跟冯拓呆久了,也忘了怎么安慰人了。

    “啊!要疯了!不学了,不学了!”冯云喊着将书跟资料推向一边。

    “怎么?这么快就要撂挑子。”冯拓前脚刚进来,就看到皮特端着果品跟点心走过来,“皮特,你之前可从没给我准备过这些。”说着拿过一根香蕉剥起来。

    被冯拓这么一说皮特有些尴尬,“您不是习惯红酒和咖啡吗也没用云总的孩子气不是?”说完还小心的看了眼冯云。

    冯云笑了笑,“哥,说过的话能反悔吗?”

    “嗯?”略有所思的看着皮特。

    “管理经营公司也太难了,我怕我做不好。我还是做回我的老本行,编程做系统吧,嗯?”

    冯拓看着一旁撒娇耍赖的妹妹,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我相信你肯定行,就像之前研发‘云拓’的时候一样。要是不安的话,那我先把皮特留给你,他大学修的就是经营学,又跟了我那么多年,留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老大!”皮特听了冯拓的话有些着急,“您与我有知遇之恩,我发过誓,您到哪儿我到哪儿!”

    冯拓冲皮特摆摆手,等着冯云的回答。

    冯云看了看冯拓,又看了看皮特,“你把皮特留在我身边,那谁跟你去c国?”

    “你别忘了我去的地方还有张力,到那儿再选一个就行了,助理而已。”说着看了眼皮特,果然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满脸的落寞,“可是你身边要是没有我信得过的人,即使走了,我也不安心。想来想去,只能忍痛割爱了。皮特!”

    “老大!”有些激动的来到二人身边。

    “我把a国分部,还有冯云就交给你照顾了。要是出半点差池”

    “我就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哈哈哈,”听了皮特话冯云忍不住笑起来,“哥,你就别再逗他了。皮特,以后你就是我的跟班了,知道了吧?”

    皮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皮特,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这个妹妹既挑剔又难伺候!可不像我”

    “您也没好到哪儿去吧”皮特小声嘀咕着。

    “什么?你再说一遍!”冯拓有些不悦,这小子怎么才换了主,就翻脸不认人了。

    皮特赶忙赔笑,冯云挽上冯拓的胳膊,“哥,谢谢你。”

    “你这丫头,怎么还温情起来,我还有些不适应。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我打电话,还有我之前的那个公寓已经收拾出来了,你尽快搬进去,那儿离公司近,上班安全。”

    “好,等我这边上手了,就去看你,顺便也看看我的前嫂嫂。”说着还眨了眨眼睛。

    “你呀,就别操心我啦,我知道该怎么做”毕竟这个回去一半是为了她。

    c国y城

    这几天的离诺眉头不展,只是因为心中还没有答案,浑浑噩噩等着下班。看了看时间到了,起身收拾桌上的书本和文件。

    “离诺,今天这么早回去?”杨梦小心的问着。

    “嗯,想回去休息,然后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杨哥赵哥我下班啦。”离诺很想冲他们笑,可还是做不到,“你们别担心,毕竟谁也帮不了我。”说完走出办公室。

    走出单位大门,离诺深呼一口气慢慢的朝家走去,想了想,拿出手机,“孟瑶你下班了没?”

    此时的孟瑶刚跟朋友约了去吃饭,可是听着离诺的声音不太对,紧张起来,“下班了,出什么事儿了?”

    “嗯就是”

    “快说,你想急死我啊!”孟瑶有些着急,身旁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先挂了,一会儿给你打回去。”

    孟瑶挂了电话朝身边的人解释,“刘总,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可能不行了,要不咱们改天约?”

    “发生什么事儿了,要不要我帮忙?”

    “谢谢,暂时还不用。”

    “那既然你有事儿,那我们改天。要不我现在送你回去?”

    “刘总,谢谢,不用了。”

    “额那好吧。”

    孟瑶看着人走远,拦了个的士,“师傅,幸福家园”,说完立即拨通离诺的电话。

    “孟瑶”

    “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别让我干着急?!”

    离诺开门进屋,把钥匙甩到桌子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一旁的玩偶摆弄起来,“我之前不是考博了吗?”

    “嗯,成绩出来了,不理想?”

    “不是,考上了。”

    “考上了?哪儿的?”

    “b市公大”

    “”听了离诺的话孟瑶懵了,“停停停,也就是说你要来b市了是吗?”

    离诺无语的听着对面的欢呼声,就知道是这样。

    “哎?不对,那你怎么一副要世界末日的感觉?到底什么情况?”

    “现在我面临的是道选择题,要么乖乖在y城呆着,继续做我的小警察,要么辞职去b市读博。”

    “什么?你别告诉我你苦恼的就是这个。”回到公寓的孟瑶,接了杯水坐下。

    “我确实很苦恼”

    “不是,为什么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讨厌适应新环境”

    “你呀”,点开外放,进到卧室换睡衣,“你自己好好想想,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天天的装乐观有劲没劲?”

    似乎被说到痛处,离诺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果啤,打开猛灌了几口,“你非要这么说吗?”

    “嗨呀,我嘴臭你又不是不知道,说正事儿。你给我打电话不就是想问我意见吗?”

    听孟瑶这么说离诺兴奋起来,“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了。”

    “你没问问你家老爷子的意思?”

    “你今天嘴怎么这么欠,哪壶不开提哪壶!”离诺拍了拍身旁的玩偶,来发泄自己的怒气。

    “怎么还这样,不开玩笑,除了爷爷奶奶,他可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不问问他的意见?”

    “别了,从小到大也没见过他几面,他心里只有部队。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还是不让他们操心的好。行了,姑奶奶,你就说吧。”

    “这个事儿,你同事怎么说?劝你读博的占多数吧?”

