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快捷酒店东莞长安莲峰店

笔趣阁 > 人间不值得 > 第342章 借你徒弟用用

第342章 借你徒弟用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shcczs.com
    “昨天你们跑哪里去了?”第二天一早贺长生问杨萌道。

    “还能去哪里?出去玩了呗。”杨萌看向贺长生“倒是你,人老心不老,竟然扔下我们去和老情人约会去了!”

    “约个屁会!”贺长生爆了粗口“你以为我过来跟你们那么闲?我去看了一个特殊的病人。你徒弟呢?”

    “嗯?哪个?”杨萌问道。

    正在这时潘佩宇顶着鸡窝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跟贺长生打招呼“贺老!”

    “就是这个。。。。。。”贺长生刚说完就皱起眉头“你们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重的酒味?”

    杨萌吐槽道“你都说了酒味当然是去喝酒去了,在巴黎晚上还有别的事情做么?”

    在国内晚上有无数的地方玩,什么茶楼啦、牌室啦、ktv啦、网吧啦、宵夜啦等等等等,而在巴黎呢?大多数店面八点就关门,餐厅能晚点,十点半结束营业,就连闻名于世的埃菲尔铁塔十一点也就关门了,哦,也有电玩中心,十二点关门。。。。。

    想要玩通宵的地方实在是很难找到。

    除了酒吧和夜店外晚上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去玩。哦,还有电影院、博物馆、有演出的歌剧院。。。。。。这些都不是杨萌的菜好么?

    杨萌他们去了趟埃菲尔铁塔,晚上灯光明亮确实挺好看,问题走到哪都能看到抱着啃的情侣,看那架势是恨不得在埃菲尔铁塔上来一发。。。。。。

    三只单身狗受到了满满的暴击伤害,特别是杨萌还一身显眼的‘国旗红’,这走到哪都被人留意,人家亲热的人不尴尬甚至还有人停止亲热找杨萌合照,但是杨萌就害羞的不要不要了。

    于是埃菲尔铁塔之行就这么完结。

    不过潘佩宇带着他们去了一个好地方倒让杨萌大呼过瘾。

    那是4区的一家餐厅。。。。。。或者叫酒吧?或者叫咖啡馆?

    反正人家那里的名字简单粗暴,翻译过来就是‘大型咖啡馆’,那里是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营业,什么鹅肝、龙虾、牛肉都随时能吃得到。

    高卢人其实很矛盾,一边保护动动物保护到了极致连老鼠都不愿意治理;另外一边却又离不开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鹅肝。

    高卢的鹅肝和松露、鱼子酱一起合称为世界三大美食!口感细腻入口即化,是难得的美味。

    但是制作鹅肝的过程却是异常残忍的过程所谓的‘鹅肝’不是指普通的鹅肝,这种鹅肝是普通鹅肝的十倍大!说白了就是鹅的‘脂肪肝’。

    制作脂肪肝的鹅从出生就会固定在架子里锁着脖子,然后用铁管直接往鹅肚子里塞食物,一顿没有消化就继续往里塞!经过这样饲养的鹅就会出现脂肪肝的症状肝部无限肥大。而这就是餐桌上的美食鹅肝。

    高卢人连老鼠都舍不得杀怎么会干这么残忍的事情?于是现在就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匈牙利是专门负责养鹅肝的国家;高卢是负责进口鹅肝的国家------只要不是自己养的吃起来就没有负罪感。

    而这‘大型咖啡馆’里鹅肝做的确实不错,虽然价格不便宜,但是和那土耳其烤肉不一样,杨萌这土包子在国内可没吃过这玩意!所以连吃带喝吃了个过瘾。顺便把自己俩徒弟都灌醉了才回的酒店。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事情很有意思说到喝酒,很多人提起喝酒首先想到的是战斗民族,其实高卢人比沙俄人还能喝!杨萌坐地铁的时候就看到过几个高卢年轻男女在车厢里拿着一次性杯子喝红酒。

    这尼玛比国内喝啤酒还不讲究好么?

    到了这里才知道,在国内视为‘高大上’的葡萄酒,在他们眼里就跟国人眼里的啤酒差不多。。。。。。

    其实高卢人爱喝葡萄酒是有历史原因的当年黑死病横行的时候,三分之一欧洲人为此丧生,而葡萄酒成为人们眼里的包治百病的‘圣水’于是流行起来。高卢人在碰杯的时候都会说为了健康。

    呃,杨萌更愿意相信那是因为喝醉了才相信酗酒能长命百岁。

    贺长生懒得跟杨萌废话,把几张ct片子递给潘佩宇“看看。”

    “喂,你怎么不给我看?我是他师傅!”杨萌抗议道。

    贺长生眨了眨眼“你会看么?”

