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夏幕晚空 > 第十二章 天之娇女(2)

第十二章 天之娇女(2)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这是司徒晚空第一次离开月芽云间,来到真正的人世间。

    纵然灵力修为都是卓越超群,一般修士都无法企及。但说到底,心性也不过还是个五岁的孩子。因此一看到繁华的街道,热闹的人群,喧嚣的集市,真是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般,令轻尘真人花了好大力气才能将她束住。

    “晚空,不可胡来,这里人多,若是与我走散了,可如何是好。”

    “师尊师尊,那里好多人啊!他们在看什么呀?我也好想去看看!”小小的司徒晚空被师尊一把拉住了胳膊,急得是直在原地跳脚。

    “那里不过是街头艺人在杂耍罢了。”轻尘真人无奈道。

    “什么是杂耍?我也好想去看看啊!师尊,你带我去吧。”使出混身解数,一边跺着小脚,一边又摆出最可爱又可怜的表情。

    实在无力招架她的卖萌,“哎!好吧,跟紧为师。”轻尘真人牵起司徒晚空的小手,只得万般不情愿地挤进人群里,就为了让她的小徒儿看一眼何为杂耍。

    “哇哦!啊哈!师尊你看,好好玩呀!”第一次见世面的司徒晚空,看到什么都是新鲜有趣的,整个小身子激动得都颤抖起来。

    “师尊,师尊,那个就是你带我的小糖人吗?哇!原来还有这么多不一样的形状呀!”

    “师尊,师尊,这面糖糕点好好吃呀,比月芽云间里的好吃多啦!”

    “师尊,师尊,那个是什么?原来凡间的小孩子有这么多有意思的玩具呀!我也想要!”

    ……轻尘真人,一路扶额。

    入夜,一家客栈中。

    “晚空乖,已至亥时了,该睡觉啦!”一天下来,轻尘真人当真有点后悔了,带这孩子逛了一天,可觉得比自己苦行了一个月还累。

    “好,师尊,明天我们还要去哪里玩呀?”司徒晚空乖巧地盖上被子,蒙住小脸,只露出一双圆溜溜、水汪汪的萌眼。

    轻尘真人轻声一叹,还玩?!也许是她老了吧,当真玩不动了。只得故意板起脸来说道“你随为师下山可不是为了吃喝玩乐哦,为师也是有正事要办的哟。”

    “哦,是弟子耽误了师尊,明天一定乖乖的陪师尊办正事。”司徒晚空撅起小嘴,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

    看得轻尘真人万分不忍,心知又中了这小家伙的套了,但还是如此甘之如饴,最终没崩住,笑了出来“为师知道,晚空最听话了,明天随为师一路办事,一路再看着情况玩耍吧。”

    “谢谢师尊。”目的达成,小小的司徒晚空笑得开怀,奶声奶气的欢笑,令轻尘真人也不禁动容了。

    第二日,司徒晚空随着轻尘真人走在田野间的山道上,终是开启了她人生中,第一次来人间的修行之旅……

    “师尊,你要办什么事呢?”司徒晚空问道。

    轻尘真人闻言,表情也随之严肃起来“为师一直在找一个人。”

    “是何人呢?”司徒晚空不解,这世上还有师尊找不到的人吗?她的占卜之术和观星术可是连爹爹都钦佩不已的呀。

    “如今,我也不知他会幻化为何人了。”轻尘真人摇摇头,一声长叹。正因如此,找起来才如此费劲,她已在人间寻觅了十年,却还是毫无所获,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找到,说来也是惭愧啊。

    司徒晚空偷偷往嘴里塞了一小块糕点,不敢让轻尘真人瞧见。因为师尊说过,食不言、寝不语,走路的时候,自然也不可以吃东西啦。待将那食物咽下肚后,才又问道“那他是师尊的故人么?”

    轻尘真人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才道“……算是吧,为师曾与他共事过,有过一段渊缘。”

    “哦,师尊可知我们要去哪里找呢?“待又偷偷嚼下一块糕点,再问道。

    “为师也不知,但哪里有邪祸发生,我便往那处去,或许能与他相遇。“轻尘真人答道。

    “啊?为什么?难道他已入魔了?”司徒晚空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吃了一惊,连下一块小糕点都忘记放进嘴里。师尊虽然从没对自己说起过来处,但所有人都传言她是来自于神族,已是飞升成仙。能与师尊共事过的,必然也不是普通俗人了吧,但飞升之后又堕入魔道的,那得多可惜啊!