    “这倒是,其实这要是放在几年前,我肯定辞了职去读博,可是现在,我安逸了太多年,已经没有勇气再重新开始了。”离诺纠结着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果然。我就不明白了重头开始有那么难吗?你看看你,除了你的那些同事,你还认识谁,不社交,不恋爱,整天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我说,你是不是也该换种生活方式了?别纠结了,麻溜儿的来b市,正好也给姐姐我做个伴儿。之前还说房间空着浪费,寻思着找个合租伙伴,你要是来了,也不用找啦。”孟瑶一股脑把想说的都抛了出去。

    “嗯”

    “你给我打住,怎么又开始了,你上班的时候也这样?”孟瑶实在是受不了现在的离诺,优柔寡断,畏首畏尾,做选择的时候拖拖拉拉,完全不像高中那会儿。

    “什么?”离诺被问的一头雾水。

    “姐妹儿,我是说你上班的时候也这么纠结吗?”

    “怎么会,每天工作的时候争分夺秒的,哪有犹豫的时间。不对,我哪儿纠结了,只是只是下不了决心而已。”

    “好好好,你既然下不了决心,那就听我的。立马去辞职,提前过来,反正离开学也没多久了。正好我也打算休年假,陪你玩儿几天。你也正好过来适应适应这边的环境,免得到时候跟我一样水土不服。怎么样?快来吧!”孟瑶越说越兴奋,恨不得第二天就能见到离诺。

    离诺反复想着孟瑶的话,“嗯!决定了,明天就去找领导辞职!”

    “啊!说好了,不准反悔!我这就给你订机票去!”

    “孟瑶,你先别急,等我明天去局里交了辞职信再说。”

    “好好好,现在听你的,不过来了以后可就要听我的。”

    “行,”离诺笑出声,“孟瑶,谢啦,去了请你吃饭。”

    “跟我客气什么,不过,来了以后你要亲手做给我吃,我都多少年没吃上你的手擀面了,都想疯了。”

    “行行行,到时候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权当交房租了,怎么样?”

    “成交!哎我不跟你说了,点的麻辣烫到了,我都快饿死了。”

    “好,快去吧,多吃点儿。”挂了电话的离诺,打开电脑,开始撰写辞职信。

    b城

    忙了一天的张力,直到深夜才下班回家。刚到家,手机就响了。张力皱着眉头扯掉领带,拿出手机,发现竟然是冯云打来的,“姑奶奶,这边可是已经半夜了好吗?!你能不能体谅体谅你哥哥我!”

    冯云已经习惯了张力的开场方式,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直奔主题,“有件很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完成!”

    张力听了无奈叹气,“我能不接你这个活吗?”

    “哎!你听都没听就要拒绝!”

    张力转身倒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等着冯云。能让这丫头打电话的人数来数去也就冯拓了,跟冯拓有关的,他能做的,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

    “张力?不会睡着了吧?”

    张力乐了,“不是,你倒是接着说什么事我可是忙到刚刚,已经很累了,你麻溜儿的赶快说,说完我好睡觉!”

    “得令!我跟你说,我发现前嫂嫂考上了b市公大的博士生。而且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开学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很有缘!”冯云开心的跟张力分享着这个喜讯。

    “哦?”这哥消息张力倒是有些意外,按理说在职读博,最先考虑的是y城的大学,虽然两个城市离的不算太远,但频繁往返两地,不说费时费钱,时间长了精力也跟不上,除非“前嫂嫂?你哥都跟你说了?”

    “你别打岔!”

    “好,你就直说想让我干嘛?”张力没好气的说。

    “我哥过几天就去b市了,他人生地不熟的,住的地方你就给安排好呗,最好跟前嫂嫂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

    “你不说我都忙忘了,这倒是要提前安排好哎?不对,你怎么就知道离诺一定会放弃现在的工作来b市?”

    “嘿嘿嘿”

    听冯云这么一笑,张力头皮发麻,“怎么?为了你哥,重操旧业了?”

    “我黑了前嫂嫂的电脑,她的辞职信都写好了,不仅如此,她还查了近期飞b市的航班。对了,嫂嫂在b市有熟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怎么喊着喊着就成嫂嫂了?”张力又乐了,忍不住调侃。

    “在意这个做什么,我相信我哥,肯定能追回她。”

    “我看有点儿难。”

    “嗯?怎么说。”

    “两个人自尊心太强,又都拉不下面儿,估摸着不好办。还有他们为什么分手,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张力说着摇了摇头,“不过听你刚刚那么说,我突然想到一个人。离诺要是来了,肯定住她那儿。”

    “谁啊?”冯云听了又是一喜。

    “她的发小,从小玩到大,可以说从幼儿园到大学就没分开过,俩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也是我高中同学,现在是某集团的行政主管。”

    “那你知道她住哪儿吗?”

    “明天我问问,约出来吃顿饭就知道了。”张力看了看表,已经快两点了,“姑奶奶,都快两点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您就不要费心了,放我去睡觉好吧?!”

    “哈哈哈,只要你把事情办妥了,我肯定不再骚扰你!”冯云听着快要哭出来的张力,不禁笑出声,“快去睡吧,不过保持联系,我要掌握他们的第一手消息!”

    “你都重操旧业了,想知道他们干什么不是分分钟的事”话刚说出口,张力马上就意识到说错了,“你就放心吧,我去睡觉了。”说完立马挂断。

    皮特虽然在工作,不过注意力一半都在冯云身上,前一秒还哈哈大笑的人,突然就没了表情,然后一直盯着电脑发呆,他有些担心,难道出了什么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