    杨萌无语,你让他治行,你让他看片子?他当然看不出来个以为所以然!

    “靠,让我看我还不看了呢!洗脸去!”杨萌拿起刚买的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

    潘佩宇拿着ct片走到壁灯那边去打开了壁灯对着灯光开始看起ct片子一言不发,半晌后他说道“看起来不太妙。虽说现在看起来像是多发性骨软骨瘤,但是有极高的继发性骨肿瘤风险,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我需要看别的相关病历才能确定是否已经演变成软骨肉瘤,另外最好看看患者的家族病史。另外。。。。。。。”

    “另外?”贺长生疑惑的看向潘佩宇。

    潘佩宇道“现在我跟我师傅学的很多诊断不是那么依靠仪器,我更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贺长生思考了一下“一会儿你跟我走一下!”

    潘佩宇却道“贺老,让我师傅去更好吧?”

    贺长生摇了摇头“患者身份特殊,杨萌的那一套中医他不一定接受,还是你的西医功底更加的有信服力。”

    “可是。。。。。。”潘佩宇还想说话。贺长生却直接提高了音量对杨萌喊道“小杨,把你徒弟借我用下!”

    “为什么?”杨萌从洗手间里伸出脑袋“我们今天说好要出去玩了!潘佩宇还要给我们当导游呢!”

    “你们是来玩的还是干正事的?怎么脑子里面想的就是玩?”贺长生气道。

    杨萌一脸怀疑“那你要带潘佩宇去干什么?”

    贺长生道“去看一个多发性骨软骨瘤患者去。”

    “多发性骨软骨瘤?那是什么玩意?”杨萌不解问道。

    贺长生转头对潘佩宇道“看吧,这就是我不让你师傅去的原因!我说小杨啊,你现在起码是来参加医学大会的,就算你的身份是药剂师你也要了解一下医学名词吧?多发性骨软骨瘤是一种骨疾病,很容易病变成为继发性骨肿瘤,也就是所谓的骨癌!”

    杨萌对贺长生比出中指“骨癌就骨癌,说的那么高大上干什么?我说你们这些人就这样,明明简单一说就懂的事情非要说的那么复杂,这就跟你们写病历非要写外星文字一样,非要别人看不懂才能显摆出你们厉害?”

    潘佩宇干咳两声道“师傅,这个我要解释一下,其实医生写字差也是被逼的,现在好多了,病历药方都是电脑打印,医生负责看病,陪诊的助手、实习医生之类的负责码字,如果原来呢?每个门诊医生一天要看那么多病人,每个病人也就四五分钟的时间,还要诊断还要写病历还要开药方,那字能不潦草吗?你说病人看不懂?拜托,医生写的又不是给病人看的!”

    杨萌一指潘佩宇“贺老,把这个逆徒带的远远地!敢犟嘴!”

    狄玮听到声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师傅,怎么了?”

    “没说你呢!”杨萌没好气的说道“我说潘佩宇呢,今天咱们出去玩不带他!”

    “好呀好呀!”狄玮说道“昨天晚上竟然抢我的好吃的!”

    杨萌乐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今天咱们出去吃个过瘾的!你快点儿去洗脸。”

    “你们要去哪玩?”贺长生问道。

    杨萌道“当然是看看白天的巴黎了,潘佩宇,你昨天说今天去哪里玩来着?”

    潘佩宇道“哦,巴黎圣母院让火烧了,我说咱们去圣心大教堂看看去。很漂亮的建筑。”

    杨萌对贺长生道“听到了吧?”

    贺长生叹了一口气道“我说小杨啊,我知道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有点儿数,为了自己的身份考虑以及今后办事方便,明天你也要出席那个医学交流会议。”

    杨萌点头道“我知道啦!”

    潘佩宇和狄玮听后却好奇问道“师傅,你们说什么呢?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么?”

    杨萌笑道“没什么大事。我准备加入国际医疗救助队去大马士革看看去!和那边的医疗先遣队汇合。。。。。。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什么?”潘佩宇和狄玮一起惊呼起来。

    “师傅,你怎么从来没提过这事?”狄玮问道。

    潘佩宇也道“是啊,师傅,大马士革那边多危险!”

    杨萌耸肩道“我跟你们说什么?我本来就没打算带你们去,看你们上班憋得慌,带你们来高卢旅旅游散散心,接下来的活儿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我也要去!”狄玮道“我是急救医生,在那边能派的上用处。”

    “还有我!”潘佩宇也道“师傅,我医术没你好也能帮你打个下手。”

    看着狄玮和潘佩宇激动地样子,杨萌却道“你们去干什么?真以为是春游么?挨几枪你们就傻眼了!别给我添乱!”

    。