    轻尘真人听到徒弟的童言无忌,只得苦笑一声“或许吧,为师也并不知道他现在的详情,只能找到了再说。”

    “嗯,明白了。那师尊,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

    “听闻十五里外有个鹧鸪村,半月前开始闹祟,最近时常莫名走水,本是两百余户的大村落,如今已经烧得不剩一半了,我们今晚且去看看吧。“轻尘真人缓缓答道。

    “好的。”司徒晚空赶紧将手中的糕点又放回袖中的小食袋里,将腰间的长安握紧了。一张小脸上,尽是紧张与兴奋。

    入夜,鹧鸪村内,一家村野医馆中。

    “晚空,去看看药煎好了没。”轻尘真人一边在给村中因火灾而受了重伤的村民进行治疗,一边对旁边打下手的徒弟说道。

    “是,师尊。”小小的司徒晚空领命后马上跑至院内,对几个正在煎药的医馆学徒说道“好了吗?如果好了,就赶紧端进去吧。”

    那几个学徒纷纷应和着“马上就来。”

    其实司徒晚空下午随着轻尘真人刚进村时,是没人待见这个小家伙的,甚至一度以为她是轻尘真人一介道姑的私生子,着实被窃窃私语议论了好一番。

    但师尊也不与人辩解,只是默默地进入医馆,救治伤患,直到她的医术令所有人折服,大家这才反应过来,这分明是老天给他们派下来救命的仙师啊!连她身边这个小小的丫头,都被村民们供为了上宾。司徒晚空努努嘴,心道这些人可真是势利啊。但师尊却说,人世间大都如此,不必将他人的态度放在心上。

    看着那些学徒将药都拿了进去后,司徒晚空在院子里四下望了望,便走向了另一间屋子。师尊那边救治的是伤势严重,需要保命的伤患。而这一间则是伤势较轻,只是在走水时被烫烧或灼烧,但并不致命的伤患。

    在这里,以她目前修习的医术,还是可以做点什么的。忽然,她的视线被墙角处一个红衣少年所吸引。

    他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上下的模样,一身红衣在这暗鸦鸦的人群里稍显打眼,虽是破破烂烂、灰头土脸、死里逃生的模样,但他那一张脸就是在人群中让你一眼便过目不忘。司徒晚空中心所想的第一直觉便是哇!好漂亮的小哥哥啊!

    “小哥哥,你哪里受伤了?”小小的司徒晚空所想即所动,一双腿便已不自觉迈向了小少年。

    那少年本是阖着眼的,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奶娃娃的声音,猛然睁开眼,便对上那一双清澈又天真,还带着好奇与关切的眼睛。

    心口一滞,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半晌,少年眯起眼,嘴角往上轻咧出一个小小的弧度,开口说道“你是谁?”

    “我是司徒晚空,随我师尊来到这里除祟修行的。你受伤了吗?我习过医术的哦,可以帮你瞧瞧。”司徒晚空举起手中的小药瓶。

    “你会瞧伤?”小少年听闻她的自我介绍,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嗯,会的,你哪里受伤了?”司徒晚空非常认真地点头答道。

    小少年思虑了一会,便挽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胳膊,确实有一大块被灼伤的痕迹,好些地方已经溃烂了。

    这伤口狰狞的模样,让司徒晚空倒抽一口气,心中叹道这个小哥哥可真是勇敢啊,都伤成这样了,也不见他哼一声,还能如此轻松地笑出来,当真是厉害。

    “我先给你上药吧,小哥哥,你忍着点。”说罢,司徒晚空将兜里的药悉数翻出来放在了旁边,开始小心翼翼地帮小少年涂抹着药膏,一边还用那张小嘴轻轻吹着,似在自言自语道“师尊说啦,呼一呼就不疼了。”

    小少年那张原本嬉笑的脸慢慢收敛了起来,至后来深沉得令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你不怕吗?”终于上好药,包扎好后,少年问道。

    “怕呀,我怕弄疼你了。”司徒晚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答道。

    少年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拧了一把,忽然说道“你叫司徒晚空?”

    司徒晚空抬起萌萌的脸蛋,一脸疑惑,刚才不是介绍过自己了吗?但还是点点头答道“是啊!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又恢复成了那张似笑非笑的表情,答非所问道“今晚,跟好你的师尊。”

    “嗯?我一直都会跟着师尊的呀。”司徒晚空不解。

    “哦,那就好。你快去找你师尊吧,这里的人都有医馆里的村医,也能救治得过来,去帮你师尊吧。”

    “……好吧,那小哥哥你也休息一下吧,受了伤的人还是要多休息一下的,对了,我这里还有糕点,如果你饿了就吃点吧。”司徒晚空大方的将自己随身的食袋塞到小少年另一只未受伤的手中。

    少年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手掌里绣成了猫脸形状的小荷包,只得轻声应道“嗯,谢谢了。”

    将荷包揣进自己的胸口处,微笑目送着司徒晚空一蹦一跳地出了门,少年的脸下一刻又换上了一张狠戾阴郁的面孔。他虽坐在墙角里,但来来往往的人却没有一个注意到他,更没有人跟他说一句话,仿佛那里只是空气,根本没有人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